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汉学家都来到中国为自己的新书,司马光反对王安石变法是两人政见不同吗

中国在全球大众文化市场的影响日益增长,不仅让老一代汉学家精神为之一振,也在吸引更多年轻人走上汉学家的道路。
中国论文网
2016年9月,42岁的白睿文搬家来到全球电影工业的“心脏”所在地洛杉矶。对他来说,“诱惑”多了起来,机会也多了起来。
“我不排斥未来进军电影产业。”白睿文用流利的汉语告诉记者,现在已经有多家电影公司向他伸出橄榄枝,希望聘请他当顾问。
不过,白睿文并非电影业人士,他之所以获得这些电影公司的青睐,是因为他的汉学家身份。白睿文是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亚洲语言和文化教授。随着中国经济和市场日益扩张,身在书斋的他,正觅得越来越多的“商机”。
这不仅是白睿文一个汉学家的感受。近,汉学家群体突然“走红”,不仅出现在诸多媒体上,也频繁出现在中国领导人的演讲稿和会见名单中。
2016年11月2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秘鲁国会发表演讲时,特别向87岁的秘鲁汉学家和翻译家吉叶墨先生致敬。两周前,11月5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拉脱维亚还会见了出席中东欧国家汉学研究和汉语教学研讨会的汉学家代表。
横跨影视界和学界 在白睿文刚来中国时,汉学家还不如今天这样受关注。
大学时,白睿文酷爱阅读,他坚持一天一本书的阅读计划,并希望去完全不同的文化环境留学。当时,他到处打听关于中国、日本、印度、埃及等国家的留学项目。终,他通过纽约市立大学的一个项目,于1993年来到南京开启留学生活。
“那时候,去中国留学还是个非常新奇的选择,我的亲戚和朋友都带着怀疑和不理解的眼神审问我:‘你为什么要去中国?’”白睿文说。
如今,到洛杉矶不过三个月的白睿文,每周都能收到几个关于中国电影沙龙、论坛、商业活动、学术会议的邀请。
此前,他曾帮张艺谋、谢晋等知名中国导演做过活动翻译。现在,来自中国的导演、演员不停地来到这座城市交流、学习、考察,其中不乏他的旧相识,比如拍摄《盲井》的李扬近来洛杉矶学习时,就主动要找他聚聚。
2010年,白睿文受邀成为第47届台湾电影金马奖评委。现在,他的职业发展榜样是李安的老搭档――詹姆斯・夏慕斯。
詹姆斯・夏慕斯是哥伦比亚大学艺术学院教授,也是《卧虎藏龙》《饮食男女》等电影的编剧、制片,还曾担任焦点影业的老板,后来自己成为导演。
和白睿文类似,横跨影视界和学界的汉学家,还有吉叶墨。�近平在秘鲁国会演讲中说道:“他1979年至1991年在中国南京大学和对外经贸大学教授西班牙语,撰写了《来自中国的报道》《李白诗选》《中国文化百科全书》等着作。此外,他在中国还是一位影星,出演了包括《大决战》《重庆谈判》等25部中国电影,受到中国观众喜爱。现在,吉叶墨先生已经87岁了,听说他仍然坚持每年访华,我向他致以崇高的敬意。”
白睿文感到,中国和美国正在努力寻找能使电影在双方市场都成功的契合点。他注意到,中国的商业片越来越多地邀请好莱坞明星出演,一些好莱坞大片也会请一些中国知名影星客串。作为既懂中国电影又懂中国文学的美国人,白睿文感觉未来有无限可能。
中国在全球大众文化市场的影响日益增长,不仅让老一代汉学家精神为之一振,也在吸引更多年轻人走上汉学家的道路。
在南开大学汉语言文化学院进修的土耳其学生白徐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想成为一名优秀的汉学家!是的,不是汉语老师,也不是汉语翻译,是汉学家。”
此前,白徐克和他的研究生导师欧凯编写了第一本在土耳其出版的汉语词典,共收录了9600个常用词条。
白睿文说,现在申请中国文学的研究生一年比一年多,与西班牙文学等西方国家的文学系相比,中国文学正在变得热门,很多高校的东亚系也在不断扩张。
“从就业前景来说,中国现代文学或电影方面的教职空缺比法国文学、俄国文学多几倍。我的妻子做俄罗斯文学研究,但是苏联解体之后,相关的工作就不好找了。”白睿文说。
“在中国比在美国更受欢迎”
和白睿文不一样,汉学家比尔・波特并不是一位来自高校的教授。他的经历显得有些传奇。
1970年,比尔・波特进入哥伦比亚大学攻读人类学博士,因为选择冷门的语言可以申请到奖学金,他就随便在申请上写了中文,“其实当时对汉语没兴趣”。
后来,比尔・波特在唐人街偶然与一位僧人相识,他开始觉得打坐比读书好。于是,他去了台湾的一座寺庙过起暮鼓晨钟的生活,中途短暂地为香港的一家广播电台工作了一段时间后,他开始长期在中国大陆旅行,撰写了大量游记,同时翻译多部佛学书籍。
随着出版着作越来越多,比尔・波特在中国变得“火”起来。他的代表作品包括《禅行的力量》《黄河之旅》《彩云之南》《空谷幽兰》。“其中比尔关于中国隐者的作品《空谷幽兰》出版后受到读者的热烈欢迎,一版再版。”他的新书《寻人不遇》的简介中如此描述。
尽管各大媒体的报道以及图书简介都写着“比尔・波特在欧美各国掀起了一股学习中国传统文化的热潮”,但他本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承,“美国没多少人关注”。
“比方说,我已经在美国出版了20本书,很少有哪本书能在一年内卖出1000本。大部分在美国出版的书,也就差不多500本的销量。从我的观点来看,美国人对这些题材没有什么兴趣,当然也可能是我的书写得没那么好。”比尔・波特说。着作在美国遇冷的情况,白睿文也遇到过。1996年,白睿文翻译了着名作家余华的小说《活着》。但翻译完后,却没有一家商业出版社感兴趣,直到六年后,这本书才得以出版。现在,比尔・波特每年
都会收到几次演讲邀请。演讲是他赚钱的一个途径,而他对此也有自己的一套“窍门”。
比尔・波特不仅会就演讲费用和主办方讨价还价,还会通过“批发”演讲提高收益。有时候,他在收到一所大学的演讲邀请后,不会立刻回复,而是会在网上搜索附近还有哪些大学,然后主动与这些大学的相关部门联系,询问是否可以去演讲,由此“顺道”赚取更多的演讲费。
“其实我从演讲中赚的钱,跟我出版20本书的钱差不多。”比尔・波特说。
比尔・波特在新书《寻人不遇》中写道,“在北京的日子真可谓‘马不停蹄’,各种活动、见面会一个接着一个。就在昨晚,我还参加了一家房地产公司赞助的中国隐士文化研讨会,直到晚上10点才回房间洗衣服,现在还没有干透,穿在身上湿漉漉的。谁让我想卖书呢,毕竟作者直销比走书店渠道更划算……不过,这也从侧面反映了我写的这些有关中国的书,中国人比美国人更感兴趣。”
公立幼儿园开设中文课
和比尔・波特一样,很多汉学家都来到中国为自己的新书“站台”。
2016年8月,耄耋之年的瑞典汉学家林西莉携其新书《给孩子的汉字王国》在北京与读者举行了多场读书见面会和分享会。这本书在中国的销售十分火爆,尽管2016年8月才上市,但仅在中国某电商平台上,就有超过1万条评价。
84岁的林西莉早年师从着名汉语专家高本汉。1989年,林西莉筹备撰写了15年的《汉字王国》出版,以图文并茂的形式讲述中国文字的起源。
自出版以来,她的《汉字王国》先后被翻译成至少七种语言在多国出版。此后,她重新把这本书编成更适合儿童阅读的书籍一一《给孩子的汉字王国》。
越来越多的各国孩子开始对中文产生兴趣,这从白睿文家里也能看得出来。这个汉学家,正在将其对汉学的兴趣传承给自己的后代。

说起王安石和司马光,可谓家喻户晓。两人同为一个时代的佼佼者,本来惺惺相惜,是一对好朋友,但司马光为什么要坚决反对王安石变法呢?难道真的是因为两人的政见不同吗?笔者认为,司马光是个聪明人,他反对王安石变法纯粹是一场骗局。

很多汉学家都来到中国为自己的新书,司马光反对王安石变法是两人政见不同吗。司马光反对王安石变法是两人政见不同吗?

司马光出生时,他的父亲司马池正担任光州光山县令,于是便给他取名“光”。七岁时,“凛然如成人,闻讲《左氏春秋》,即能了其大旨”。从此,他“手不释书,至不知饥渴寒暑”。司马光深受其父影响,从小就对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此他的志向在于编修史书,而非政治。

司马光22岁的时候中了进士甲科,从此步入仕途。但时间不长,他的父母便先后去世,他只得辞去官职,回家守丧。在守丧的几年时间里,他充分了解了下层社会生活的实际情况,读了许多史书,对其中的历史人物和事件进行了认真总结和评论,为以后编着《资治通鉴》奠定了坚实基础。治平元年,他还修成了《历年图》一书,献给英宗皇帝,这实际上就是《资治通鉴》的雏形。两年后,他又撰成战国迄秦的《通志》八卷上爱好历史的宋英宗,深受皇帝赞赏。可见,司马光虽然从政。但他的主要精力在于着书立说,而不在于政治。但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要完成历史方面的鸿篇巨制,需要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司马光一直在等待着这样的机会。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