我便谋划起小吃生意,也许你早已经明白我写这段话的意义

如今半余年来,炸肉圆生意如日中天,其北厍之内竞争无也,唯我独霸,于是我便希冀,两三年后去于西安,能将该市场劈于西安之内也,便不枉我时常的想念西安了。

我便谋划起小吃生意,也许你早已经明白我写这段话的意义。我撇开许小乔,跑去找姚安。我扑在姚安怀里一直哭,一直哭,哭到喘不过气。姚安轻轻的拍打着我的背:许一晨,你不是告诉我你是坚强的吗?慢慢的,我的心情开始平复下来,我把许小乔跟我说的所有都讲给姚安听。姚安双手抓住我的肩膀,很认真的说:其实许一晨一直都希望有一个家,对不对?那个家里有爸爸,妈妈,还有自己想要的一切玩具,我看的出来,你的妈妈是真心的想接你回去,你想啊,她遗弃的那天就把名字给你起好了,就打算着这一天来接你回家的,许一晨,你应该高兴才对。我问:可是我跟她一点都不熟怎么办?姚安夸张的笑着,然后刮刮我的鼻子:许一晨,我们都可以从一开始的不熟悉到现在这么好,何况你和你妈妈呢,你别忘记,你的身上留着的是她的血,你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这份感情,是天生的。我笑,与他拥抱,把眼泪都抹在他的那件白色T恤上。那是有生以来狼狈的一个夜晚,却因姚安,有了这样温暖的收尾。

时间:2017-03-14 13:33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姚安是6岁那年来到孤儿院的。我不经意的听见老院长和一位照顾我们的老师的谈话,知道了姚安来这里的原因。妈妈搞婚外情,被爸爸发现,妈妈被爸爸杀害,爸爸也随后自杀,亲戚条件都比较困难,于是村支书申请政府把他安排到了孤儿院。那天,不知道是何方神圣给我的勇气,我跑去他跟前,眨巴着眼睛问他:你的爸爸是杀人犯啊?对面的他没有说话,眼睛突然变得通红,一把把我推到在地下,我的屁股被小石头尖尖的棱角扎伤,血开始迅速的蔓延,纯白色的裙子上顿时绽放出一朵鲜红的梅花。而我却倔强的望着他,没有哭。他问:你为什么不哭?我站起身来拍拍屁股,很不屑的说:你以为所有人都会像你一样遇到事就哭鼻子吗?然后拽拽的离去,留姚安一个呆呆的站在原地。

其后,母于住房之中以所购猪肉之六斤五花、四斤肥肉注于一起,以家用小型绞肉机绞成肉末,又将白萝卜、山药、生姜、葱等辅料一块放进绞肉机中,其后,又在绞好的材料中加入两斤面粉,半斤红薯粉,以及十枚鸡蛋。后搅拌均匀,备好调羹,上锅煎炸。我家本乃苏北盐城是也,故炸肉圆于我母亲而言自是毫不在话下。后煎炸下来共有三十多斤,足有猪肉的三倍之多,我又问母亲可定其价为多少,母,言:十八元一斤。故此我们算下利润,足可纯赚十元一斤是也,实乃小吃届内的“暴利”之一。

<1>我叫一晨,许一晨

我的小吃生意经

藏在酸奶里的纯白时光

景山少爷/2016.3.4/吴江

老师都不相信我是自己跌倒摔伤的,一致认为我跟别人打了架,所有的孩子们都摇摇头,可是他们还是不相信我,后处理的结果就是,我被罚站。炎炎夏日,大家都在午休,太阳光直直的射下来,我像置身在一个烤炉里边,感觉全身就要炸裂了一样。我开始感觉特别的委屈,然后开始悄悄的流下眼泪,心里的记恨早已泛滥成一片。

先,我了无头绪,我母对我言,汝不可冒进,可先从简单项事起,故,我便于次月与我母一起事起鸡蛋饼之生意。初,我以为,该事对我而言不过小菜一碟,然,自当事起之后,才发觉,并非如想象般如此简单,我每天必不下于四点醒来,晚上必不早于十一点入眠。起初之时,我于金家坝街头摆摊经营,其车为电动三轮车,为事之之前而购也。后,月余,我辗转北厍,因北厍之地称为小上海也,故我于这里经营,日赚不小于四百也。

也许你早已经明白我写这段话的意义。是的,不止是我,还有姚安,我们都不是勇敢的人,所以用自己独有的方式把爱情关在了门外,我进不去,他出不来。

肉圆,又称狮子头,乃淮扬菜系中的一种,其可蒸、可煮、亦可炖,当每年春节前夕,苏北一带便将肉圆作为春节宴上之饲,用以招待客人。今我做肉圆生意已半年有余,其个中辛苦,真可为外人难道。我于去年来吴江,投之于工作无门,时五月份,我之吴江庞山湖人力资源市场投递简历,欲从事我大学所学之专业人力资源管理,然,要么其岗所聘要求为女,要么便必要三年之经验,后我投递于一家企业,其招聘者看我毕业之学校为陕西国际商贸学院,便笑我云:
汝之大学乃三流民办之末本也,速速退罢,勿碍我事。故此,自那时起,我便再也不与进企入职为念,其不知,我陕商贸乃商海精英之摇篮,千万富翁之航母?故次周起,我便谋划起小吃生意。

我愣住,牙关紧咬逼回眼泪。就这么看着许小乔,觉得自己像个小丑。她说,丢下我是迫不得已,她一直在想我,她要我跟她回家,可是,凭什么呢?凭什么要抛弃我,凭什么现在又要把我找回。那时候在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年纪扔在孤儿院门口,只留一个名字给我,在我什么都习惯的时候突然跑过来对我说,她是我的妈妈。我曾跟姚安说过,其实我一点都不想要父母,要他们有什么用呢?不听话的时候会挨骂,成绩不好甚至会挨打,我甚至觉得我们在这里生活要比那些有父母的孩子好的多。可是,每次在孤儿院的大栅栏门口望着外边,看着那些向父母撒娇,被父母抱在怀里的孩子,我的眼眶就泛起了酸。那是我一直都想要的一幕,但许小乔却遗失了我的童年,在记忆中,所有的一切都是灰色的。

其后两天,我们便于北厍菜场之地经营炸肉圆,初,无甚人问津,后经我母一番吹捧,第一天便卖出七十几斤,收纳一千三百多元也,纯赚七百多块,自此便一发不可收拾,如今,自能保有每日一二百斤的销售量。然,每周,必有一日周天为休息日,因准备次周所需之材料以及调整自己使自己得到,故如此一天是为宝贵。

许小乔第一次站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全身的血液都凝住了,心脏停止了跳动。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感觉好早好早就认识的,没有距离的温柔感,让我微微有些缓不过来神。她语气轻柔,却依然不失炸弹的威力:你叫,许一晨?我望着端庄贤淑的她,想说什么喉咙却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说不出来。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望着这一幕。老院长向这边走来,还没有开口,我身边的姚安突然大声的说:你是不是许一晨的母亲?许小乔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下,眼神里是藏匿不住的惊讶。我的手心被姚安攥的出了汗,却冰凉的可怕,姚安轻轻的揉搓着我的手,轻声的安慰我:不怕。

如此一月有余,除去成本,便赚得一万三千多一点。后,我与母去于吴江市江兴蔬菜批发市场,不经意间我见蔬菜批发市场之内猪肉批发价格为十块五一斤,纯瘦为十一块一斤,纯肥肉与肉皮则为六块钱一斤!如此,我做肉圆生意的思想由此而生。我对我母言说:做该事项,可否?母亲答到:可也!故,当天,我们便批发十斤五花十斤肥肉共一百六十五元则,随后又购得一些山药、红薯粉、葱、白萝卜等几样辅料为炸肉圆之用。

姚安擦擦我额头的汗水,他说:其实那时候我没在,如果在我一定会跟老师说清楚的。我的脚有节奏的踏着,突然在这一瞬间停滞,我扭过头看他,他把头埋得低低的:老师为什么不相信你?我的心里划过一丝落寞,脸上却佯装骄傲:因为我是小流氓啊,经常跟别人打架,没人愿意跟我一起玩呢。姚安轻微的叹了一口气,他说,他刚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树荫下呆呆望着天空的我,一脸佯装的玩世不恭和真实的孤独无助。哦?是吗?我当时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不置可否的问句,心里却兵荒马乱一阵动荡。他的身体微微侧向我这一边,用手挠着头发,轻声在我耳边说:许一晨,你还欠我一瓶酸奶。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