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口的转基因产品中73%为美国和巴西产

进口的转基因产品中73%为美国和巴西产。转基因之争中为激烈的是安全性问题。20年来,亲转基因和反转基因阵营对于转基因产品的安全性问题一直争论不休,但至今还没有得出结论。英国一位叫约翰・汉弗莱斯的牧主在他的着作《危险的餐桌(The
great food
gamble)》中写道:“如果转基因产品给你的健康带来了危害,就去报警吧。”反转基因阵营也表示,虽然还不能证明转基因危害人类健康的事实,但又有什么可以证明它是无害的呢?
中国论文网 转基因农作物之一――“金稻米(Golden rice
加强维生素A的大米)”也引起了亲转基因和反转基因阵营的激烈争论。反转基因阵营――“绿色和平组织”主张,“金稻米”的种种优点有夸张之嫌,不仅会给环境带来巨大的负担,还会威胁人类的健康。对此,100名以上的诺贝尔奖获得者近来反驳称,“金稻米”可以抵御维生素A缺乏症,每年维生素A缺乏症导致全世界50万以上的人口失明,多达200万人丧命。诺贝尔奖获得者们追问绿色和平组织,到底要置多少人于死地?
转基因种子数量20年间增长了100倍以上
实行转基因商业化之后,20年来意见对立为尖锐的是美国和欧盟。对这一问题,他们已在WTO争吵了8年以上。虽然美国获得了胜利,但是去年欧盟28个成员国中有19个国家决定禁止栽培转基因农作物。
杂交种玉米的首次商业化还要追溯到1921年,而用转基因技术首次制造的转基因玉米走进市场是在1996年。之后的20年里,转基因产品不论好恶,对人类的生活以及经济、科学、农业、贸易等产生了莫大的影响。
尽管安全性标记制度问题依旧争论不休,如今全世界有30个国家栽培转基因产品,70个国家的国民食用转基因食品。转基因种子占据世界种子市场的35%,20年间增长了100倍以上。以转基因农作物为主题,对全世界进行的147项研究展开的荟萃分析结果显示,20年间转基因技术令农作物的产量提高了22%,农民的收入增加了68%。
还有研究论文表示,1996-2013年,栽培转基因农作物带来的二氧化碳减排量相当于让1240万辆汽车停止运行。这是因为转基因技术让农场的耕耘机使用大大减少,因而有助于减少气候变化、全球变暖的元凶――二氧化碳排放量。
基本上来说,栽培转基因农作物不用耕地,需要清除杂草。1996-2012年,全世界转基因农作物栽培减少的除草剂等农药使用量减少全世界共达到了55万吨。因此,亲转基因阵营认为,这形成了“农药播撒减少→农机使用减少→石油等化石燃料减少→排放到大气中的土壤中二氧化碳量减少”的良性循环结构。
遗传基因污染,担心生态系统遭到破坏
转基因技术也让世界农业规模的顺序发生了巨大变化。栽培转基因棉花的印度一跃成为世界大的棉花生产国,印度产棉花的95%都是转基因棉花。支持转基因�r作物生产的巴西成为继美国之后世界第二大农产品出口国。2月,中国国有企业――中国化工集团开出了430亿美元以上的收购价,打算用来并购瑞士的“先正达”转基因种子公司。先正达在目前中国企业收购的外国企业中规模大。
但是由于美国议会的牵制,中国的先正达收购案目前处于停滞状态。美国议会之所以如此紧张是因为一旦收购成功,1000亿美元规模的全球种子市场中中国的占有率将大幅提高。
转基因农产品的栽培面积在过去的20年间扩大了100倍。现在全世界约2亿公顷的农田上播种着转基因种子。每年都栽培转基因农作物的国家达到28个,其中8个为美国等发达国家,另外20个国家中包括印度、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在所有的转基因农田中,南美、亚洲、非洲的发展中国家所占的比重超过一半,为54%,发达国家为46%,发展中国家连续4年领先。
但也有分析指出,转基因农作物栽培面积继续扩大的空间并不大。2014年全世界转基因农作物的栽培面积达到顶峰,为1.815亿公顷,2015年为1.797亿公顷,略有减少。不过这也有可能是由于农产品价格下降导致的暂时现象,还需要继续观察。
是否接受转基因产品、对转基因产品标记制度的立场等,对转基因产品的赞成或是反对甚至对美国大选也会产生影响。在政治上,保守阵营大体支持转基因产品,而进步阵营则持反对意见。此次美国大选民主、共和两党的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和唐纳德・特朗普都属于亲转基因阵营。而进步色彩为浓厚的民主党候选人伯尼・桑德斯却站在了反转基因阵营这一边。
桑德斯出身于佛蒙特州。2014年5月,佛蒙特州议会通过法律,要求转基因产品流通时必须在包装上标明“用转基因原料制成”,这在美国尚属首次。该法案于今年7月开始施行。
转基因是将其它生物的遗传基因转移到某种生物从而得到“优点很多的大豆”的技术。转基因农作物的商业化之路已走过了20年,但对于转基因的担心和排斥已成为一种全世界共有的现象。转基因农作物、转基因食品以及转基因新技术正在成为发展中国家的大灾难,这一批判的声音已成为主流。甚至还有人认为,转基因扩散不仅会导致当地植物的遗传基因污染和生态系统破坏,还是经济紧迫的原因之一。
但是大多数的民众对转基因并没有详细的了解,也很少有人想要详细了解转基因。大部分只是茫然地保持否定的态度。教师河成淑曾问道:“转基因产品和我的生活有什么关系?即使没有转基因产品,吃的东西也很多啊。转基因大豆里含有遗传基因?含有遗传基因是不是有问题?”这里的遗传基因指的是DNA。不论是人类还是大豆,所有的生物都有遗传基因。不仅是转基因大豆,普通的大豆中也含有遗传基因。
转基因走向商业化的20年
在走向商业化之前,转基因食品一直处于研究阶段。1987年,世界着名的农药、种子企业――孟山都、赛尔基因、杜邦等开始试验栽培抗病毒或抗除草剂的西红柿,商业化得以加速。10年后,孟山都栽培了转基因大豆,瑞士的诺华栽培了转基因玉米,1996年转基因产品成功实现了商业化。从这一时期开始,转基因食品正式被端上了我们的饭桌,也获得了社会的关注。
之后的20年,转基因产品强调生产效益,对农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例如,在相同面积的农田里转基因产品的产量更高。此外,未来人口增加可能会导致粮食不足,作为解决这一问题的对策,转基因产品也受到了很大的瞩目。在此之后,转基因产品的栽培大幅增加。全世界栽培的79%的大豆、32%的玉米、24%的油菜、70%的棉花为转基因产品。所有的转基因产品中,40%为美国产。94%的美国产大豆、89%的玉米、91%的棉花为转基因产品。阿根廷产的玉米、大豆和棉花更是百分之百为转基因产品。
韩国是世界上第2~3位的转基因产品进口国,从2014年开始转基因产品年进口量超过了1000万吨。进口的转基因产品中73%为美国和巴西产。转基因玉米、大豆主要用于加工食品的原料,但加工食品上并没有转基因标识。韩国国民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食用转基因食品达20年之久。
[译自韩国《时事周刊》]

细雨连绵季节用伤感打湿了秋天漫天的丝雨浸润了思绪让遐想多了份浮想和伤感

风似秋茧用凉意缠绕秋天让孤愁一天厚似一天独守的孤独似蜗居的寒鸟只能喃喃私语慰藉秋风带来的孤单

风雨为伴裹紧了寂寞,窒息了秋天无意间堆厚了袭来的思念飘落的黄叶虽让思绪张翅飞远但却让季节薄了衣衫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