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有一样礼物送给你,把贪污腐败的金钱欲望归罪于穷困生活的艰难

一部小小的手机里竟存储着几千个商家老板的手机号码,对于孙健来说,这些号码是一种可以将职权与利益连在一起的工具。2002年至2014年间,他正是通过这些手机号码,利用担任江苏省淮安市政府副秘书长,行政审批中心主任,商务局党组书记、局长的职务便利,先后敛财160余万元。近日,经江苏省淮安市检察院提起公诉,该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孙健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50万元。受贿犯罪所得赃款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那时他们刚刚考上大学,他是从偏远农村出来的孩子,她也是,当他们被嘲笑是乡下人时,他们总是会相互安慰,久了,两颗心就近了。

孙健在忏悔书中说道:“我对钱过分看重,是因为穷怕了……”。把贪污腐败的金钱欲望归罪于穷困生活的艰难,其实是为不轨行为寻求一个心理慰藉。“穷贪逻辑”是心中欲望遮盖住了良知,自以为机关算尽,但终究是掩耳盗铃、难逃法网。

和所有小恋人一样,他们起打饭,起逛公园,钱不多,大多时候,她和他要泡在图书馆里,写写小纸条。人虽然穷,爱情世界里的光芒却是一样的。他和她,就那样自然而然地爱了。

“生活所迫,穷困让我无法正常履职。”许多贪官在“落马”时都这样说。这其实是一种自我催眠,是对良知的催眠、对党性的催眠、对气节的催眠、对追求的催眠。这些人丢掉了操守、丢掉了忠诚、丢掉了志气、丢掉了理想,淹没在金钱欲望的浪潮里。

因为都穷,所以和别的恋人比起来,少了电影院里的亲密拥抱,少了情人世的神密礼物。他极少给她买东西。有一次她看上一副红套。10块钱,他摸了摸兜里,只有7块,于是只好尴尬地笑笑。后来,她买毛线织了二副。都是红手套。值吧?他把她搂在怀里,发誓要对她好一辈子。

人穷心不能穷,从政需心有所崇。许多“落马”官员在刚入官场之时,也是过着穷困的生活。但是因为那时只有“为人民服务”的心,便不会觉得生活的清贫给工作带来了牵绊。“心中有颗常青树,便世间都是希望。”心放在哪,行动也会往哪靠。为官要修养身心、开放眼界,不让“心”穷困而远离清廉。

大三时,他们出去打工,情况好一些,因为做家教,他有了一点钱。这次,他用自己两个月的薪水为她买了一条项链。因为有一次逛商店时,她盯了那条项链好久。当时他就说,我有钱了会买给你。那是条银的链子,非常精美的做工,戴在她的脖子上真的好美。她不是一具特别好看的女孩子,可是有这条项链后显的别校样美丽。不久正好是她的生日。作为生日礼物他送给了她,而她说,我也有一样礼物送给你。

人穷义不能穷,党员干部要保持对党的忠诚。背弃党的信任而贪污腐败的,是对党性的亵渎。习近平同志曾指出:“坚持对党绝对忠诚,必须对党高度信赖,做到热爱党、拥护党、永远跟党走。”作为党的领导干部,要时刻谨记党的教导,在工作中事事为戒。要自觉把维护党的形象当作义务,不拿百姓一针一线。要把对党的忠诚作为党性修养的第一要义,不做对不起党的培养之事。

她送给他的,是她的第一次。那天,在一具简陋的小旅馆里。她和他,缠绵得那么动情。他说,我一辈子会一辈子对你好的,让我们相爱一辈子吧,不论何时何地,不论谁将来有多大能耐,好不好?一辈子,我们不分开。她把自己的身体蜷进他的身体里,泪流满面。她相信这个男人会对他好的。

人穷气不能穷,为官当有“不食嗟来之食”的气节。许多官员初都是分文不取,但随着身边的诱惑越来越多,慢慢放下了信仰,进而一步步陷入泥潭。古人为官,以清正廉洁为尚,公仪休不受鱼、子罕以不贪为宝、羊续悬鱼拒礼,不拿无理之物,不取无义之财。为官也不能随波逐流,与商人狼狈为奸,当有“出淤泥而不染”的坚定,争做“气节官”,不做“财迷官”。

两个月后,她恶心呕吐……她怀孕了。这是件可怕的事情,她找他商量。怎么办?做掉吧,他说,我们还是学生。校方知道了会开除我们的,我们明年就毕业了,不要冒这个风险。不!她执拗的说,我要这个孩子。因为这是我和你的孩子,因为我爱他,我一定要他。

人穷志不能穷,为官一方需胸怀天下。汉代桓宽写到:“不为穷变节,不为贱移志”,任何的贫困,都不能改变人的志向。当官更不能局限于个人的一时得失,应胸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豁达,把个人的利益放在党和国家、百姓的身后。若是为了改变一时生活贫困而踏入“金钱窝”,带来的将是一生的志向穷困。

一个月后,她办了因病休学手续,然后带着肚子回了家乡。他几乎每天写信问她的情况,到他大学毕业地,孩子出生了,是一个男孩。

我也有一样礼物送给你,把贪污腐败的金钱欲望归罪于穷困生活的艰难。“穷贪逻辑”是腐败者为贪污行为而找的借口,其根本原因还是心志不坚、品德不稳。若能把一时的物质穷困当做一场修炼,带来的将是一生的精神富裕。

她没有再回来上学,而他留在了大城市上海,本来他可以回山区的,因为她在那里等他。她没有告诉家里人,她一个人带着孩子,给一个小公司打工,挣的钱仅能果腹,她在等他毕业,然后一起过日子,可是他没回来,他说上海机会多等有钱,我会接你和孩子出来的。

这个诺言,他没有实现。

实际的情况是,他只回家看过她一次,发现她变得难以入眼,碎乱的头发,眼角有没来得及擦拭的眼屡,穿的衣服极邋遢,上面还有奶渍。小孩子乱哭着,和衣冠楚楚的他相比,她就是一具还没有走出大山的女人,他一阵阵地害怕。真的还要她吗?真的还带她走吗?

她还是那样依赖他,问他在上海怎么样了?他说混的不好,你再等等。他是撒谎了的,那时,他已经是一个部门的经理主管了,月薪可以拿到7、8千了,而她只有几百块钱,临走时还拿一千块给他,说,你在上海开支大,拿着拿着。他的眼泪要决堤,知道自己负了这个妇人,上了火车,他打开那纸包,是散乱的一千块钱,大概是她凑了好多零钱才凑够的原因吧。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