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山跟尤姐相好的故事发生在矿南门的一家裁缝店里,如果你想要战胜命运

几天后,马山来拿裤子了,尤姐注意到他的头是不是抬起来的。

在生活面前永远不倒下

马山进来,人高马大地往小屋中一站,像个巨人,他瓮声瓮气地对尤姐说,把裤子的布料递给尤姐。然后不动声色地看尤姐,看她下巴的黑痣,想这浪娘们儿还真富态呢。

古人说得好:“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所以,每当我们遇到磨难的时候,都要坚信,胜利离我们已经不远了。如果你感觉生活太累,磨难太多,就从此萎靡不振、摇摇欲坠,那么你又如何能够享受“站立”的尊严?每个人的命运都在自己的手里,路就在脚下,如果你倒下了,那么你永远不可能再前进,如果你还站立着,那么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走出属于自己的美丽征程。因为没有人能将你打倒,除非你自己愿意倒下。
与海伦·凯勒相比,我们要幸福得多,虽然偶尔会有暴风骤雨,但更多的还是风和日丽、杨柳依依。世上没有永远阴郁的天空,没有永远龟裂的土地,也没有永远灰暗的人生。就像海伦·凯勒,虽然看起来是个生活的失败者,但是她却以顽强的毅力战胜了这一切。那种在苦难面前挺身不倒的姿势,俨然就是个胜利者,又何谈失败?所以,只有以“站立”的姿势对待不幸的人牛,才能使不幸变为幸运!
有人说自己是生活的主角,有人说自己是生活的配角,有人还说自己是生活的观众,而在困难面前屹立不倒的强者却说自己是生活的导演,只有自己才能将自己的生活演绎得炉火纯青。强者大的过人之处往往在于:他能在问题面前看清真相、看清发展、看清趋势、看清自己,并且能及时有效地调整自己。‘因为对于我们来说,命运它不是上天注定的,而是你自己决定的。如果你想要战胜命运,那么你要付出辛勤的汗水向这个目标奋斗,你要学会坚强,学会坚毅,不怕失败,命运之神自然会对你青眼有加。
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说过:“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使你倒下。如果你自己的信念还站立的话。”的确,“不倒下”其实很简单,不过是一种平实、自然的信念,它并不需要你有过人的智慧,也不奢望有人会扶持你。只是在不顺心、不如意时,“不倒下”会从心灵深处产生一种强大的力量,将你的灵魂高高托起,可以让你如盘古般站立在天地间,笑看浮世风云。
我们该怎么具体来做,才能不被生活打倒呢?

女理发师不理村里的青年了,他们来耽误了生意,耽误了跟国家工人搞对象。把农村的青年赶走了,矿上的青年接着就来了。矿上好,矿上的青年大方,肯掏饭菜票给她们,或者领她们到大食堂吃现成的有滋味的饭菜。不久,有的女理发师就挺起了大肚子,才知是矿上某某工人搞大的。那理发的活儿不干了,交给一个女徒弟,自己随男人到了矿上,找间房子住下,就成了矿上的女人。很荣耀。

时间:2017-07-01 23:40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理发店出风流事,裁缝店也出,不比理发店逊色。工人看中了哪个女裁缝,就扯了布找女人去做,还把自己的工友也叫上,让他们也去做衣服,几次以后就熟悉了。就吃了工人买的花生和水果,再然后就跟着矿工到矿里去了。

有时,偷情也能证得正果。尤姐就是,她先是班长马山的相好,后来真的成为了马山的女人。

尤姐开店的时间有几年了,见过的矿工多了,没见过马山这样的幽默汉子。高大的马山进来的时候吓了她一跳,她想,不对呀,矿工不是这样的,尤姐初次见马山这样想。

她就记住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是跟自己的男人有些不同。自己的男人只知道占小便宜,没劲。

马山跟尤姐相好的故事发生在矿南门的一家裁缝店里,如果你想要战胜命运。尤姐浪笑了,坐在缝纫机后的椅子上,想这人好倔也好笑,就戏他说,就算你的头是抬起的,你脸上的粉刺呢?

理发店时髦,屋子里有明亮的大镜子,收录机在屋子里嗵咔嗵咔地放流行歌曲,女理发师穿着时髦的喇叭裤,跟着音乐也扭屁股,还不时地对着镜子照。

女徒弟也在学习师傅,一边理发,一边借这风水宝地寻觅合适的矿工,有意让人家搞,搞上了,就成了国家工人的家属。

班长马山下班也经常去南门,但是去裁缝店的次数少。大多是坐在鞋摊听人侃天,知道了市场上的风云人物。他听说开裁缝店的尤姐浪,萍姐骚,文姐不文,浪又娼。文姐打扮得似妖精,他不喜欢,萍姐扭扭捏捏,娇滴滴的,喜欢用眼勾人,他也不喜欢,尤姐大大方方,烫发头,苹果脸,一身是肉却不显得肥胖,他很喜欢。

在一个春暖花开的上午,下了班的马山师傅拿着布料去找泼辣热情的尤姐做裤子,只一次就死死地勾上了尤姐。后来,他们回味说,这就是缘分吧。男女之间的事其实就是一见钟情,那一见也没有多长时间,就是对对眼光吧,看能不能找到前世遗失的感觉。

这南门市场成了矿上工人与农村人交流的好场所。矿工下班闷在屋里无聊就到这儿来逛逛、闲聊一会儿,或者是结交农村的朋友。矿工们大多来自农村,他们不忘农村,喜欢跟农民打交道,不喜欢跟双职工的家庭打交道,嫌他们太势力太小气。

在菜市场中间,有几家裁缝店,有几家理发店。全是女人开的,是矿工们爱去的地方,也是滋生是非话题的地方。

马山不动声色地说,我的头是抬起来的。

尤姐停了手中的活儿,微笑着招待顾客。从缝纫机的抽屉里取出皮尺,过来量他的下身,量的挺费劲。她虾腰量裤腿,正巧额头碰到了他裤裆的硬东西。尤姐红了脸,随便问了句,抬什么头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