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后别忘了服药,小城宁静的一天

零七年小城下雪,是漫长宁静过后依旧宁静的一天。

婚后一个月,他回到城里继续做建筑工。她一定要跟来。于是,他站在高高的脚手架上干活,她在脚手架下给他和工友们煮饭。很少的一点伙食费,她尽力做出可口的饭菜。而每隔十来天,她定会包一次荠菜馄饨,她知道那是他爱吃的。

城北有小镇,挖地为渠,引水成河,河水空明如镜,倒映出整座小镇的宁静。河岸树自成荫,花鸟随行。雪落半空成霰,凝水成晶化做帘。

包馄饨那天,她要早早起来,赶去菜场买回一车小山似的新鲜荠菜,然后洗切。忙活一天,当晚上男人们疲惫地回来时,大锅里的馄饨正在翻滚。他狼吞虎咽地大嚼起馄饨,倍感幸福。晚上,他扳过她苗条的身子想亲热一下,可她痛得竟叫出声来。他这才发现,她的手腕已高高肿起。原来是白天她切菜切得太多,面皮也擀得太多了。他把她抱进怀里,发誓一定要给她幸福。

人聚人散,已至傍晚。天色暗淡下来,景色涣散而开,小城宁静的一天,下起宁静的雨点。

我走后别忘了服药,小城宁静的一天。后来,他从泥瓦工做到组长,又组建了工程队,终有了自己的建筑公司。如今,他的公司已小有名气,身边也有了太多诱惑。而她却老了,身材也不苗条了,跟他身边的无数美女比,土气而沉闷。他想,这段婚姻该结束了。于是,他给她存了100万,还在闹市区买了房子。然后,提出了离婚。她听到后,目光依然温柔而安静。可是20多年的夫妻了,他知道她内心在滴血。他觉得自己好残忍。

城南有山,山中有村,村有竹林环绕,渺渺如隔世。

她离家的日子到了。那天恰好公司有事,他说中午回来帮她搬家。可中午他赶回家时,她已经走了。桌上放着那套房子的钥匙和100万的存折,还有她写给他的一封信:爱情故事:

女孩从城南出发,追赶着忽明忽暗的光,走在路上遐想远方。列车抵达城北,雨雪纷飞,来来去去的行人,直到没了身影,才知道每个人也很宁静。

我走了,回乡下老家了。被褥都拆洗过,晒过了,放在贮藏室左边的柜子里,天冷别忘了拿出来用。衬衫在衣柜的上方挂着,袜子、皮带在衣柜下面的小抽屉里。我走后别忘了服药,你的胃不好,我托人从香港买了胃药,应该够你吃半年的了。还有,你出门总忘带钥匙,我留了一把在物业,下次再忘了就去那儿取。早晨出门别忘了关门窗,雨水进来会把地板淋坏的。我包了荠菜馄饨,在厨房里,你回来后,自己煮了吃吧……她的字写得歪歪扭扭,难看极了。可那些字为什么能一个个扎进他的心里?

小镇上有着流年中旧时的影像,有着时光勾勒在女孩脑海中旧年的印象,一眼望出悲伤。就如次第散开的灯光,风吹树林猎猎作响。嗅着地面上濡湿的芳草清香荡气回肠,曾经走过的路上有太多迷茫与彷徨。

他慢慢走进厨房,包好的馄饨整齐地摆在案板上,好像还带着她的体温。他忽然想起20多年前,他站在脚手架上干活,不远处的工棚里传来她剁馅包馄饨的声音;记起吃过馄饨后,他心满意足的表情;记起他说过,要给她幸福……他转身下楼发动了车。

寄居在朋友家,简单地交代,而后入住。打开窗,树叶带着满城寂静倾洒了一地。城南到城北,经过小镇,路过小河,还没来得及回忆,便没了踪迹。远方就以这样平淡的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闭上眼,世界变得漆黑,小城变得更宁静。在宁静的世界中沉沉睡去,任那四处飘荡的思绪。

半小时后,浑身汗湿的他,终于在火车站找到了她。他生气地说:“你要上哪儿?我上班累坏了,回家连口热饭都吃不上,你就这样当老婆?赶紧跟我回家!”他的样子很凶。她眼睛湿了,乖乖站起来,跟在他身后……

起得很早,只是睡不着,饱满却恍恍惚惚的一觉。浴室里,水流蔓延在肌肤上,女孩透过蒸汽看向镜面中的自己,清秀的脸上有着朦胧的忧伤。

在往火车站飞奔那一路,他才知道自己有多混,原来失去她就像被生生拆去肋骨般疼痛一一20多年的相濡以沫,早已将他们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出了门这才发觉阳光有些晃眼,于是她谢绝了朋友的好意,匆匆向前方走去。

是一家新开的奶茶铺,简单而有些平淡的装潢,怡人的奶香。女孩渐渐喜欢上这里的工作,喜欢上这里的宁静。

她感到奇怪的是小城北边的人似乎都习惯于午时间来访,于是早上无所事事地转悠,下午便没了空闲。忙到晕了头,却也快乐着。

她感到奇怪的还有一件事——总会有一个人从早到晚坐在同一个角落静静地喝着一杯永远喝不完的奶茶。身边是一朵从早到晚散发朝气的向日葵,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那么动情的画,有了淡淡的满足。

七天后角落里的人不辞而别。当女孩半晌等不到人时,想到的是这样一个词。与自己素昧平生的人,何必向自己告别。直到她终究想不出理由否认这词,也不知道有什么理由可以用到这词时,她放弃了思想上的挣扎。于是到了黄昏,她叹了口气,有些失意,但一天过得还是很开心。关上门的时候,她看见那人背着向日葵走来,是她意料不到的时间。

心情好了,莫名其妙开了门。她依然想不通自己怎么没有拒绝,便也不去想了。兀自坐在角落,那人只点了一小杯奶茶。女孩就这样木然地站在旁边,可以清晰的看见向日葵的角度,然后定定地看。那人喃喃自语,她才听明白是在讲故事,却怎么也听不明白讲了什么,越听越懵懂,索性继续愣愣看着。

那人离开时带着天边灰暗的颜色。她凝视着一杯奶茶满满的屹立在角落,冰块化作空荡的回忆——她愈发捉摸不透那人的心境。一直没有裱褙的向日葵微微泛黄,漫漶出不适合的凄凉。

走出店铺后女孩径直来到街市。好像只有黑夜会带来繁华,车辆混杂。她尽心保护着那幅画捧在手上有些惊慌。

挑选了一副淡绿色的框架,如释重负地从墙上轻轻取下。

第二天早早起床,脸上有着挥之不去的阳光。平淡生活了七天,再看看自己在城北的房间,有久别重逢的感觉。她将死灰复燃的画带到奶茶铺,一路引来不少目光在她身上停足。一位清秀的女孩,脸上笑容粲然展开,向日葵呼之欲出的朝气扑面而来。

女孩把画安安静静地摆在角落,便去无所事事地工作。时而抬头看看门外,时而期盼那人到来,继而慢慢地等待。才发现这样过日子,也是很充实。她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抬头,那人早已端坐在角落,饶有兴致地面向自己。突如其来的羞涩势不可挡,相向示好,付之一笑。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