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008.com】即使是终 也要暗淡于自己初的光明,爷叔就住在我们同一条横弄堂内

秋时落叶思归 无垠处 也只道永恒是一种寂寞 心思生白发渐老 怎堪往事的轻烟
虚无里 我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缥缈 飞翔在那陌生而又熟悉的天际 冰封的王国
是谁的思念触及你所肆掠的家园 是否寒冬也将畏惧自己的寒冷
在心中尘封着那一丝后的温暖 时光的影子 也唯恐留不住这一生飘零的轨迹
顷刻间便更改了那些曾经所谓的永恒 是隐藏好的所有的昨日
在依稀时又模糊了虚幻的真实 万籁的黑夜 请允许我作为一颗行色匆匆的流星
即使是终 也要暗淡于自己初的光明

小时候我们住在静安区一个叫斯文里的弄堂里,每天,我都和哥哥去离家不远的新闸路大通路口的一个流动报摊排队买一份新民晚报,那是父母交待我们兄弟每天必须要做的事情。那天,跟往常一样我们刚买好了报纸要想回到家里去,在横弄堂的弄堂口被一个爷叔叫住了:“小朋友,报纸让爷叔看看好吗?”爷叔就住在我们同一条横弄堂内。我和哥哥相互看了一眼,有些迟疑。

“我就翻一翻,马上还给你,好吗?”爷叔可掬的笑容让我和哥哥很难拒绝,我把报纸递给了他。

爷叔靠着墙边看起了报纸,我们哥两个和弄堂里小朋友一起玩起了游戏。忘情的嬉耍后让我们突然想起了报纸的事情,爷叔却不见了。

四处都找不到这个无耻的爷叔让我们惊恐不已,没买到报纸或者弄丢了买到的报纸无疑都要被严厉母亲的一顿痛打。手足无措让我们感到恐惧和无助,我们想到了慈祥的外婆,她的垂怜和包庇总能让我们躲过一次次类似的灾难。

外婆很快给了我们弟兄几分钱,我们疯了似的向一公里以外的新闸路西藏路一家报摊狂奔而去。

沉重的夜幕已缓缓落下,昏暗的路灯下哪里还有报摊的踪影,疲惫、饥渴和绝望让我们觉得回家的步履瘫软而沉重。

黑暗笼罩着四周的一切,树影婆裟让我感到一阵阵莫名的恐惧。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