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抵御不住电信诈骗成本低、风险低、收益高的,他的生命像向日葵一样

他们抵御不住电信诈骗成本低、风险低、收益高的,他的生命像向日葵一样。底层弱者,往往经济贫困,但贫穷和犯罪并没有必然的联系。穷困并不可怕,怕的是好逸恶劳,不知勤俭,自甘堕落。

梵高为艺术而生,也为艺术而死。他是天才,是狂徒,是殉道者,是悲剧的主角,是大众画家。
他的画作奔放、热烈、自由,是色彩的狂欢、情感的狂欢、生命的狂欢。他尤其喜欢向日葵,人称“向日葵大师”。因为,向日葵是太阳的象征,也是旺盛生命力的象征。“无论多高多大,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来处”,这就是向日葵的精神。他的生命像太阳一样,是熊熊燃烧的;他的生命像向日葵一样,是灿烂辉煌的。
反映梵高生平、创作与故事的电影主要有4部:《渴望生活》,1956年美国拍摄,道格拉斯主演;《梦》,1990年日本拍摄,黑泽明导演,斯皮尔伯格制片;《文森特和提奥》,1990年美国拍摄;《梵高》,1991年美国拍摄,本片主要记叙他在巴黎近郊奥维尔度过的后10天。
文森特·梵高(VincentVanGogh,1853~1890年),19世纪世界伟大的艺术家之一,荷兰籍着名画家,但长年生活在法国。后期印象画派代表人物,与塞尚、高更合称为三大巨匠。
梵高生于荷兰南部布拉邦特省的格鲁特·曾德特镇,毗邻比利时,是新教牧师泰奥多勒斯·梵高和安娜·科妮莉娅·卡本特期的长子,祖母是瑞士人,外祖父是着名装帧师。他有3个妹妹、2个弟弟。比他小4岁的弟弟提奥是他一生的知己,他大的支持者和崇拜者。
梵高是一个自学成才的天才画家,据说因为不会拉丁语和希腊语,将他永远拦在了大学校门外。但他从小就受到艺术熏陶,又有极高文学素养,这使他具有很高的艺术鉴赏力。梵高喜欢伦勃朗、米勒、杜米埃,他用自己的画笔描绘农民、工人、社会底层人。他摒弃了一切后天习得的知识,漠视学院派珍视的教条,甚至忘记自己的理性。在他眼中只有生机盎然的自然景观,他陶醉其中,物我两忘。他视天地万物为不可分割的整体,用全部身心拥抱一切。
梵高少年时代曾于家乡泽芬伯根寄宿学校作早的图画。他早年经商,在画店里过当店员,这算是他早接受的“艺术教育”;后热衷宗教,进而成为一名传教士,1880年以后才开始正式学习绘画。他来到“世界艺术之都”巴黎,1887年经弟弟提奥介绍结识了贝尔纳、西涅克、德加和高更等画家。其早期作品受印象主义和新印象主义画派影响,开始醉心于色彩的运用,代表作有《食土豆者》、《塞纳河滨》等。他曾两次在咖啡馆和饭馆等劳工阶层展出自己的作品。
梵高虽然一生坎坷、遭遇悲苦,而且思想突兀、举止怪异,但是他生性善良、同情穷人,对一切生灵都充满了基督徒式的“同体大悲”。为“抚慰世上一切不幸的人”,他曾自费到比利时的一个煤矿区去当过传教士,跟矿工一样吃差的伙食,一起睡在地板上。矿坑爆炸时,他曾冒死救出一个重伤的矿工。他的这种过分认真的牺牲精神引起了教会的不安,终于把他撤了职。这样,他才又回到绘画事业上来。
不久,他厌倦了巴黎生活,来到法国南部普罗旺斯的阿尔勒城,开始追求更有表现力的技巧;同时受革新文艺思潮的推动和日本葛饰北斋的“浮世绘”启发,大胆探索自由抒发内心感受的风格,以达到线和色彩的自身表现力和画面的装饰性、寓意性。代表作《向日葵》、《邮递员鲁兰》、《咖啡馆夜市》、《包扎着耳朵的自画像》、《星光灿烂》、《梵高在阿尔勒卧室》、《欧韦的教堂》等,都包含着深刻的悲剧意识以及强烈的个性和形式上的独特追求。
梵高全部杰出的、富有独创性的作品,都完成于他生命中后的6年。他一变曾经的低沉而为响亮和明朗,好像要用欢快的歌声来慰藉人世的苦难,以表达强烈的理想和希望。他曾说过:“只要活人还活着,死去的人总还是活着。”他的艺术生涯虽然很短暂,但这位极端孤独、无比热忱的艺术家,因其才情喷涌、勤奋创作,留下了大约850件油画和数量更多的素描,以及情感洋溢的大批书简——寄给弟弟的亲笔信。
虽然当时他的作品很难被人接受,甚至被大家当做疯子看待,但后来对西方20世纪的艺术有深远影响。法国的野兽主义、德国的表现主义以及20世纪初出现的抒情抽象主义等,都从他的主体在创作过程中的作用、自由抒发内心感情、意识和把握形式的相对独立价值、在油画创作中吸收和撷取东方绘画因素等方面得到启发,形成了各自不同的绘画流派。
梵高很晚才作为一位极具个性化的画家而崭露头角,距他去世时只有两年。他的运气没有毕加索那么好,直到去世前不久,才有比利时画家安娜·博赫以400法郎的价格买下了他的《红色葡萄园》,这是梵高生前卖出的唯一一幅油画,现存莫斯科。此外,1882年梵高的叔叔向他订购了一些海牙景色的素描,1885年艾恩德霍芬一家人为餐厅订购过一组四季图。
1890年7月,梵高在巴黎郊区瓦兹河畔奥维尔城因患精神病而开枪自杀身死,年仅37岁,与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大师拉斐尔同寿。因为他不愿再增加别人的负担(尤其弟弟提奥,他长期在经济和精神上支持哥哥)。可是6个月后提奥也跟着病逝。人们说:“他是为梵高而生。”兄弟俩被埋在一起。
梵高死后,他的名气却越来越大。随着作品在各地展出和书信的公开,甚至传记的出版,他在全世界逐渐家喻户晓,俨然已成为受宠爱的画家之一。他生前穷困潦倒,而死后,其作品竟成了亿万富翁炫耀的资本!他的画是国际艺术品市场拍卖高价的:1990年《加歇医生像》以825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日本收藏家,这也是多年里世界上卖价高的艺术品(直到2004年毕加索的一幅《拿烟斗的男孩》在英国伦敦苏富比拍卖会上卖了1.04亿美元)。1987年《鸢尾花》卖了5390万美元的天价,震惊世界,也引起一些争论。同年一幅向日葵卖了3950万美元,1998年一幅没有胡子的自画像卖了7150万美元。


随着6名犯罪嫌疑人的全部落网,山东临沂徐玉玉被骗案已经告一段落,但连续发生的大学生被骗案依然让人不能释怀。有评论认为,犯罪嫌疑人因为贫穷,游走在法律边缘,不择手段积累财富,是贫穷里的“底层互害”。

近些年,中国社会底层弱者的暴力犯罪屡屡见诸媒体,甚至有人危言耸听,说中国人进入了互害模式,成了一个“互害”社会。“底层互害”似乎成了时髦词汇,我不知始作俑者是谁,但想追问:真有那么多“底层互害”吗?

底层弱者,往往经济贫困,但贫穷和犯罪并没有必然的联系。相反,很多经济贫困的地方倒是民风淳朴,人民勤劳肯干。穷困并不可怕,怕的是好逸恶劳,不知勤俭,自甘堕落。徐玉玉案6名嫌犯,基本上就是这样的典型。有嫌犯不给父母一分钱,还经常伸手向父母亲戚要钱。他们没有耐心好好工作,只想铤而走险、快速致富。这些群体的特点是:年轻、学历低,不务正业、浑浑噩噩。懒惰和恶习是穷困的好朋友,勤劳和节俭是它大的敌人。他们害的不是穷困病,而是“懒病”、精神“穷困”病。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