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有她的情和爱,王虎半夜三更的时候带着谐和的上学的小孩子蹲守在老王家的邻座

第三十一章、想象超脱的爱

王虎从美国思科朗大学灵异学院毕业以后,回到了中国专门从事对灵异学的研究,经过了几年的呕心沥血,他终于写出了一本,中国所从来没有的关于灵异学的专着《鬼的分类》。

他四仰八叉地躺在草坪上,苍穹犹如天边无际的碗状物,那么的宜人,宁静祥和。她静静地坐在那里,仿佛自己又回到当年那段不可回想的往事中,想起当年那种说不出口的恩爱,叫她止不住流下了眼泪。

一天隔壁老王死了,他是王虎的二大爷,王虎半夜的时候带着自己的学生蹲守在老王家的附近,想捕捉到老王的鬼魂,然后给自己的学生上生动的一课。

她叫春香,今年刚四十出头,人长得很漂亮,瓜子脸,还有两对迷人的小酒窝,虽然看上去有些沧桑,但仔细一端详,蛮是很好看的,就象她的身上有一种女人成熟的气质,那气质很微妙,微妙的叫人止不住的去想。

可是几天下来,一无所获,学生们有点动摇了,问他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王虎坚定地说有。

她伤心的坐在那里,多少年了,就是一个人独居在这里,为了远离那不现实的生活和爱情,她把自己封闭起来,把自己的感情封闭起来,因为她要离开那个叫她伤心又让她魂牵梦绕的地方,那里曾经有她的伤和悲,也有她的情和爱,但为了可爱的家,她只能做出让人出乎意料的选择,离家出走,来到几千里意外的外地,过起了自己的独居生活。

接下来又蹲守了好几天,还是没有找到老王的灵魂,学生们后悔了,早知道这样就不考什么灵异学院了,不如考酒肉大学来的划算。

回想起那段不寻常的爱和恨,便又潸然地掉下了泪滴,那段情怎能让她忘记,就象一个吸铁石在吸引着她的心,那个偶然的接触,那个叫她一生也不能忘记的男人,就是他,给了她那种割舍不了又切不断的丝丝缕缕,叫她爱恨相加,无法忘记。也许不想回忆,却偏偏的记起,她又仿佛又回到当年那美丽的感悟中,叫她又禁不住意犹未尽的去想,去爱。

王虎也有点灰心了,守了好几晚上实在是太累了,就带着学生准备回家。

那是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她打开门,在昏暗的走廊里有一股从他卧室里溢出的浓雾的芳香迎面扑来,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她喜欢闻这种特有的气味,象是特制的一样,浓缩中掺杂着一种男性的精品,她站在门口迟疑了一会,不敢走进去。

路过王尼玛家的时候,忽然发现一个影子躲在王尼玛家的窗户底下。王虎凭借多年的研究鬼的经验判断这绝对是一只鬼。

此时的她,徘徊在门口,象是一个怕人的小猫,缩在门口想着。

他和学生们悄悄地走近,可还是有点远没有看清楚,当然他们不敢走的太近,怕惊动了鬼。

她多么想推门走进去,看一看他。

就在这个时候,王尼玛的媳妇拿着手电筒从窗户里探出头来道:“死鬼老王王尼玛不在了,赶紧进来。”

看他的睡姿也是一种享受。因为她喜欢他,并且非常的疼爱他。但是又出于一种内在的因素,她只有那样,偷偷地在走廊里来回打转,不知如何是好。

学生们借着手电筒的光看清楚了,那个鬼从窗户里飘进了王尼玛家,他的头上有一个大大的“色”字。

仿佛她此时,象依偎在一棵梧桐树下等着自己心爱的男人一样,是那么的依从。她暗暗地鼓励自己说:

王虎告诉学生们,色鬼的特征就是,脑顶门上写一个色字。学生们很激动,终于见鬼了。

也是有她的情和爱,王虎半夜三更的时候带着谐和的上学的小孩子蹲守在老王家的邻座。“那怕啥,走进去,谁让我喜欢他。”

第二天刘尼玛死了,死于酒精过量。王虎再次半夜带着学生们寻找他的鬼魂。

“不———–不能!他是我姑娘的人,哪有娘占有姑爷的,我不能那样去做。”

这次很顺利,王虎很容易就找到了刘尼玛的鬼魂,只见刘尼玛拿着酒瓶歪歪扭扭地走在路上。

“噢————啊————真受不了,我要进去,不管那些。”

一个胆大的学生想找他喝一杯,顺便采访一下他,做鬼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王虎说你找死,如果你喝不过他,他就会弄死你。而酒鬼酒量都很大,一般人是喝不过他们的。

她简直气喘吁吁,那种无法抗拒的力在催使着她,就象那翻江倒海的情在翻涌,一浪一浪往上涌,她再也无法等下去,抗拒下去了,她实在被他的美丽勾引过去,她不能控制自己,也不能驾驭自己,那只脚自然不自然就跨入门槛内,自然不自然就走了进去。

王虎告诉学生们,酒鬼的特征就是,无论什么时候手里都拿着一瓶酒,如果在半夜遇见这样的人一定要躲着走。

“不———不————–这不行—————–”

第三天罗尼玛死了,是跳河淹死的。王虎再次带着学生们找到了他的鬼魂。

“会惊醒姑娘的,怎么办呢?这样也不————-”

罗尼玛在河边晃荡,在找替身。

她尽量把脚步放轻,蹑手蹑脚的进入,没有一点声响。

王虎告诉学生们,水鬼是鬼中可怕的存在之一,半夜的时候千万不要到淹死过人的水域游泳,不然的话很有可能会被水鬼给缠上。他们的特征,浑身浮肿,是被水浸泡的原因。

此时的他搂着熟睡的女儿,那条充满活力的肌体,一半裸露在外面。

第四天闫尼玛死了,王虎和学生在一个树林里发现了他的鬼魂,闫尼玛走来走去,舌头伸的老长。

他睡得是那么香甜,她的进来,好象一点也没有察觉似的,两个人还是睡得那么的香,只是她女儿翻了个身,他也动了动。

王虎告诉学生,吊死鬼是鬼中之王,一般在有树的地方居多,特征就是舌头很长,是因为被绳子紧勒舌头被力从嘴里逼了出来。

她看到,还以为被发现了,就急忙蹲下身。

第五天王虎被警察给从学校带走了,一段时间之后他的学生才知道,原来王虎是个学术狂人,这些人都是他为了做研究杀死的。

可是,过了一会,连一点动静也没有,他们俩又呼呼得大睡了。

这件事之后,这所大学的灵异专业就不再招生了。

她慢慢的站起身,当她看到那男性的背部曲线和那白皙迷人的臀部时,她感到一种快意,仿佛就好象沉醉在一片盛美的境域之中,走上前,轻轻地摸了一下。

作者寄语:看着那些千篇一律,毫无新鲜感的小说,不烦吗?去看《同桌的鬼》吧。看过了你就会知道,小说原来不挖坑,不吊读者的胃口也可以很吸引人。

她再也不能看了,因为那不属于她的,她为了可爱的女儿,只好把门轻轻地一带,走了出去———–

她走出他们的卧房,象是喝醉酒似的,迷迷糊糊不知所措。她仿佛自己是变了另外一个人,是那么的年轻和漂亮。她能看到和摸到他,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部位,是她女性非常喜爱的地方——柔臀。

她感到无比的欣慰,他能够让她摸,而且又是那么的顺从,这真是她连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当她的手触摸到他滑嫩的肌肤上时,那种麻酥酥的感觉遍布她的全身,她心跳不已,象是触碰到雷电一样,全身都被电住了。

她回到自己的房中,简直那种意猿的心跳还平息不了,便闭上眼睛,象是静心养神,沉思着。

她简直好象变得年轻了,多少年来,他在外面漂泊,根本没有想到她,而且每次回来,对他冷冷冰冰,仿佛就好象没有她一样,她感到孤独和迷茫。在他回来的近几年,他还心绪不定,一有空就拿她出气,做法子。她真的有些受不了了,她越想越心酸,竟然掉下了心酸的泪,哭了。

多少年来,她没有尝到这种磁性的味道,而那都早已成为过去。

她此时太欣慰了,她太高兴了,这难道真是一种说不出的爱,她反复的追问自己,也不大相信,可是那是大的精神刺激。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