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着常颖走了进去,萧芸儿简直就是温良

第一节 我不知我为何而生,我不知我为何而战。
当我第一次睁开眼,我就看到了这个画面:一个破荒的小区,每栋楼都布满了斑驳,破旧不堪,窗户也是陈放在那里变的昏黄。
好像好久没人住了呢。
说是这么说,我正处在许多楼中央的广场上,我的双手抓着两边的绳索,绳索连着的是秋千,我坐在秋千上,出神的看着眼前的楼,眼前的一切。
我的旁边,坐着冯龙飞,他是我的同学,高中同学,如今已经毕业,我们俩聚在这里聊天。
看似如此破旧的小区,广场上时不时走过几个人,这些人面无表情,走路的姿势都很僵硬,有的人还看我一眼但都从我面前走掉了。
冯龙飞在一旁玩着手机,没有注意一切。
这时我才想到,这是哪里?为什么我会在这?
我想着,这时候身后的马路上来了一群人,他们都骑着自行车,正往小区的西门口驶去,我回头一看,发现都是我的高中同学。
他们成群结队的干什么?难道是趁着没作业的暑假出去疯玩一番?
他们看到了我,都跟我打招呼,我也冲他们打招呼,冯龙飞这才从手机中走了出来,一脸憨笑的打着招呼。
此时,我脑海了蹦出一个想追他们的念头,但随后想想觉得很可笑,我没骑车,怎么可能追的上?
我低头笑了笑,准备荡起秋千,这时候突然发现,在车群的后面,跟着一个人,这人我只看了一眼,就把我吸引住了,我停下秋千,想仔细看看这个眼熟的人是谁,可是她骑的太快,根本看不清。
我急了,从秋千上跑下来,一路狂追,这速度,我觉得可以破世界纪录了。
冯龙飞专注的玩着手机,看我突然飞跑,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也跟着我奔跑起来。
我一直追的出了西门,在西门的前面有一个钉子路口,路口的前面是加气站,两边的路通往不同的马路,两条马路都是可以东西拐的。
车队停在路口,他们好像在谈论着什么,我猜应该是在往那边走做决定,那个眼熟的人,就停在车队后面。
我已经气喘吁吁,但是很想知道那人是谁,我吸气一口,跑了过去。
我刚到跟前,车队开始出发了,我心里不由得骂了一句shirt!
同学们的车队往左边的路走了,而那人却往相反的地方走。
我停下脚步,思考着怎么办,我急中生智,往同学们那里追去,快速追上后一个人,直接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拽到地上,我一看是殷俊航,道了歉,立马骑上他的车就追,冯龙飞紧随而来,看到我骑上了车,也仿照我把旁边一位拉倒,骑上车跟了上来。
那人骑的很快,我边追边喊:“停下来!前面的那个人!”
那人听到了我的声音,回了一下头,这才让我看清她的面目。
她居然是常颖,我的小学同学!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那张脸我却记得很清楚,即使只有一丝相似,同时我很疑惑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回头看了我一眼,露出一个很轻蔑的笑容,然后回头继续骑着车,骑的更快了,看样子不想让我追上或者对我发出挑战。
我稳了稳车身,也加快了速度。
在冯龙飞的后面,刚才的同学全部追了过来,对我们叫嚷着还车。
我们几十个人,在马上演绎着速度与激情。 第二节
到了马路的转弯口,常颖利索的拐了过去,我也不甘示弱,一个一百八十度飘移转了过去。
冯龙飞被后面的人吓得骑的飞快,到了转弯处差点飞了出去,幸好看到我往哪边拐弯。
后面的人不熟悉路,好几人都翻了车,摔在地上,剩下的人接着追我们。
我拐弯之后,发现这里一切都变了,原本通向基地的马路,在我的面前变成了一座大型建筑,样子像是一个博物馆。
常颖在门口停了车,飞快跑了进去。
我骑到门口,用飘移把车一甩,自己跳下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紧接着追了进去,我刚进去,就听到冯龙飞摔车子的声音。
常颖跑的很快,跑进了一个转盘,我跟了进去,但进去之后,我瞬间蒙逼了,我前面有一个大圆柱,圆柱上有很多孔洞,两边分别有一条路。
这他妈咋走?我又不知道她刚才往哪里跑了!
正想着怎么办,冯龙飞跟了上来,对我叫道:“我操!后边一大群追来了!”
我听后,往后边看了看,发现已经跟了上来,就说道:“你走那边!我走这边!”
冯龙飞点了点头,往那边跑去,我往另一边跑去,我边跑边往孔洞里面看,发现孔洞和两条道是通向一个地方的,我又骂了一句,不得不加快速度。
到了出口,我和冯龙飞会和,然后我们发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条大街,都已经到了基地,今天好像举行什么仪式,街道上到处都是表演节目的,人多眼杂,特别拥挤,想出去都难,更别说找什么常颖了。
“跟丢了?”冯龙飞看着人群问道。 “嗯。”我喘着气说道。
这时候后面的同学跟了上来,十几个人,把我们团团围住,路人们都吓得躲在一边,以为出现了永新打人的那种事情。
“操你妈的!”薛一明骂道,然后一脚把我踹在地上,一手把冯龙飞拎了起来,“你俩有病?抢我们车干什么?”
这时候邓岚堃站出来拦住薛一明,“行了行了,别太过了,教训他们一下就行了,都是同学,现在毕业了别闹成这样。”
“操!我们在路口出了事,他们能负责吗?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薛一明怒道,其他人也应和着,搞得邓岚堃很难堪。
“算了,我不去了,这事你们自己办吧,走了。”邓岚堃说着,走出了人群。
我坐在地上,一撇眼看见常颖就在人群中看着我,我顿时精力充沛,立马爬了起来朝人群中追去。
这次常颖没有跑,而是腾空一脚踢在我的肩膀上,我一下跪在地上,常颖又是一脚过来,我连忙用手挡住,结果力量极大,把我踢出好几米,我居然倒在地上咳出一口血。
常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脸杀意的看着我,我还想等着同学来救我,可是他们都被吓住了,没有一个人敢靠近,连路人都躲得远远的。
就在这时,我的前面出现了一只猫,这只猫通体都是白色,身上有几缕黄色的毛。
这只猫嘴里发出一种低沉的叫声,那声音不是猫叫,类似于蛤蟆的叫声,但又不是,不过能听出这声音里的意思像是向常颖示威。
常颖脸上的杀意没有了,变成了憎恨,额头上出现了几滴汗珠。
她们俩就这么对视了几分钟,让人们大气不敢出。 后,常颖没入人群逃走了。
而那只猫,爬到了我的身上,离我的脸越来越近,我以为我要被吓死的时候,那只猫突然化作一个赤裸的人形,亲吻了我的嘴唇。
瞬间,一种很舒服很惬意的感觉袭遍全身,我都感觉我活在梦幻之中。
可我没有看清她的脸,接着,视野全白了。
这种白色在我眼前持续了很久,终于消失,成为一片黑暗。
我发觉我好像是闭着眼睛,然后我努力睁开眼,发现我他妈居然是在做梦!
我看了看周围,我正躺在床上睡大觉!书桌上的表的时针已经指向了十一。
我看着下铺的兄弟,也还在熟睡当中,旁边的两位,一个在睡觉,一个正在洗刷。
我看着,心里舒了一口气。 第三节
这是我进入大学的第二天,今天上午学校要在校院后边的山上进行新生欢迎仪式还有分班什么的,我们宿舍每一个人起床,都睡到了现在,欢迎仪式早已经结束了。
学院后边的山,据说有几千年的历史了,满山的树林即使没人浇灌也长得特别茂盛,特别的高大,而且,学校不让学生去哪座山,只有个别学校组织的活动才集体去那里。
当然,还有个别不听话的人,喜欢冒险,到那个山上去玩,甚至还有一对对小情侣去山上调情。
学校在山上有一个哥特式大礼堂,建设的跟祭拜耶稣的似的,里面只有一个人打扫,看守。
平常的新生欢迎仪式,校组织的活动,文艺演出,紧急大会,都在这里进行。
这个礼堂建在半山腰上的悬崖边,礼堂的后边就是悬崖,有不少学生喜欢拍照留影。
学生们从山脚到礼堂都是有工作人员带着集体上去的,不让独自上去,而且每次都是一条路,没走过其它的路,更没人去到礼堂再往上的山,因为,在历年的学长学姐们的时候,经常有人在山上失踪。
这些失踪的人,找不到尸体,这点毋庸置疑,校方曾封锁消息找警察来搜寻,结果连警察都有失踪的。
后没有办法,动用炸弹,挖掘机,武装直升机什么的想把整座山的树弄光,可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炸天到了山上居然不管用了,挖掘机和武装直升机在离山几十米的地方就熄火了,怎么也发动不起来。
之后,没有办法了,这些事也就不了了之。 我躺了会,就下了床。
其他人也陆续醒过来,开始穿衣服。
“嘿哥们,你叫什么名字?”身后一宿舍哥们叫住我。
我边穿着鞋边说:“盖俊有。”
“哦。”那人应道,“我叫邰伟,待会你出去帮我问问我几班的,谢谢了啊。”
他一说完,剩下两人分别说道:“我叫夏友,顺便帮我问问。”
“我叫乔幕,帮我问一下,谢啦。” 我点点头,出了门。
我一出门就看到满校院人山人海的,各种团队招收新生,我一路挤到分班栏处的。
这学校一共四个年级,一到三年级都是四个班,而第四个年级也是四个班,要听我这么说,这不是废话吗?可奇怪的是,四年级的第四个班,一个人没有。
我找了找,发现我被分到了一年级四班。 第四节
我看完分班名单,手机接到一个电话,我一看,是常颖的,心头为之一颤,第二秒又反应过来,那只是个梦而已,但是…..哎,没有但是。
我接了起来:“喂,咋了?”
“我在你宿舍楼下面,你快下来!”常颖声音很大,明显有些急,但又有几分兴奋。
“嗯,知道了。”我回道,然后挂了电话往宿舍楼走去。
我到了宿舍楼下,看见常颖和几年前的风格完全不一样了,把头发留到了肩膀,整个人穿的很清凉,仔细看就是小清新,原来的帆布鞋换成了高跟鞋,我心里感叹女大十八变啊!
常颖还在看着宿舍楼口,以为我会从那里出来,然而我从背后拍了她一下,把她吓了一跳。
“哈哈,变化很大啊!”我笑着说道。
“哼哼,干嘛从后边吓我?”常颖撅着嘴说道。
“额,谁吓你了?你自己反应这么大的好吧?”我说道,“先别扯这些了,先说你来找我干嘛?”
“哼哼,找你干嘛?”常颖瞪大眼睛盯着我说道,“这么多年不见,昨天入学第一天见到你,甚是想念,今天约你出来玩玩,难道不行吗?顺便介绍几个朋友认识一下啊。”
“好吧好吧。”我应和着,突然看到三个舍友结伴从宿舍楼走了出来,我连忙跑过去跟他们说分到了几班,其中只有乔幕和我分到四班,夏友是一班,邰伟是三班。
“哎哟,小子很牛逼啊!刚入学就搞了一个大美女?”邰伟一脸憨笑的说道。
我拍了他一下,解释道:“瞎说什么呢?小学同学,昨天巧的碰一块了。”
“真的吗?”邰伟笑着看着我的眼睛。
我无奈的把他推开,“我还有约,不聊了啊!”
我说完跑到常颖跟前,准备走,就听到后边三人放声大笑起来。
我跟常颖来到一家西餐店,名叫牛排儿。
我跟着常颖走了进去,一进去,常颖就看到了她的同伴,双方一齐打招呼。
我们走过去,坐下。
这是个四人桌,常颖和一个长相很不错的女生坐在对面,我旁边坐的是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皮肤有些黑的男生。
“哎,这帅哥谁啊?”那个女生小声问常颖。
“小学同学!”常颖笑道,然后两人一同看向我。
我被看的不好意思,旁边的男生就拍在了我的肩膀上。
“你好,做个自我介绍吧!”男生一开口,我就知道是个爽快讲义气之人,“我叫杜宇,你呢?”
“我是薛琳玥。”女生笑着看着我。 我看了看他们,说道:“我叫盖俊有。”
“这位啊,是学校篮球队主力,人长得帅,而且打篮球很棒!”常颖说道。
我听完,再一次打量了一下他,很明显从身材方面就能看出来。
“我旁边这位呢,是我们学校的校花,追求者很多呢!”常颖又说道,“这家西餐店,就是她家开的。”
我点点头,微笑着看她们,没有说话。
“哎,对了。”常颖喝了一口红酒说道,“盖俊有,你分到哪个班了?”
我用刀割下一块肉,放入嘴中,听到她问这个问题,迟疑了一下,然后答道:“四班啊!”
我刚说完,其他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杜宇和薛琳玥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常颖也有些感到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我被他们看的也停下了动作,“怎,怎么了?”
杜宇拍了拍我的肩膀,给薛琳玥使了个眼色,薛琳玥又看了看常颖,常颖点了点头,于是,薛琳玥就开口说道:“我们学校,有这样一个故事…..”
我们学校的位置很偏僻,学校建筑很像18世纪西欧哥特式的风格,外表透露几分古老,但是里面的设备环境都是一流的。
学校所在的这个城市,在地图上是找不到的,但是升学率很高,高的出奇。
据说,学校后边的山顶上,有一座寺庙,说是寺庙样子却不是寺庙,只是给人的一种感觉是寺庙。
寺庙里面,住着一只狐妖,这只狐妖每到晚上,就会从寺庙里出来,满山寻找鲜活的人类,化身为貌美的女子勾引男性然后吸取精华,遇到女性,就化身为帅哥,勾引女性吸取精华。
这就是为什么山上老是失踪人的原因。
但是,为什么,每个人一听到四班,就很恐惧呢?

金风玉露,碧树琼花,清风袅娜,春色灼华。

菱花镜前,萧梦星娥眉如画,眼眸似星,腮凝新荔,朱唇丰润,精致的五官似娇还嗔,再配上一袭天蓝色长裙,淡紫色纱衣,简直如天女下凡,令见者无不心动。移步轩窗,但见春色撩人,正是踏青采风的好时节。

恰逢此刻,一个淡雅的白色倩影出现在小苑里,如琼枝一树,栽种在青山绿水之间,尽得天地之精华,又似蓬莱仙玉,散发着淡淡的华彩,微风拂过,给人一种飘飘欲仙之感。她便是萧梦星的姐姐,萧芸儿。这天她看春色不错,特来邀妹妹同去翡翠湖一游。

一抹妒意掠过萧梦星的眼底。她真心不喜欢那张脸,虽说不及自己的精美,却别有一番超凡脱俗的卓越风韵,在父母,甚至那群奴才眼里,萧芸儿简直就是温良,贤淑,淡雅的代名词,且天资聪颖,琴棋书画样样都胜过自己。为此,她已失去了太多的幸福。

好在前两天,皇帝下诏,念及她父亲为朝廷征战多年,功绩显着,特加封父亲为镇南大将军,并追封家中长女为贤德妃,十日后将被迎入宫中。如此看来,她与萧芸儿也并无几日相处的时光了。

“妹妹,想什么呢,如此入神?我看今日春和日暖,不如一同携手游湖如何?”

“我刚刚想到姐姐过几天就要去宫中了,自此一别,不知何日才能相见呢!”说着,已是潸然泪下。

“哎,谁说不是呢,我也是万般不舍的。我走之后,妹妹定要照顾好自己,父母年迈,也要多为他们分担才是。日后,我若有幸得宠,定会恳求皇上为妹妹指一门好亲事。”

而此番话听在萧梦星的耳里,却令是一番滋味,她恨透了萧芸儿那自以为是的模样,得宠又怎样,就可以左右自己的幸福了吗?还未进宫便如此了,若是进宫了,岂不更要将她踩于脚下吗!

蓦然,脑海中闪出一计。

月色清幽,灯火流转,草木娴静,自适安然。

入宫前夕,萧芸儿与父母一起用过晚膳后,各自伤感了一回,便都睡下了。谁知深夜,那娇嫩的玉肌上竟长满了血泡,脸色也愈加灰败。

“莫不是吃了兔心?这孩子从小就对兔心敏感,六岁那年就是吃了它,全身才不停地长起血泡,足足病了一个月方好!可眼下宫中的人就要来了,女儿却突然病成这样,该如何是好啊!”二老心疼而又焦虑的守在床边,老泪纵横。

“实在不行,我愿替姐姐入宫为家族化解这场燃眉之急。皇帝即不会因府中未照料好贤德妃而降怒,亦不会因这场突如其来的病而对姐姐冷淡疏远。”萧梦星在一旁已是泣不成声。

二老思忖许久,终是化作一声长长的叹息,为了整个家族的利益也只有如此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从此,萧梦星便是家中的长女,宫中的贤德妃。

进宫之后,萧梦星真是爱极了金莼玉斝,绫罗锦缎的奢华生活,她凭借着自己的风情万种,与魅惑手段,很快得到了皇帝的荣宠。

这天,她无意中听到皇帝在书房里愤然摔杯,怒斥轩庆是个老匹夫。于是,她暗中打探了此人,得知轩庆是前朝的大臣,博学饱览,颇有才学,却多次拒绝了皇帝的邀请,不愿入朝为官。看来皇帝已经对他不耐烦了,听说他还有个儿子,说不定也会因此而受到牵连!一抹讥笑浮现,看来,她帮姐姐找到了一份好姻缘呢!

“皇上,臣妾听妹妹说,她看上了轩庆之子轩玄,还说此生非他不嫁呢,这可如何是好?也不知他是个怎样的人物?如何就勾去了妹妹的魂了!”

“哦?竟有此事。轩庆是个老古板,不愿入朝为官,但朕知他的儿子却胸怀大志,是个难得的文武奇才,只是碍于他父亲,一直未参加应试,即是如此,哈哈,便可以顺水推舟,赐他个官职,也好促成这桩好亲事!”

未曾想,自己的苦心设计竟弄巧成拙成了一番美意了,萧梦星只得强扯出一抹笑,跟着附和。

大婚过后,新人登堂谢恩,当萧梦星看到那两双紧握的手和萧芸儿满脸幸福的表情时,真想举起手来狠狠地给她两巴掌!再看身旁的轩玄,五官犹如雕刻般俊美绝伦,淡雅而不失高贵,洒脱中更带英气,直让人心生爱慕。两人就这般携手并肩的站在大殿上,那种美,简直可令世间所有美好皆黯然失色。

明明是她萧梦星高高在上,可面对萧芸儿,她为何为感到自己如此贫瘠?

蓦然,脑海中再生一计。

西风猎猎,烽烟四起,山河动荡,外贼难御。

龙榻之上,萧梦星缓缓舒展开皇上紧蹙的双眉,娇媚地说:“皇上可是为征战人选而忧虑,哎!我父亲本可以轻易击退劲敌,只可惜年岁已高,心有余而力不足。倒不如给轩玄个机会,让他领兵前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