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衾凤枕 长夜空度过,她怕是溥仪

千古容颜倾国花残随风飘落

那一年,溥仪56岁,不再是皇帝,年老,又没钱。之前,有人热心帮他介绍对象,但都入不了他的眼。直到他看到一个女子的照片时,眼睛亮了亮――她叫李淑贤,37岁,是某医院护士。
中国论文网
为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相亲,溥仪特意穿了件新衣服,把头发梳得油亮,皮鞋也擦得干干净净。那天,他显得很兴奋,一直没话找话,像个孩子般喋喋不休。李淑贤被他逗笑,对他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好感。此后,溥仪像一个初浴爱河的毛头小伙子,爱得炽烈而大胆,每天打扮整齐,到医院门口接她下班,并终成功抱得美人归。
李淑贤也对这段婚姻充满了期待,她以为,他们能够像所有平凡夫妻那样过平淡快乐的一生,可是她很快发现,一切都不是她想象中的样子。
他从来不触碰她的身体,夜深人静时,她早已入睡,他却翻来覆去地看书。有次,他背着她到医院打激素针,不巧被她撞见。她这才知道,他有无法治愈的隐疾――当初他不说,是怕她不肯嫁给自己。她虽很生气,但看他小心翼翼地道歉,看他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她终是不忍心转身离去,而是张开双臂,与他紧紧相拥。
而他的缺陷,还不止这一点。
过去的那些年,他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如今,五十多岁了,他居然不会扣扣子,不会系鞋带,家务就更别提了,她不得不一样样为他打理。这些琐事一度让他们之间矛盾不断,但是终,她还是选择包容这一切。
并非她有圣母情结,而是溥仪确实有温暖体贴的一面。
他常常陪她逛街,实在没时间陪,也会送她到车站。如果她外出未归,哪怕饭菜凉透,他也一定要等她回来一起吃。他喜欢看京剧,每次都要她相陪,若她不想去,他也就不去,理由是:“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我心里不踏实。”她生病时,他不但细心照顾,还在日记上记录她每日的病情变化,把它当作了不得的大事。
雨雪天,他坚持去医院接她下班。有一年下暴雨,他踩着积水,深一脚浅一脚地赶往医院,可左等右等仍不见她的身影,他只好先回去。走到半路上,他见到有个下水道没有井盖,他看她经过时不小心跌进去,于是便在雨里等,等着她过来时,好提醒她。
其实,那天李淑贤从另一条道回了家,听到有人议论有个人一直在雨中等人,她怕是溥仪,赶紧跑过去看――他浑身都被淋透了,可是远远地看到她时,他立即挥手大喊:“千万注意下水道口――没有盖!”
他恨不得将平生所有的爱都拿出来捧到她面前。似乎有她在,再简陋平淡的生活,他也甘之如饴。他们当时住的是狭小的单身宿舍,相比皇宫,实在寒酸。溥仪却不以为然,他觉得房子虽小,却是温暖自在的。
后来他身患重病时,唯一舍不下的就是妻子。他拉着她的手说:“没有了我,你怎么办呢?”李淑贤此时已经是泪流满面。
1967年,溥仪走完了他61年的人生,虽然他和李淑贤只共同生活了五年,她却是他人生中亮的那一抹色彩,胜过曾经所有的风华绝代。
编辑/晓雪

暗叹春尽 愁绪绕香阁

酒入柔肠 相思成泪与谁说

鸳衾凤枕 长夜空度过,她怕是溥仪。望断归来路往日欢情淡薄

鸳衾凤枕 长夜空度过

良辰美景 几度为谁又空设

尘缘难解 岁月枉自蹉跎

与君旧梦终难舍

情深缘浅 相逢终究为何

手捻红笺难写尘缘错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