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得这些游戏都未能像怒鸟系列那样发展壮大,名下有至少上百套房产

《愤 中国论文网
怒的小鸟》曾是标志着手游时代到来的作品,但它的出品Rovio公司面临着利润大幅缩水、转型不力的困境,就好像游戏里那种青春无敌的小红鸟变成了有抬头纹和老人斑的老红鸟特伦斯。
据路透社报道,Rovio现任CEO佩卡・兰塔拉将离职。同时Rovio芬兰分公司还将进行深层次的裁员以及公司的重组。佩卡此前曾在诺基亚等着名公司有超过20年的高管经验,尤其是在品牌消费产品方面。
佩卡在2015年1月接掌Rovio,他的经验并没有挽回Rovio的颓势,只能在一年之后黯然离去。首席法务官卡迪・勒沃兰塔将接替兰塔拉的职务。
Rovio这两年来的业绩下滑的严重程度足以令任何经济分析师和游戏从业者感到吃惊。3月19日,Rovio发布了2014全年财报,该公司全年总收入1.58亿欧元,同比下滑约9%;全年息税前利润为1000万欧元,同比下滑73%。而在2012年,Rovio的利润还有1.06亿美元。
佩卡・兰塔拉接任这个职位是因为当时的CEO
米卡尔・赫德卸任,赫德正是Rovio的创始人之一和小鸟神话的缔造者,这两位CEO都未能挽回颓势。
Rovio试图削减成本,在迄今为止的16个月中累计裁员多达370人,仅仅本财年裁员就有213人。
Rovio坠落的速度之快,恐怕只有它崛起的速度能与之相比。2009年,Rovio发布了《愤怒的小鸟》,恐怕他们自己都没想到这个红色的小毛球能在一年后就变成一款真正意义上的“现象级产品”。
在苹果商店上,《愤怒的小鸟》单日下载量曾突破1200万,这可是一个需要付费的游戏。据Rovio的统计,全球玩家平均每天花在这款游戏上的时间是两亿分钟左右。换句话说,每小时全球总共花在此游戏上的时间是16年。在那个时候,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款游戏,就连英国首相卡梅伦都沉迷于扔小鸟,首相通关《愤怒的小鸟》,引来了英国议员的批评:卡梅伦也太不务正业啦!
除了卡梅伦之外,美国总统奥巴马等不少政治人物也极喜爱这款游戏,更别说摇滚歌手和电影演员之类的娱乐明星了。可以说,《愤怒的小鸟》取得了和《超级马里奥》类似的影响力。就连变形金刚和星球大战这样的顶级IP也都纷纷和《愤怒的小鸟》进行合作,推出相关特别版本。因此在怒鸟风光的那些年,它绝对是游戏界的明星中的明星。
那么,在这么短短几年时间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造成Rovio业绩出现大幅下滑的原因很复杂,不是一句“不努力”或者“大环境变化”就能解释的。
怒鸟这款游戏的成功本身就具有极大的偶然性,在这款游戏推出之前,已经有大量的网页flash游戏采用了类似的“弹弓”式玩法,而怒鸟初的原始版本也并没有太多创新,仅仅只是画面更加艳丽,以及小鸟形象比较讨人喜爱罢了。因此在品质上,这款游戏其实并无太多过人之处。
但是怒鸟赶上了好时代,2010年是iPhone4出现和iPad大规模推广的时代,大量的用户刚刚更换了自己的第一部智能手机。手机的屏幕尺寸越来越大,越来越灵敏,3G的推广使得手机游戏越来越有快感。
这时的平台少缺乏素质精良的好游戏,大量的游戏都在照搬此前主机游戏和PC游戏的玩法,但手机上需要游戏的是此前并不怎么玩游戏的轻度用户,这些用户希望手机上玩到的游戏是轻松有趣、可以简单上手,怒鸟正好满足了这类玩家的需求,这些玩家大多数此前并未接触过类似的“弹弓”玩法的游戏,所以一切对于他们而言都是新鲜的。
怒鸟初只是在丹麦和瑞典等小国取得了成功,后来和着名发行商Chillingo合作,在Chillingo的努力之下,《愤怒的小鸟》成功地打动了苹果,并取得了一次大量曝光的机会。
那就是让游戏在2010年2月登上了英国苹果商店的当周主打游戏。为此Rovio铆足了劲,推出了游戏免费的Lite试玩版本及首支宣传影片,企图在这个兵家必争之地闯出一番名号。
苹果的商店推荐就像百晓生兵器谱,你只要上去了,整个圈子里都会想知道你到底有几斤几两。得到上榜机会的《愤怒的小鸟》一瞬间从默默无名的游戏跃升到了第一名,而自此之后,游戏也一直维持在前十名的位置,并在玩家与各大游戏媒体之间取得相当正面的评价。
从这点来说,怒鸟的红,和曾经的凡客有点像,恰逢其时的风口和给力的推广成就了一个神话。
但游戏公司面对的是世界上敏感和多变的用户,对手游公司来说尤其如此,传统游戏行业往往倾尽全力打造多个着名IP,各系列不断更新才是长久生存之道。任天堂除了超级马里奥系列之外还有塞尔达传说系列和大金刚,光荣除了《三国志》、《信长的野望》之外还有《三国无双》和《战国无双》,长情的粉丝们会等着他们,恋着他们,细水长流。
手游公司的成功来得过于突然,队伍往往是工作室发展而来,大多没有经历过太多的大风大浪,因此很容易面对诸多棘手问题束手无策。
比如开发可以拉住玩家的续作。
国产手游去年也出现了《刀塔传奇》和《我叫MT》这样的现象级手游,但是今年严重缺乏这类具有足够影响力的爆款游戏,后续推出的作品大多成绩平平,就全球大多数成功的手游公司而言,都面临着类似的焦虑。
Rovio在这方面的焦虑更为严重,为了使得怒鸟这个品牌可以继续保持影响力下去,该公司不断推出了各种名目繁多挂着怒鸟招牌的游戏,数量多到恐怕连Rovio公司自己的很多员工都数不清的地步,例如怒鸟的太空版和星球大战版,或者是里约版,这些游戏在玩法上没有本质变化,仍然是新关卡或者资料片。
Rovio也试图做出一些创新,例如《愤怒的小鸟英雄传》就是一款回合制游戏,《愤怒的小鸟GO》则是一款赛车游戏,还有配角变身主角的游戏《捣蛋猪》和更好迎合女性玩家的《愤怒的小鸟:斯黛拉》,这些游戏的初期表现尚可,但是缺乏后劲,无法持续保持稳定的较高收益。
除了怒鸟系列之外,Rovio也推出了一些原创的游戏,例如《小小盗贼》和《野蛮海盗》等,这些游戏大多数并非Rovio研发,只是由该公司发行,但是一方面这些游戏的成绩虽然还不错,但是比起怒鸟系列的成绩差很远。
另一方面,Rovio出于维护怒鸟系列王者地位的心态,不愿意扶持这些代理游戏,使得这些游戏都未能像怒鸟系列那样发展壮大。
Rovio也有像迪士尼那样做一个娱乐帝国的冲动,他们推出怒鸟的诸多相关周边,以及拍摄电影和动画,建设主题公园。这些举措并没有改变太多困境,Rovio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深得玩家的拥护和爱戴,用户依然在不断流失。
一个游戏公司并不因为来得早,就能成为用户的正宫皇后,玩家们面前已经有无数牌子可翻了。
“雨露由来一点恩,争能遍布及千门。”―白居易。
制作一款成功游戏的概率并不比中彩票大奖的概率高多少。更何况是要制作出第二款同样成功的游戏。此中难度之大,不亚于登天。在Rovio制作出《愤怒的小鸟》之前,他们已经推出了50款失败的手游。
手游早已从轻度化向重度化转变,而且近这几年出现的五花八门的优秀手游实在太多,几年前看起来新潮的《愤怒的小鸟》看起来已经不那么酷了。
手机的功能也越来越强,新的手游更复杂,一批PC或者主机上的游戏都在移动端上做一个版本,而且会和其他平台打通。现在的玩家们更喜爱的是《部落战争》和《刀塔传奇》这类有着复杂变化的游戏,它们有丰富的角色扮演体验,还带有社交功能,《我的世界》和《炉石传说》这样源自PC的热门游戏也都杀到了手机上。
就在这些攻击下,Rovio今年7月终于发布了怒鸟系列的正统续作《愤怒的小鸟2》,一般冠以正统续作的游戏都会有巨大的变革和突破,但是很多有玩家发现《愤怒的小鸟2》玩法上并不新鲜,此前已经在怒鸟系列的衍生作品中出现过,因此《愤怒的小鸟2》并未能取得系列初代那样辉煌的成就,只是昙花一现,很多人都已经不记得这款游戏的存在了。
而电影、动画制作,和主题公园都需要大量的资金资源投入,短期内很难实现高额的盈利,即便是能够带来盈利的周边玩具销售,在去掉了分成、推广成本之后,留给Rovio的利润也是有限的,这样的大规模资金投入同时还限制了Rovio投入更多的资金研发和推广手游。在怒鸟好的时代,Rovio有钱,却没有去大规模寻找和收购可能成为下一个爆款的作品,可能是他们大的遗憾。
2015年全球倒掉的手游公司不计其数。在未来的几年中,更多的手游公司都将面临Rovio这样的困境,手游这行不能温柔地走进良夜,也指望着一个IP养活自己五六年,事实上这行也根本没有良夜可言,夜幕降临时,跟不上的人就会无声无息地消失,等不到下一次太阳升起。?

既然现在有对他指名道姓、有凭有据的举报,纪委和上级部门就应该对其进行调查,把上述疑问搞清楚,而不能只靠他本人或亲属自说自话。

一个人名下有上百套房产,不是富豪也不是开发商,而是检察院工作人员。近日有网帖举报,江西南昌市高新区检察院“职务犯罪科副科长”徐林保及其家人名下房产多达380多套。媒体记者调查核实后发现,其中至少83套属实。另有自称徐林保外甥的陈先生表示,举报不完全属实,徐家100多套房子是有的,但都是之前贷款炒房买的,购房资金来源为徐林保当年经商与其妻多年经商所得。而高新区检察院的新回应是,徐林保的职务不是副科长,只是普通工勤人员。

无论如何,一个司法机关的公职人员,名下有至少上百套房产,且是在房价涨幅全国领先的南昌,一举超越了之前“房氏家族”所有成员,也超出了很多人的认知范围。惊叹之余,人们很自然会追问:这些房产是从哪儿来的,是不是合法财产?

当然,我们不能搞有罪推定,看到一个公职人员拥有很多财富,就认定其肯定有问题。如果这些房产跟他手中掌握的权力无关,且来源正当,合法合规,也没有太多好非议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