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有结婚的打算,所有人都觉得她很幸福

爱不是目标,爱是一段旅程。

不婚族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
我亲弟弟,35岁了,还没有结婚的打算。他条件不差,市里工作,已经买了两套房,一台车,1米78的个子,长得挺帅,有点小胖,不抽烟,不喝酒,没有不良嗜好,脾气虽然有些拗,但从来不乱发脾气,对家人也好,也不计较钱财。
前十年,从他20多岁起,我妈和我,还有亲戚,总给他张罗相亲。他总不太愿意。基本介绍10个,他看心情,最多见一个,跟完成任务一样,每次见了一面就没有下文。
我妈急啊!看着跟她差不多年纪的老太太天天在小区里带孙子,眼馋心急,哭也哭过,脾气也发过,问题我弟不配合。我妈一度怀疑他身体有毛病,那方面不行。我则一度怀疑他是gay,还很认真跟他说找个男朋友过日子也可以,只要有个伴儿,你开心就好。
他说他不是。 他说:就是不想结婚,不想要孩子。
我妈当时一听,眼泪就下来了。她了解我弟弟,认准的事儿,1万头牛也拉不回来。
其实我一点都不意外,也只能劝我妈妈看开点,弟弟觉得这样过舒心,那就这样过。人这一辈子很短的,不开心的话,多亏啊。再说逼着他也没有用啊,就算逼着他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天天吵吵闹闹,不开心不是白搭吗?我弟一个人真过得挺好的,不是那种找不到女朋友,郁郁不得志的人。他想找的话,女方愿意的一大把。
他不喜欢吵吵闹闹,就喜欢安安静静天天宅家里玩游戏,追剧,没人唠叨,跟他闹。他也喜欢下厨,做点好吃的,手艺是真好。
我们也经常找他聚餐,烧烤什么,跟外甥女玩他挺高兴的。
至于老了,他现在工作稳定顺利,存的钱拿去买房投资,有钱还怕没人给他养老?外甥外甥女排着队呢。
真的,人很现实的,久病床前无孝子的那种,都是手里没攒着钱的。
这一两年,我妈没追着他屁股后头逼婚。娘俩也有话说了。以前我弟躲我妈跟躲洪水猛兽似的,电话都不大愿意接,更别说逢年过节回家了,基本都说加班。现在我妈和我弟关系可好了,打个电话娘俩能聊个把小时。弟弟也经常回家,跟我妈做好吃的。要么叫我妈过去他那,娘俩吃遍好吃的,每次我妈回家都开心的不行,不像前两年那样愁眉苦脸抹眼泪。
我也趁机跟我妈洗脑:“老爸死三十年了,你含辛茹苦养大他几个孩子就够了,还想着传宗接代干嘛?为了要孙子,让儿子不开心,还跟儿子生分了,多不划算。”
我妈是知识分子,想开了也就没什么了。
其实我挺能理解我弟弟的,我原本也是个不婚主义,快30了才遇到看起来还算顺眼的人,迫于亲情和社会压力结的婚。结婚之后有了孩子,和老公,公婆也各种鸡飞狗跳,后悔不该结婚。
有时候我问我老公:“跟你在一起我除了发胖头发白了长斑脾气大,落了有什么好处?”
那臭家伙真的想了半天半天才说:“你有个乖巧的女儿呀!”
我去!老娘找精子库一样能生个聪明伶俐的呀,非你这棵歪脖树上吊死?
不过算他还算有自知之明,不敢说“你有个好老公啊”。现在我二胎在肚里,还常常在想:结婚到底是为了啥?
温情有一点,甜蜜是没有的。鸡飞狗跳一大堆。就为了老来相伴吗?我妈现在年纪大了,一个人天天出去跳广场舞,打扑克,不也挺开心吗?
我真不指望老了让老公伺候我,他老了我伺候他差不多。现在我都感觉弄了个巨婴回家天天伺候一大一小还有肚子里这个,还被婆婆觉得我伺候的不到位,各种埋怨刁难。
将来劳心劳力养大两个孩子,我也不指望儿女养老,他们会有自己的生活和事业,最后我还得含辛茹苦伺候孙子孙女。
有时候想想,何必呢?要是我的儿女也不打算结婚,我肯定也不会劝,随他高兴吧。
自己给自己找乐子,自己觉得过得舒服,才是最重要的。
而且,我妹妹的婚姻也不怎样,老公一天到晚麻将,不养儿女到罢了,还伸手朝她要钱。我妹每天开店起早贪黑,晚上回来还要管儿女的学习,年纪轻轻一身毛病。有时候我劝她离婚算了,她就怕孩子没爸爸,不肯。
那就自己受着吧。
夫妻甜甜蜜蜜,公婆讲道理,儿女懂事孝顺……这样完美的婚姻真是一万个里难得碰见一个。大多数婚姻都是鸡飞狗跳,男人逼出秃顶,女人被硬生生逼成女汉子,天天治各种不服。
一辈子真的很亏。
真的,有时候真不明白,结婚到底是为了什么?只能说是自作孽,不可活。

就这一句简短的话,却涵盖了多少哲理。

她是一个优雅知性的女孩,或许连她自己都难以相信自己怎么就成了别人的未婚妻了,她很爱他?还是觉得跟他在一起会幸福?

或许,只是到了结婚的年纪,恰好碰到一个可以结婚的人。

所有人都觉得她很幸福,就连她自己也差点落入了这场温柔的陷阱。

在选择解除婚约时,她对他说,你给我的都是你想给的,但却没有想过是不是我想要的。

眼前这位成功的男士,能给她奢华无忧的生活,但不能给她心灵上的陪伴,那么,与其承受无尽的压抑与束缚,还不于放手追寻自己想要的生活。

于是,她将所有的积怨与歉疚连同着那杯红酒一饮而尽,然后转身离去,做一回真正的自己。

而一位有情有义的男子恰是她做出决定的动力,是的,一个画家和一个作家相遇,本来就可以引起许多言语之外的共鸣。她的乐观知性,她的随遇而安,彻底融化了他那颗悲伤忧郁的心,他能与她共赏高山斜阳,亦能与她品酒言欢,能在偶然中记住她的生辰,也能在适当的时候悄然离开,并默默画下她最美的容颜。

当终于寻得他爷爷生前一直眷恋的女子,并亲手把那叠厚厚的信件交到那位女子手里的时候,垂暮之年的老妇,竟泣不成声,那是对爱情,最直接也是最美好的描摹。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