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爸匆匆撂了电话,一大批判客官伴随着华夏电影商场的前进同步成长

“中国电影已经到了必须通过质量提升来实现产业升级的阶段。”在日前的第二届中国电影新力量论坛上,针对有些人提出的票房滑坡“拐点论”,多位业内人士表示,中国电影的发展需要产业本身转型升级的“新力量”。

父母在哪,哪里就是家

年初至今的电影市场,呈现出微妙的态势。一方面,主流影片《湄公河行动》突破10亿票房大关,被赞为奇迹;另一方面,个别月份出现了单月票房负增长,引发社会关注。有人悲观地认为,中国电影出现“拐点”、遭遇“寒冬”,其实这并不符合实际。事实上,今年的电影市场虽然增速放缓,但仍然保持着多年不变的增长状态,不仅远远高于北美、欧洲等其他地区和国家电影市场的增幅,也高于中国国民经济整体增长幅度。

时间:2016-09-23 14:28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电影市场增速放缓,本身有着多重因素。首先,去年作为电影公司营销手段,意在降低票价吸引观众的数十亿元“票补”资金在今年退出,让市场冷静了很多。其次,互联网对院线电影的冲击,比以往更加强烈,网络电影、网络电视剧、网络直播发展迅速,影片院线上映与网络播出的窗口期日益缩短,都为观众选择互联网观影提供了更多理由。而这些变化,也为中国电影吸纳“新力量”带来了机遇。

原本,文章标题定为“爱的人在哪,哪里便是家”,后来,我意外的接到我家老男人的电话。忙于生活,从不主动给我电话的父亲,只问了一句“中秋,回家过吗?”

机遇来自中国电影市场的逐渐成熟。经历了产业化改革以来的第一轮市场培育后,一大批观众伴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的发展一起成长,他们对中国电影的艺术质量有着更高的期待。同时,电影年产量700部左右,市场投资主体1500家左右,全国银幕总数近3.8万块,观影人次同比增长12.3%,市场容积率达年400部左右……所有这一切,都决定了中国电影要实现更健康、更长远的发展,必须不断地吸收电影新力量,以高品质吸引更多观众走进影院。

鼻子突然有些酸,一时之间满满的话忘记了怎么说,当我想起的时候,父亲匆匆撂了电话,又奔向生活。于是,愧生了今日的推送——“父母在哪,哪里便是家”

中国电影发展需要的新力量,不仅包括年轻的电影创作者和从业者,任何在电影语言、电影技术、电影管理方式等方面有所创新的创作者和从业人员,都应当被纳入中国电影新力量的范畴。这其中,既有青年创作者对先进电影技术的应用,也有老一代对传统电影拍摄方式的二次创新;既有青年人对先进电影工业管理体系和方法的学习借鉴,也有老一辈电影工作者对中国电影发展规律的现代性改造。

假期太短,里程太远,钱包太扁,渐渐拉长了家的距离

曾几何时,人们在谈论中国电影导演队伍时,用“青黄不接”来描述人才匮乏的尴尬;在谈论电影的资金来源时,用“四处化缘”来表达窘迫。今天的中国电影市场上,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公司纷纷进军电影行业,中影、上影、华谊兄弟、光线影业、博纳影业等传统电影企业也仍然保持着旺盛的创作和生产能力;乌尔善的《寻龙诀》、陆川的《九层妖塔》、周星驰的《美人鱼》和即将上映的张艺谋执导的《长城》等,让人惊讶于中国电影工业水平的迅速提升;年轻一代的贾樟柯、曹保平、韩延、薛晓路等导演,也在努力将现实主义的电影语言和观众审美需求相结合,推进传统电影表达方式的升级。

疲疲惫惫,辗辗返返,是忘了回家的路吗?

今天,中国电影的观众越来越多,对电影消费的需求越来越多元和旺盛,人们有理由对中国电影的未来充满信心,因为新力量的生长令她始终葆有青春。

你知不知道,有一个人,数着你一次次回家的次数

老太今年96了,一把老骨头,身子越来越瘦,多想她能够活过百岁,只是不知道时间能不能等人。老太唯一亲的是三姐,她从小长在老太身旁,有一种亲到血液里的情。老了,总是遭人烦,老太唯一盼,唯一坚持的,就是盯着家门,盼着她爱的外孙女回家,看看她,陪她唠唠,说一些家长里短,这便是大的满足。至于花钱买东西,老了,还能吃几口?

三姐总说她忙,我也知道,她确实很忙,每一晚拖着疲惫的身子要九点才能下班,回到家十点,简简单单的收拾就要十一点,第二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记不清她几次说要回老家陪陪老太了,只是每一次都等到了过几天。过几天?是几天?

“要求并不高,不要你花钱,你花个时间,回来,陪我吃一段饭,说说你的事,便好。实在不行,我把我攒的钱给你,好吗,我的孙女。“

这是第五年,我已经五年没尝到在家过中秋的味道了。是不是还像往年一样,父亲下厨,母亲和我兄弟俩围着桌子包饺子?只是这五年少了一个人,是不是多包了一份量的水饺,冷藏在冰箱,等着我回家煮?

半个月前,我告诉我妈,中秋我看看回家吧,我能听出电话的那头,浅浅的笑容盈满她额头爬满的皱纹。后来,我哥说,当你昨儿说回不来的时候,咱妈连鸡也不杀了,赶集买得菜也少了很多,好像又老了几岁。

今年,母亲的身体一直不大让人放心。大学四年,那时离家近,中秋,也没想那么多,浑浑噩噩的潇洒;毕业,走得远了,每每念及,总觉得多了一份亏欠。我知道每次回家,母亲还是会问: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