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天荒到石烂,美国和其他盟军的飞机一直在轰炸共产党的运输系统

www.4008.com,鹊桥横架鸟音喧,天河飞渡为情牵。万语在心紧紧拥,热泪化雨丝丝连。初心不变情思系,神仙是否易红颜。一年纵使一日会,守望天荒到石烂。

可是,二等功报上去却没有批下来。一问原因,是父亲在此之前刚刚受过一个处分。

1953年,他所在的部队担负守护大宁江桥的任务。大宁江桥是朝鲜金义线上非常重要的一座桥,关系到整个金义线的畅通,也是被美军炸得厉害的一座大桥。敌机上午炸他们下午修,敌机下午炸他们夜里修;正桥断了,他们就修便桥,保障后方物资源源不断送上战场。美国媒体由此感叹:“美国和其他盟军的飞机一直在轰炸共产党的运输系统,但他们仍有火车在行驶……坦白地说,他们是世界上坚决的建设铁路的人。”

大宁江水深近20米,桥墩自然也是几十米高。为了彻底弄清水下桥墩的情况,部队派了一个潜水队探测。但潜水员潜到水底好几趟,上来说这里有裂痕,那里有裂痕,但裂痕多深,在什么位置,表达不甚清楚。

这时,上级派来的工程师表态,他相信父亲的分析判断,如果有问题,他也愿意承担责任。这么一来,终于决定不重修桥墩了。后来的情况,证明父亲的计算和判断是正确的。那个桥墩始终没出问题。

轰炸不见效,敌人又换了一种方式——投掷细菌弹,用以杀伤这些“坚决的铁路建设者”。父亲不幸“中弹”,他被美军飞机投下的细菌弹染上了斑疹伤寒。这是一种死亡率极高的传染病,父亲被送到战地医院,昏迷整整5天后才醒过来。醒来后又马上重返战场。

1951年春节刚过,父亲作为铁道兵的一员,跨过鸭绿江赴朝参战。父亲是北洋大学土木工程系的大学生,在冰天雪地的朝鲜战场,他和战友们历尽千难万险,全力保障铁路的畅通。

这就是父亲此生唯一的处分的由来,而由于这个“行政警告”,他3个月后该立的那个二等功也给抵消了。

我对父亲说,无论是你失去的那个二等功,还是你受到的那个处分,都比我的二等功更光荣。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