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快一点不就节约一点时间嘛,张国焘与毛泽东在延安

慢一些,让灵魂跟上你的脚步

张国焘心中抱定主意,无论如何决不能留下来。他鼓足了勇气,用低沉的声音对毛人凤说:“你们的考虑是对的,毛泽东决不会置我于死地,但是批和斗肯定是少不了。我年岁大了,听听几个老同事批评,我还可接受,落到那些年轻人手里,我实在受不了。”

时间:2017-06-28 17:17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张国焘心中抱定主意执意前往台湾?

当我第一次来到北京的时候,印象深的便是生活的快节奏。站在人群之中,看到他们匆匆地行走、匆匆地转身、匆匆地离去。正如歌词里写到: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当天晚上,我便疑惑地问邵琦:“为什么北京的生活节奏这么快?”
邵琦笑了笑说:“因为要赶时间啊!走快一点不就节约一点时间嘛,走得快的话能节约5分钟,运气不好的话也能节约3分钟呢。”
我笑了笑又问道他:“那你平时也这么匆忙吗?” 邵琦说:“是啊,已经习惯了。”
我接着问:“那如果你运气足够好,节约了5分钟,这五分钟又能做什么呢?”
邵琦默默地说道:“什么也做不了……”
有时候,我们拼命地和时间赛跑,为了节约那5分钟,然而并没有真正地利用起来。就为了那创造不了多少价值的5分钟,却失去了一路上愉快的心情,真的得不偿失。
顾城曾说:“我多么希望,有一个门口,早晨,阳光照在草上。我们站着,扶着自己的门窗,门很低,但太阳是明亮的。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这是一种多美的意境?有时候我们只顾着往前走,猛然回头,已失去了太多太多…..
现代社会的的人往往都有这样的心理趋势:认为“快的总是好的”。行走要加快步伐、吃饭要加快速度、恋爱要加快进度、成功也想一步登天、一蹴而就。
讲一个自己的小故事:
2014年5月,我做起了职业培训,给大学生和社会人群培训计算机、会计和教师证,事业做得风生水起。
我不想因为短暂的成功而停滞不前,我想改变。于是在2015年上半年,我大胆地做了一个改变,将原本的三个月的课程浓缩到一个月上完。这样的集中培训,直接的变化便是培训的进度比之前快了好几倍,原本需要培训几个月的课程,现在只需一个月就可以学完。为了吸引学员报名,我还给这个课程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钻石速成班”。
意想不到的是,这个“钻石速成班”一经推广和宣传,立马就吸引了很多人前来咨询和报名。到了后期,报名的人数破天荒地达到三百多人,于是我不得不开设新的班次,聘请新的老师。
有一次,我跟一位会计班的学员聊天,我问道:“为什么你们都想报这个班呢?”
这个女生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因为快啊!只要一个月就可以参加考试了,多好啊!”
我又问:“那你学习的怎么样了?有把握通过考试吗?”
她怯怯地说:“其实我有点跟不上进度,因为自己的事比较多,社团的事、学生会的事……所以落下了好多,考试也只能碰碰运气了……”
我语塞。
其实,每个人都偏爱速成班,但并不代表每个人都适合速成班。真正的“速成”是建立在良好的基础之上,同时需要百分之百地投入。而这位女生,之前没有任何的知识储备,也没有充足的时间去备考,而是一味的追求速度,本身就是一个不够理性的选择。
生活中,“快”有积极的一面,但有时候,不能盲目的追求这种假象,也不要让速度的假象蒙蔽了我们的双眼,弱化我们的思考能力。
很多人,一味地追求工作的速度,却不知道停下来看一看日出,坐下来欣赏一次美丽的黄昏,走一走曾经的青石小巷,给自己一个缓冲,为再启程积聚一点力量。
生活中,早晨起来,不是立刻就起床工作,而是先懒懒地伸个懒腰,放一首轻松愉快的歌曲,到窗边沐浴一下阳光,把自己调整到佳的情绪状态,然后给自己一个微笑,信心满满地告诉自己:今天将是美好的一天。
吃饭不是狼吐虎咽,而是慢慢咀嚼,感受食物的美味。茶余饭后,与好友一起聊天放松,享受一种工作之余的愉悦。慢下来,一生不长,要学会善待自己。
沟通不是快言快语,而是在必要的时候停下来。倾听对方的心声,调整自己的语言和肢体,了解事情的全貌,再慢慢地进行沟通。她说,你要仔细听,并要有眼神上的交流,并在恰当时刻表达你自己的想法,这样的放慢速度的沟通才会让你收获友情,还有爱情。
恋爱也不是为了闪婚。男人不要一味地只想尽快亲密,女人也不是一味地只想尽快约见父母,而是先慢慢了解对方,知道对方的爱好品行、性格脾气、为人处事的态度,培养出浓厚的感情,再去谈婚论嫁。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是否询问自己的内心:真的要让自己的人生沉浸在无法负荷的快节奏里而无法自拔吗?又是否愿意看到自己日渐憔悴?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何不放慢脚步,去欣赏人生的另一番风景,收获别样的温情?
慢一些,让灵魂跟上你的脚步;别着急,你想要的,岁月都会给你。

张国焘与毛泽东在延安

国民党中统和军统之间虽然矛盾很大,但是我和军统沈醉因是同乡,关系较好。一次饭后闲谈中,他向我透露了张国焘的一段秘闻。

沈醉回忆说,解放前夕,蒋介石逃往台湾之前,关于张国焘何去何从的事向毛人凤授意,留大陆似还有些作用。毛人凤受主子之令,亲自把张国焘叫到家里设便宴招待,要沈醉作陪。

性子急躁的张国焘首先提出要去台定居。毛人凤先是委婉地对他说:“希望你留在大陆暂不要走,这不只是我的意思,而且是‘老头子’亲自决定的。”张国焘满面愁容回答说:“我已考虑过了,现在再也不想干什么,只希望到台湾找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当普通老百姓,写一点东西。”毛人凤却不敢违抗主子的旨意,一再劝他留下来,并说,“经过多方研究、分析,共产党是决不会杀害你的。留下后,便能在共产党内有一位共事多年的老朋友,这比去台湾作用要大,效果更佳。”说罢两眼直盯在张的脸上。

张国焘低头沉思良久不语,然后抬起头来,脸色十分难看。可以猜定,他的心情是十分沉重、痛苦的。他知道,毛人凤的话虽不是命令,但也不是好拒绝的。

张国焘心中抱定主意,无论如何决不能留下来。他鼓足了勇气,用低沉的声音对毛人凤说:“你们的考虑是对的,毛泽东决不会置我于死地,但是批和斗肯定是少不了。我年岁大了,听听几个老同事批评,我还可接受,落到那些年轻人手里,我实在受不了。人总是要面子的,这些人会给我面子吗?说不定还要受皮肉之苦。”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