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让这美丽的花朵开到永远,梁启超还说

陈寅恪出任研究院导师,一说是国学研究院主任吴宓所推荐,他因为了解陈寅恪的博学而推崇备至,吴宓说此人可了不得,精通近20个国家的语言,在语言学、史学、佛学等多领域都有极高的造诣;还有一说是梁启超提名的,据说梁启超为了推荐陈寅恪,还曾与毕业证书上署有大名的清华校长曹云祥有过一番舌战:曹云祥:“他是哪一国博士?”梁启超:“他不是学士,更不是博士,他没有文凭。”曹又问:“他有没有着作?”梁启超:“也没有什么着作。”曹摇了摇头,说:“既不是博士,又没有着作,这事就难了。国学研究院的导师,怎么能连这些都没有呢?”梁启超一听这话,很不高兴地问:“没有学衔,没有着作,就不能当国学院的教授啊?那我写的书多么?”曹很恭敬地说:“可谓着作等身。”梁启超愤然:“可我这些书总共还不如陈先生寥寥数百字有价值。”梁启超还说:“这样的人如果不请回来就被外国的大学请去了。”年轻的陈寅恪留洋十六载,于哈佛、柏林等美国、欧洲名校转过一遍,终未能揣得一张博士文凭回来,陈寅恪既然满腹经纶,为什么没有学历呢?这个问题他的侄子陈封雄问过,陈寅恪是这么回答的:“博士并不难,但两三年内被一专题束缚住,就没有时间学其他知识了。只要能学到知识,有无学位并不重要。”,陈寅恪完全是为求知而读书。当年在哈佛大学读书的中国学子,陈寅恪、吴宓、汤用彤等三人被誉为“哈佛三杰”,风头强健,为同辈所瞩目。而陈寅恪更是骏马中的“赤兔”,其学问之广博精深,已达出神入化之奇境。

春风又绿了烟雨朦朦的江南,不知道这北国的春天还有多远,微风送暖轻轻拂过我的脸,才知道现在已经是春天,虽说春眠不觉晓,但河岸边的垂柳却已飞絮满天,紧闭的柴门也关不住这春色满园,虽然到处是春光无限,却怕它老去在眼前,春风拂过百花争艳,到处是花香铺面,真想抓住这美丽的春天,让这温暖的春色永远充满人间,春风请你不要匆匆的离去,别让这美丽的花朵谢了一年又一年,要让这美丽的花朵开到永远,永远。

要让这美丽的花朵开到永远,梁启超还说。清华的校长终怎么做出决定的,无从考证。但事实是,远在德国游学的陈寅恪接到国学院导师的聘书时,年仅36岁。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