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颜不再,老警长吗

www.4008.com,初见这个电影名字,会让人误会为一部家庭伦理片,观影的过程却是叫人屏气凝神分外紧张的,直至看完思索良久才算是有些领悟,后又看了全剧本,不知为何翻成了这样一个误会的名字,不过比起港译的“二百万夺命奇案”还是强了不少。
这是一部被打造的节奏非常紧凑充满压迫感的犯罪片,但是又不能止于犯罪片类型,就像《驱魔人》不只是一部恐怖片,《沉默的羔羊》不只是部犯罪惊悚片,科恩兄弟为我们精雕细琢出了一部蛮荒西部的景象——这听起来有点矛盾,哦不,他们必须精雕细琢,必须在每一个房间,在每一次无情杀戮,每一声叹息的心跳,每一处烈日炙烤的阴影,每一个等待死亡的眼神中,他们放置让观众恐惧的东西,那就是邪恶——时而张牙舞抓,时而潜伏等待——纯粹的邪恶!
哦西部,是的,确切无疑——德克萨斯,西部牛仔。但是并没有神勇的警长,粗俗脸谱的逃犯,温柔坚强的女郎。很久,很久之前就没有了,那是老警长所怀念的,那个不用配枪的时代,父亲和祖父的年代,那是什么时候呢?约翰·维恩在《双虎屠龙》中开出了西部牛仔的后一枪,这里已经不再需要以暴制暴,他黯然退场,律法秩序已经到来,从此这里是文明世界,不再是法外之地;《西部往事》中的口琴小子枪起人落,拂衣而去,善良勤劳的人们会建设起自己美丽的家园。
可是,可是我们好像太一厢情愿了,我们太乐观的估计了人心之向善,欲望摧毁秩序,混乱带来邪恶。就这么简单,我们固守的美好生活轻易就被打破了,被一伙法外之徒——一个爱贪便宜的牛仔,一个冷漠无情的杀手。
卢韦林·莫斯,他可不是什么被卷入犯罪事件的倒霉蛋,贪婪使他踏出了危险的一步,黑吃黑,他很熟悉毒贩那一套规则,一箱子钱财却落得了被长途追杀的命运,但是他并非大呼小叫战战兢兢的夺命狂奔,他还反抗,对,他还想要反抗,他想当一只凶猛的狮子,而不是只等着吃点残羹剩渣的秃鹫,他是一个倒霉的家伙么?不,他早就等着跳下这条暗河了,如今终于等到时机而已。
安东·奇古尔,喔,让人印象深刻,他的眼神像恶魔般,时而冷漠时而狡诈,什么也不在乎,不管是勒毙警官,还是高压氧气罐取人性命,毫无仁慈,人类在他眼里就像牲畜一般,用高压氧气直击脑颅,不就和杀牛一般么。
奇古尔是脸谱化的杀手吗?不,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冷酷无情,用投硬币戏耍别人的方式来决定一个人的命运,他知道什么是邪恶,并且坚定不移的选择了它。莫斯也是,为了独吞200万,小心算计,后甚至守株待兔准备反击,可还是丢了性命,谁叫他还有个老婆呢,在邪恶与邪恶的厮杀中,他不够残忍。
那什么又是纯粹的邪恶呢?莫斯和奇古尔选择了恶之途,即是选择了操控自己的欲望,他们选择了顺应人性的贪婪之欲,无关什么硬币,无关什么法例,只从自己的心愿——这点上奇古尔尤甚;他们不是混乱的魔鬼,那样充其量是疯子而已,他们懂得人类正道的法则,谙熟丛林的游戏,却大踏步的走在了践踏人类秩序的道路上,他们是理性的恶人,就如汉尼拔博士一样,但是又不如汉尼拔博士超脱,汉尼拔已然把自己凌驾于人类之上了,超越人类的他摆弄人就像人摆弄牲畜一般——这算犯罪吗?奇古尔貌似也是如此,用杀牛的方法来杀人,但是他后也不过是为了200万美元而已,贪图金钱,可笑的杀手啊,还以为能用硬币决定他人的命运,后却差点死在了一场意外车祸中,他也不过是风中的一根稻草罢了。
那什么又是老无所依呢?老警长吗?在他口中,他的父辈们都是正派的警长,这个地方曾经很平静,但是他却亲眼看到了很多无法理解的事情,近一个小子杀了一个14岁的女孩——他进毒气室的时候也毫无悔过之心,为什么?为什么有人能不为自己的罪行所忏悔?仁慈的主该怎么回答他?他这次更是见识了因为毒品纠纷的黑吃黑,宁静之地顿时血流成河,有些普通人被卷入其中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又怎么能不知道呢?在美墨边界的贩毒活动何时有过止息,警长们只过着粉饰的太平日子——当然没有人不想过太平日子——老百姓巴不得警察都失业了,这表示社会安定嘛。可他们不得不动起来了,老态龙钟,畏畏缩缩。“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用在哪个国家地区都也合适。
一个老头向老警长讲述了20世纪初这里的一个小插曲,一伙印第安人竟然冲入警长家抢劫并且还枪杀了他。好似在诘问老警长你难道忘了这里从来也不太平,安稳是用父辈的鲜血换来的。魔鬼来了,践踏人们一切传统而美好的道德,他们不是狂野的过境蝗虫,他们不是恐怖电影中的面具杀人狂,他们是意志坚定充满理性的人类,他们有血有肉,他们打从一开始就要抛弃脉脉温情的面具。
在影片的后,奇古尔用钞票诱惑了孩子,他是伊甸园的毒蛇!老警长只能无能为力的在梦中寻找安慰。他的父辈们在哪呢?那些西部的正直警长们在哪里?约翰·韦恩?加里·库伯?詹姆斯·斯图尔特?亨利·方达?他们都在银幕上,他们都在旧梦中,老无所依,无律之疆,传统不再!
这是一个寓言故事,也是真实世界的写照。西部也就是世界的缩影,这里曾经蛮荒,人们用血与汗,肉与骨建设了繁华的家园,构筑了人类的文明,而今人类在多变复杂的自由世界中又重新拾起了从前那套蛮荒之地的生存法则。这是人类文明的倒退,但是人类理性的进步吗?这是隐藏在全部犯罪追逐紧张之下的冰冷现实,理性构筑秩序,混乱构筑邪恶,但是理性的邪恶要如何去对抗呢?这不是一部电影能解决的问题,我们沉思吧……

——苏书风华笔墨,后庭尘埃。便天光云影,不与徘徊。纵三千里河山,亦四十年蓬莱。青丝染霜,镜鸾沉彩。仿:少年无奈,决意往来。亦明月遮盖,何需吟怀。若三千弱水尽,则六十年等待。两鬓斑白,朱颜不再。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