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藕花湖上路,但改变是必须的

只有蜕变,才能改变

导读:“恼烟撩露,留我须臾住。携手藕花湖上路。一霎黄梅细雨。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是分携时候,归来懒傍妆台。”这是南宋着名的“断肠诗人”朱淑真写的一阙《清平乐》。词中写的意思是,当含烟带露的季节来到湖上之时,不仅与心上人“携手湖上路”,还“和衣睡倒人怀”,不顾羞怯地倒向恋人的怀抱。一个女子敢于写出这样的词句,足见宋代女子对爱情追求的大胆、开放和执着!

时间:2017-06-09 16:12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说到宋代女子的大胆开放,宋代着名的女词人李清照更是如此。这位生长在济南大明湖畔的女词人豆蔻年华之时,便写下艳词,“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真是哪个少女不怀春?小小年纪就已经知晓偷窥异性少年了。成年之后,李清照就更为大胆开放了,“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携手藕花湖上路,但改变是必须的。!惊起一滩鸥鹭。”呵,不仅晚归,还喝酒喝得不醉不归,日子过得比历史上任何朝代的女子洒脱和滋润多了,历朝历代有多少女子能有如此闲情常赏落日,划舟野渡,不醉不归的?如果觉得女子喝酒还不够潇洒,再来看看她们的约会,其大胆程度恐怕唐朝女子也会自叹不如。就看朱淑真的另一首词,“但愿暂成人缱绻,不妨常任月朦胧”,把与恋人幽会的情景写得极尽缠绵,毫无隐晦。如此看来,“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不只现代女子有如此观念,而这种观念在上千年前的宋代女子早已表明清清楚楚了。

孤鹰不褪羽,哪能得高飞,蛟龙不脱皮,何以上青天。
老鹰是世界上寿命长的鸟类,它的年龄可达七十岁。
要活那么长的寿命,它在四十岁的时候必须做出艰难而重要的决定。
当老鹰活到四十岁的时候,它的爪子开始老化,无法有效地抓住猎物。
它的喙变得又长又弯,几乎碰到胸脯。
它的翅膀变得十分沉重,因为此时它的羽毛长得又浓又厚,使飞翔变得非常吃力。
它此时只有二种选择:等死或经过一个万分痛苦的更新过程。
150天漫长的蜕变……首先它必须尽全力飞到山顶。
我们必须把旧的思想,旧的习惯抛弃,才能使我们获得重生再次起飞。
只要我们愿意改变旧的思维和习惯,学习新的技能,就能发挥我们的潜能,创造崭新的未来。
我们需要的是:自我改变的勇气和再生的决心!
改变是痛苦的,但改变是必须的。当我们通过改变而获得重生后,我们就能去领略生命新的长度和高度。
是老鹰就应该翱翔在蓝天上……

宋代女子对爱情追求的大胆开放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