滥权执法,活捉鬼子可不容易

滥权执法,活捉鬼子可不容易。“依法抢劫”当然是胡扯,因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抢劫”都只能是一种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而绝不可能“依法”。

我们部队被称为“夜老虎”,走路悄无声息,擅长“突然扑食”,叫敌人防不胜防。黄昏时分,我们向小埠子村开进,敌人一直没有察觉。一声令下,我军的机枪、步枪一齐开火,投弹手甩出成排手榴弹,颗颗扔进圩子里,打得敌人在方圆几十米的土墩子上抬不起头来,猛烈的火力把敌人封锁在屋内,只听乱吼乱叫,其中还有日军的喊声。

当然,相对一般常见的贪污、受贿腐败,“抢劫”这种看似新奇的滥权形式,也再次提醒我们这样一个事实:权力一旦失控,其所可能催生的具体腐败形式,实际上是无限的。有道是,“有权力的人使用权力,直到遇有界限的地方才会休止”。要想有效治理“滥权执法”现象,根本出路当然还是“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使权力者不敢滥用执法权力来“抢劫”、窃权劫财。

[提要]
敌情发生变化,我们立刻把消息上报,一一五师政委罗荣桓下令:活捉鬼子,拔掉据点;活捉一个鬼子,奖励一斤猪肉。要知道,活捉鬼子可不容易,他们讲“武士道”精神宁死不被捉。“反战同盟”对于后来日本人投降,不能说没有作用。

湖北电视台近日报道,在黄冈市黄州区,一位食品药品监督执法人员在执法过程中,以“样品调查”为由,从一家小商店一次性拿走了36瓶食用油。由于执法人员没有提供产品质量存在问题的确实依据,商店老板张月华情急之下说:“你这是抢劫!”面对质疑,执法人员语出惊人:“我就是抢劫,我是依法抢劫!”

1943年3月,我们接到情报,位于向城东北的小埠子村有一个伪军据点。上级命令,让我们拔掉这个据点。

上述执法人员的“抢劫”式执法,与我们早已十分熟悉的“贪污”、“受贿”等其他滥权腐败形式相比,事实上并没有本质区别,都是一种“滥权”。

小埠子村地势特殊,是个方圆二三亩的土墩,像一个碉堡,易守难攻。我们武器较为落后,为扬长避短,决定秘密奔袭,攻其不备,争取一举歼灭。

尽管“依法抢劫”非常荒诞离谱,但用“抢劫”来定义自己的违法执法行为,实际上又是十分生动贴切的,甚至堪称一句相当有“自知之明”的“大实话”——在既未经商户同意,又不能“提供产品质量存在问题确实依据”的情况下,强行公然将他人合法财物据为己有,不是赤裸裸的“抢劫”,又能是什么?

原文配图:90岁抗战老兵李德富 高射炮校顾问
18日上午,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抗战老兵李德富在病床上唱起了解放军军歌,一曲歌了,依然深深回味。
[保存到相册]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