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一高校拒绝快递员入校送件,也不知道现在的我应该怎么做

近日,微博上一则“只因快递公司未给学校交钱,合肥一高校拒绝快递员入校送件”的消息引起了广泛关注。对此,该校一位负责此事的何姓老师说:“我们没有拒绝中通快递进校,而是他们不愿意交派件费。”漫画/勾犇

嘘,不要吵醒这个安静的世界。

落霞朦胧,烟云浮沉,我眺望远处的光景只觉得时日过得飞快,伸出手,竟捉到了一片刚刚还在黄昏中摇曳起舞的枯叶,不知道它在为谁学少女起舞的婀娜曼妙。

我曾经在编织好的世界里落泪,混淆了我的所有感知,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做什么,也不知道现在的我应该怎么做,那个时候的我不懂得什么叫做挫折,也不渴望去领略外面的高处不胜寒,不过是傻傻地待在已经被编织好的世界里学习如何去说学逗唱。

这里叫做云镇,顾名思义,这里的云洁白而厚实,看起来就像是一朵朵乍开的棉花一样松软,让人有一种想要在其中滚上一滚,睡上一睡的欲望,定是舒服得紧吧?

这里是南方的一处小镇,好像不与外界相连似的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气质,淳朴而温情,内敛而精致。这里,十天一次绵绵细雨,一个月一次晴空万里,不过这里的雨出奇的柔和,淅淅沥沥,绵绵软软的。

所以我很喜欢在下着毛毛细雨的时候漫步在栽种着山茶花的道路一侧,雨水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打湿衣服的,因此可以不用打伞,不过这里的女孩子却很喜欢打伞,因为那伞面上涂画了精致的山茶花和清水芙蓉,如今这样的油纸伞已经快要销声匿迹了。

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只觉得所有的一切事物都不适合自己,譬如睡觉时身下坚硬难耐的竹席床,喝水的时候要去院子里打一些没有味道的自来水,屋子里几束昏昏沉沉的光线,我想我这是图什么?来这里活受罪吗?

来的第二天,隔壁豆腐铺的老板娘兴匆匆地跑过来,二话不说地拉起我的胳膊笑眯眯地指着一行不知道去往何处的大部队,经过一路上的交谈我才知道原来这里还是有早集的,耽误了一时半会儿可就没有什么便宜东西了,我突然觉得还挺好玩儿,这些人居然可以实在成这副模样?让我眼界大开。

老板娘说这里买东西真的很方便,叫我买一些摸起来滑溜溜的被褥和毛巾,以后可以睡得更舒服一些,我不禁朝她哑然失笑,看着面前被她挑来挑去的绣花被褥心里突然像是被开凿出一片泉眼似的流出了甘甜的蜜,我知道,这确实是一个有助于睡眠的好方法。

我们那里生长的牡丹又大又香,有的颜色红得吓人,我的院子里本就栽种了一片,天气温暖的时候就开得极美,大朵大朵的颇有一种豪放和洒脱的意味,我瞧着中意就另买了花盆移进去一株,放在阳光充足的窗台上为毫无生气的屋子里带来了许多颜色,添了一缕恰到好处的芬芳。

我在这里住了很久,知道了很多关于这里的习俗和风趣,我住的房间是一座有些年纪的单栋竹楼,对面是一片紧贴着修筑起来的青色竹楼,那上面有一双感情很好的青梅竹马,有时女孩子家里蒸了红豆糕就会跑到窗户外面那连在一起的台子上叫男孩顺着台子跳到她家里去吃,我时常在阳光下看书的时候见到这样的一幕幕,只觉得挺幸福。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