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小雯向君姐诉苦的时候,春天精致而热情花明媚

我不知道小雯的心被蒙了多少层灰,以至于已经分辨不清爱情的本质了。

梦褪色浮云白日年华光影掠过站在岁月尽头回眸那份温柔听到落花把日子纷纷洒落拾起残落的馨香原来,你已郑重开过只把不老春天刻在年轮深处

佛曰:那只是昙花的一现,用来蒙蔽世俗的眼。

那时,春天精致而热情花明媚,果青涩每一个眼神都雀跃灿烂微风轻拂柔柔柳枝牵绊你轻快的脚步而你的眼眸滤过繁华只把清冷背影留给青山寂寞

世间若无情,又有何留恋?可情并不是一个人的执着与贪念,而是两个人的心心念念。有次在微信群里闲聊,朋友君姐跟我讲了一段情事,不过当事人并不是她,而是…

我认为,想要拥有美满的爱情,应该先学会为人之道。只有懂得驾驭自己的人生,才能拥有那一双待我们两鬓发白时都不离不弃的手……

男人通常都不太懂得拒绝,再加上小雯那么主动,不但买电影票还请客吃饭。这让陈彬觉得,有这样一个人在身边也不错。

君姐说,小雯认识这个男人的时候刚上大一,这个男人是她同寝室朋友的老乡。一天,她室友生日请大家吃饭,老乡刚好也在。于是,两个人就聊上了。

每次小雯向君姐诉苦的时候,春天精致而热情花明媚。爱情不是在风暴中追寻,不是在黑暗中祈求,不是在苍白中挣扎,更不是明知道是沼泽还要往里走……

我问佛:为何不给所有女子羞花闭月的容颜?

小雯看得出来,陈彬喜欢她室友,可是她并不介意,她还是很热情主动地向陈彬要了联系方式。

那是一种对爱情荒谬的定义。

我想起仓央嘉措写过的一首诗,里面有一段:

说起爱情,她和人性一样,有千万种样子,或狰狞,或平静,或华丽,或单调。

爱情不是橱窗里的商品,你看上了就可以拿走。即便你拿走了,可真正适合它的主人并不是你。

那天,小雯很直白地问陈彬是不是在追她的室友,陈彬毫不避讳地承认了。小雯听后,没有丝毫退却,还说他喜欢谁没关系,重要的是她喜欢他。

我继续问君姐:“现在他们两个到底怎么样了,准备结婚吗?”

感慨之余,我对君姐说:“小雯现在还年轻,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消耗宝贵的青春,只希望她早一点从自己狭隘的爱情观里走出来,不要被自己伤得太重。至于你,就不用太为她烦心了。毕竟,执迷的人什么都听不进去。”

君姐叹了口气说:“是啊,我也觉得很震惊。”

确立关系之后,问题也随之而来。小雯发现陈彬很抠门,把钱看得很重,任何情况都不愿意掏钱。可是,被爱情冲昏头的小雯觉得这根本不算什么。陈彬不愿意出房租,她出;陈彬不愿意花钱买衣服,她买;陈彬想换手机,让她出钱,她也不皱眉头……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