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羡前缘至侬家,散落在那片已长成的参天树海里

无法寄出的信

当时霏雪并雨下,卷地寒风乱如麻。离别数年无限念,回忆成沙荡天涯。今夕一梦忽相见,满目悲凉俱浮华。可怜此情难再续,谁羡前缘至侬家。

时间:2017-03-11 06:27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谁羡前缘至侬家,散落在那片已长成的参天树海里。你在公元前的漠土埋下许愿的种子

却在今世随风抛弃了所有的书信

散落在那片已长成的参天树海里

在一部老电影里,叫做杰克的男人用办公室的电脑写着成篇的俳句诗,发送到不认识的邮箱地址。杰克苍白的脸上瘦削得没有一丝多余赘肉,深陷的眼窝,从未熨过的白衬衫始终软踏踏地挂在身上。

医生让杰克多做运动吃拔地麻根,却仍旧整日整夜的失眠。

他在寂寞的深海不断坠落,不停地将拳头挥向自己,对着镜子中面色苍白的男人说话。

电影后杰克站在几十层高的大厦楼顶把枪塞进自己嘴里,以此宣誓与过去的生活告别。

一场离经荒诞的故事,一人分饰两角的孤独,留下观后无以言状的心绪。

本想推荐给你,只可惜看的时候忘了名字,从此再没找到。

你还记得我们相遇的场景吗,当初我问你这么做就不怕被抓么,你笑笑说你的宣泄人畜无害。

你说人生是一条河道,需要寻找出口来释放心中的情感。

喝一品托的血就会死,每个人的脸上都是这样的表情。

我们大声地说话,挑起不必要的冲突,购买东西渴望迅速地建立联系,

一切只是与内心的对抗。

奔跑也好,旅行,或者酗酒。每个人都尽可能在不超越社会道德底线的基准下寻找突破的方式。而你说你的方式就是画画和涂鸦。一条从老式弄堂延伸出来的百米小道,在深秋的午后寂静无人,我抚摸着岁月在砖墙上留下的斑驳痕迹,暗红和灰白的颜色已经褪去,看见你手拿工具站在那里,脸上和衣服被喷漆染得五彩斑斓,在陈旧的阳光里满脸笑容。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