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早期海派文学中,习惯了在青春的日子里没有青春【www.4008.com】

20世纪20年代以来,正当左翼文学风靡文坛时,中国出现了现代主义倾向的小说流派,主要体现都市的声光化电,描绘五光十色的都市生活,其中以上海为主。上海本是临海的市镇,元朝开始建城,明末清初之际渐渐呈现其商业优势,鸦片战争失败后被迫开埠,西方各国纷设租界,因此也让上海呈现其摩登、现代化的特征,而上海文人笔下的作品,更以其声光化电、速度与情欲交错的视觉印象,攫获了众人的目光。
中国论文网 海派;都市文学;空间想象
自从1934年上海成为通商口岸以后,上海就一直被看作世界的经济中心,并被赋予了类似伦敦、巴黎、纽约等国际都会的意义,却也因此,上海很少被单纯地当作中国城市来看待,尤其在文学层面的表述中,往往是以取消上海作为东方城市的属性来进行描述的。
在早期海派文学中,尤其是新感觉派在表达上海这座城市时,似乎极力突出上海在物质与消费性方面与西方国家的趋同,并采用都市生活自身来体现都市的声光化电。由于对上海的描写大都来源于对物质消费的想象,所以关于上海中国性的一些诸如乡土性、传统性的内容统统都被抛弃。就像张鸿声教授说的那样:“它抛弃了传统/现代的时间线索,而是在共时性的空间结构中架构起西方/中国图影。”因此,唯有“去”上海本土性的做法才可能呈现上海趋于国际的现代性物质与消费场所。正如张鸿声教授所说:“由于其辉煌物质文明的迅速建立与繁荣,其自身作为后发国家的特质与历史逻辑难以为人体察,而横向的‘移植’逻辑明显跃居纵向的‘继承’逻辑之上。”新感觉派的创作正是这样。
一、对西方的想象
在早期海派,尤其是在新感觉派的小说、散文中,扑面而来的西方情调比比皆是:汉弥尔登旅馆、白马牌威士忌、爵士乐等等。比如,在穆时英的《被当作消遣品的男子》中,男主人公与女伴“在柳影下慢慢地划着船,低低地唱着Rio
Rita,也是件消磨光阴的好法子。岸上站着那个管村的俄国人,悠然地喝着Vodka,抽着强烈的俄国烟,……,有可爱的歌声来了,用女子高音哼着Minuet
in
G的调子”。这种情形,正如龙居所说:“上海文豪,下笔却为‘神秘的餐厅’、‘兆丰花园’、‘霓虹灯’、‘考而夫’、‘甘地诺珊’诸如此类带译名、带绰号的‘海景’……青年作家所投寄的小说,却十之七八是在海景中心翻筋斗。”
弗朗斯西?纽斯特曾说:“广义的异国情调来源于种种心理感受,它通常表达人们想要躲避文明的桎梏,寻找另一个外国的,和奇异的自然社会环境的愿望。它有助于滋养一个人美好的梦想,这个梦想是遥远的、陌生的和神秘的。另一类出于某种行动需要的异国情调,具体表现在对探索、冒险和发现的嗜好。”按照这一说法,早期海派的西方情调或许是建立在对西方国家的热情当中,而这些西方国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法国。这一情形,或许与大部分的海派作家对法国文学的热爱及其学习法语的经历有关,这些作家包括施蛰存、刘呐鸥、徐霞村等。据吴福辉先生的说法:“早期海派小说家都十分热爱法国公园这个地方,纷纷把它写进书里,如章克标《银蛇》、林徽音《春似的秋》、《秋似的春》,曾今可的一个短篇集即径直题为《法公园之夜》。”事实也确实如此,像徐霞村的《L君的话》是以巴黎为背景的;刘呐鸥的《热情之骨》写的是法国人比也尔的思乡之情;还有黑婴的《当春天来到的时候》中描写到的“少女用着流利的法国语跟着一个青年在说着话”,像这样涉及对法国的异域情调的想象比比皆是。
除了作者中大部分具有法国留学经历或者学习法语的背景外,法租界其物质消费性特征是主要原因。法租界的建设相对于公共租界来说更为严格,并一直保持着高端住宅与娱乐消费兼并的特征。所以,在以消费为主的含义中,法租界在物质层面的消费意义比其他地区更加明显。因此,在早期海派对上海的西方想象中,巴黎首当其冲,这一点,从世人把上海称为“东方巴黎”也可以看出。
二、弥合人群关系的共有空间
在早期海派小说的写作场景中,故事经常被置于社会公共性与流动性比较大的场景中,比如夜总会、跑马场、特别快车等等。茅盾在其发表《都市文学》中这样描述过:“上海是发展了,但发展的不是工业的生产的上海,而是百货商店的跳舞场电影院咖啡馆娱乐的消费的上海。”按照左翼的视点:与工厂、办公室等生产性空间相对立的场所即为消费场所,并带有某种阶级体现,因此,出入这些场所的城市人则被赋予某种阶级性的符号。但是,早期海派所进行创作的是一种空间意义上的现代性想象,其潜在含义是为了获得某种意义上的西方性,而不仅仅是“消费性”。
自1856年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西侨与中国人开始混居,出现“华洋杂居”的情况。1928年,上海所有的公园开始对中国人开发。除此之外,上海的娱乐与消费设施也不仅仅限于对外国人开设,也为中国人开放。因此,西方性之一,就是这些场景的公共性。这让作家们直接获取了在对西方表达上的便利。在这些地方,所有聚集来消费、娱乐的人们都具有同样的消费性质。这里不仅有富商、经理、公司职员,也有姨太太、舞女、妓女、嫖客,甚至还有乞丐、流氓、车夫,当然还有外国水手、商人、传教士等等。这打破了种族与阶级的属性,只是此地的一个消费人。刘易斯?科塞在谈及有关开放性问题时说过:“与贵夫人的沙龙不同,酒吧与咖啡屋不需要有特殊关系的人引荐便可进入,代替沙龙贵族意义的是它的广泛参与性,这导致一种人群全新的整合,并弥合了人群的原有的等级关系。”
芝加哥学派的帕克曾说:“个人的流动――交通和通讯发展,除带来各种不明显而却十分深刻的文化以外,还带来一种我称之为‘个人的流动’。这种流动使得人物互相接触的机会大大增加,但却又使这种接触能变得更短促,更肤浅。大城市人口之相当一部分,包括公寓、楼房或住宅中安了家的人,都好像进入了一个大旅馆,彼此相见而不相识。这实际上就是以偶然的、临时的接触关系,代替了小型社区较亲密的、稳定的人际关系。”这种个人的流动性,在海派小说中比比皆是,比如张爱玲的《封锁》男主人公与女主人公相遇在电车里;穆时英的《Pierrot》、《骆驼、尼采主义者与女人》、《穿墨绿衫的小姐》中的男男女女相遇在街头、旅馆,《夜总会里的五个人》互不相识的五个人会集在夜总会中;还有刘呐鸥的《两个时间的不感症者》,其场景设在跑马场、舞厅与餐厅。一般而言,稳定性场景中其人物的历史性内容以及人的各种传统关系将无可避免的出现,因此,正如张鸿声教授所说:“人际接触的表面性、短暂性、局限性以及匿名性,使每一个个体在人群中终失去了历史感,从而凸现出其平均性的意义。”所以,这些现象终指向的仍是西方性的特征。新感觉派在这一点上给予了上海与西方同步调的意义,其抹平消费人群东西方文化差异与阶级差别的意味非常明显。
三、都市空间的呈现方式
20世纪以来上海逐渐发展为贸易、金融、文化、消费和娱乐的现代城市。上海的繁荣与其半殖民地化的历史语境有关,上海社会混融异国景象和传统文化,发展为充满诱惑的国际都市。海派作家在这样的环境中也孕育出了他们独特的都市文化的表达方式。其中典型的就是以电影镜头透视都市空间。比如,穆时英在《上海的狐步舞》中:“上了白漆的街树的腿,电杆木的腿,一切静物似的……revue似的。把擦满了粉的大腿交叉地伸出来的姑娘们……白漆树的行列。”“椅子是凌乱的,可是整齐的圆桌的队伍。翡翠坠子拖到肩上,伸着的胳膊。女子的笑脸和男子的衬衫白领,男子的脸和蓬松的头发。精致的鞋跟,鞋跟,鞋跟,鞋跟,鞋跟。飘扬的裙角,飘荡的裙子。当中是一片光滑的地板。”这些场景的描写大的一个特征就是不完整性,全都是以电影镜头的方式来特写一个个断片。在这里,男子被肢解为衬衫白领、脸和蓬松头发,女子同样被肢解为翡翠坠子、笑脸、鞋跟和裙角,完整的人形是不存在的。这样的创作手法为读者提供了一种感官刺激的想象媒介,能够展现都市的繁华、富丽、妖魅、淫荡、享乐等复杂的层面。

生活就像剥洋葱,总有一片会让人流泪。月光清冷的那个晚上我爬上高树,森林一片寂静,我真想坐在树上慢慢等待直到青涩的果子转为艳红。当我想你的时候,你会不会也刚好正在想我。
蛙跳上正要沉没的月亮,忧伤地说:”怎么办?美丽的公主就要亲吻我了。””你不想变成英俊的王子吗?”月亮不解的问。”但愿这不会真的发生!我希望它只是个荒唐的童话故事,因为我还是比较喜欢我的癞蛤蟆小女朋友。”
流浪人的等待,错乱的城市,到处都是迷路的人。记忆不可信赖。温暖灯光的住所,日渐被遗忘。而我所能仰赖的,只是流浪狗的慈悲。
记住的,是不是永远不会忘记。我守护如泡沫般灿烂的童话,快乐才刚刚开始,悲伤却早已潜伏而来。
我跟每个普通人一样都有弱点,有冷酷、有自私、有虚荣心,道德只不过让我看清这些弱点,然后去抑制它,或者从身边的人身上学习优点。一个人的思想跟他的职业是不可分割的,不可能我做记者的时候是一个样,现实生活中又是另外一个样子,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如果文如其人的话,为什么不从做人开始呢?”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很多年前,我也想过自己不需要做一个完美的人,也跟人争辩过说,我只需要做一名称职的记者。但后来发现一名优秀的记者,在面对每一个新闻事件的时候,都需要先在自己心里的天平上称一称,然后你的弱点和优点在这个职业里面,什么都掩藏不了了。
“既冷静又保持关切,之后我尽量这样去做。许多事不是表面那么简单,那么善恶分明,不是义愤地指责可以解决问题的。那些在开始排斥、甚至有可能打击我们的人,也要给他说话的机会。”
我知道自己身上已经开始散发失败者的味儿,再这样下去谁都会闻出来了—在动物界,你知道,只要你散发出那样的味儿,几乎就意味着你没有指望了,很快,很快,就会被盯上,毫不留情的被扑倒在地,同伴会四奔逃散,甚至顾不上看你一眼。
人们声称的美好的岁月其实都是疼苦的,只有事后回忆起来的时候才那么幸福。
不要再纠结成绩,当一个人努力半学期然后还不如一个会抄袭的考得好的还有啥意义。其实关键是你已经是快毕业的人了。清华。如果我是上帝我都不知道该施舍给哪个倒霉的孩子。
英雄莫问出处。在经历了华盖云集的热闹之后,似乎正在开始揣度:谁是温酒斩华雄的草莽?
我的惶恐是,如果一个媒体,如果拥有的都是不必寻找就主动提供的线索,不必掘地三尺撬开他嘴巴,而是可以耐心等着你布好光的新闻当事人,有不用费力就可以问到的问题,有不用求证就可以主动提供的数字。那么,也就会有随之而来的,可以策划出来的现实吧。
青春,一半明媚,一半忧伤。它是一本惊天地泣鬼神的着作,而我们却读的太匆忙。于不经意间,青春的书籍悄然合上,以至于我们要重新研读它时,却发现青春的字迹早已落满尘埃,模糊不清。
这个年代的青春,无法被发掘,无法被品味,无法被正值青春的孩子们深深地印在脑里,刻在心里。人们强调青春的美好,却忘了美好的青春若不细细品味,那与垂暮之年又有何分别呢?
就连我自己都开始习惯这一切,连自己内心的变化都没有改变。习惯了在天高气爽的日子里未雨绸缪,习惯了在青春的日子里没有青春。这个世界,多看一眼都不行。一个人走在街上,心却在千里之外。脚踩着片片落叶,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对我来说,却如履薄冰。无处不在的竞争,我的心开始敏感,开始抽搐,生活中仿佛草木皆兵,我唯恐落后,害怕失败。因为落后了,失败了,就意味着自己会被这个社会淘汰。
善良,这是一个单纯的词汇,又是一个复杂的词汇。它浅显到人人都能领会,又深奥到无人能够定义。它与人终生相伴,但人们却很少琢磨它、追问它。
无论多么落寂和苍茫,那些身影总会过目不忘。总在不经意的年生。回首彼岸。纵然发现光景绵长了十六个年头。我把你们的故事收入我的音筒,放在生活之上,我的记忆之下。提笔伏案之年,窗边,是心灵奔向青春的黑色河流,突兀的世界。在年生里,我们因无知荒唐而美丽。
因此,在那个习惯于悲春伤秋的年代,你陪我看了多少个日薄西山的景致,我陪你看了多少个破晓阑珊的夜,我们彼此静默的坐着,不言朝夕。
别怪我太冷血,实情便是这样残酷——两情相悦时,你乐得付出,他乐得全收,你不感觉是牺牲,他不感觉你有多苦。爱情如果真是天平,相爱时真心与回应自然持平,不爱时,再多的付出再痛的牺牲不过是让轻的更轻重的更重。情事如此,事业生活也当如是。管它回收的是琼瑶还是木瓜,切切记住:甘愿做,欢喜受,别拿牺牲当口号。
简单的一个比方,一块玉,一元钱买到的,你不会将它看得很珍贵,一千元买到的,你自然会仔细收藏。不谈报酬,便永远将自己放在一元的水平线上,你不知道自己是否增值,也不知道是否有充实自己增值的必要,长此以往,不被埋汰也被饿死。
自我并不等同于自私,因为“我”的存在,别人才有被帮助被爱护的可能。“我”越自珍,爱情中越被重视,工作中越有能力,生活中越游刃有余。
男女情事如战事,不攻不守只知退让,自然全盘皆输。也许有的女人会说,输就输吧,反正甘愿交给他,青春,钱财,心,他要什么便取什么。自以为在爱情中扮足了伟大,却不知道,爱易脱口便易脱手,一次次的退让,已让他洞悉全部——言听计从,招之来挥之去,像极廉价雨伞,晴时扔到一边,阴时拿来蔽天,丢之不觉肉痛,有之不觉珍贵。这种女人,活该被他欺被他戏。

青春,一半明媚,一半忧伤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