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相信抗战初期日军队伍中有女兵,多少爱恨心头转

不相信抗战初期日军队伍中有女兵,多少爱恨心头转。春愁 冷风撩人心绪,醉了满江泪。 春风吹绿杨柳岸,又是一年姹紫嫣红。
步履颤,心头恨,何时解春愁。 飞雪
一年一岁白雪飘,伊人风韵存。子夜风雪飘,卯晨炊烟散。
愿闻日夜共度良宵,多少酸甜苦辣。 念一分,恸一分。 黄梁梦
因因果果起起伏伏,难堪初夜凉。 与伊采得红豆归,共刻相思。今夜浮萍几许?
跌跌宕宕曲曲折折,欲比人蛇情。 难得共饮相欢酒,一宵鸡鸣。又是黄梁一梦。
圆月 月圆然阴寒,丝丝风来吹人愁, 夜来寂寥无人语。
斟酌美酒对饮清月,独醉庭院中。 春雨 江边亭上细雨落,孤赏杨柳飘飘。
水雾缓及四方天,独行旧路懵懵。 多少来回多少泪。
转了个春夏秋冬,转不回依稀当年。 采花 万花采一朵,方与美人配。
那日伊人回眸笑,心神出窍归时晚。 相思早如十指破,长夜未断绝。 夏雨
夏雨浓,了却个往事。 前尘存作今日忆,多少爱恨心头转。
屋蓬雨敲利,声声剜心肉。 梦呓语,一朝天荒早是空。 冬雪
窗外雪映屋舍明,冬风缝中吹人凉。
佳人何处来,肤如雪色面如云。冬雪积,相思泪,念念痴与谁?
偏心难怨伊人,唯是寸寸情。

9月25日,乔沟伏击战,陷入八路军伏击圈的千余名日军全部被歼。战斗结束后,一一五师随营学校在上千名群众的帮助下,打扫战场,掩埋烈士遗体,清理各种战利品,连续搬运了两天。

战后一一五师主力转移到冉庄、上寨、下关一带进行休整。十余里长的乔沟公路上,塞满了被击毙的日军尸体、被烧毁的汽车、马车和被打死的骡马,还有不少散落的食品等零星杂物。附近村一些胆大的群众进入乔沟开始“捡洋落”。他们各取所需,有的捡从未见过的日本饼干、罐头吃,有的捡起日军钢盔拿回家当尿壶,有的拆卸汽车门回去捣水桶,还有雨衣、斗篷等,凡是能吃能用的东西都尽量往回拿。在小寨村西公路上几个人发现了一些梳子、镜子等物件,都是女人用的东西,他们还笑骂日本兵“臭美”,“大男人用这些干什么?”还有一些圆形的小瓶子,拧开瓶盖闻到刺鼻的香味,他们不知道这是女人们用的香水。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