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清风中来一场心灵的盛会,一辈子只知道丈夫一个男人

森村诚一短篇探案小说:偷情的诱惑

浅夏的清晨,风吹来了馨香的气息,我约花儿草儿,于清风中来一场心灵的盛会。每一朵花儿都是天使,于清寂中努力的盛开,每一棵小草,也都尽力的生长着,装点着自己的诗行,这是一个盛放的季节,柔柔的清风和温暖的阳光,将心灵舒展到了极致。

“这辈子,我想同别的 男人 偷欢一次。”高见洋子一本正经地说道。

时光,重叠在一棵树上,将浅夏葱茏的韵律,写意在季节的眉眼,这样的时节人是清爽的,迈着轻盈的脚步,在风上漫步,看时光如素,如一阕用温婉书写的岁月美诗词。

“太太,太过分了吧?你的丈夫那么好。”木浦直美规劝似的说。

如果说四季是一幅水墨画,浅夏给我的感觉应是淡淡的,淡淡的风,淡淡的云,淡淡的心情。

“这跟我丈夫没关系。一辈子只知道丈夫一个男人,作为一个 女人
你不觉得太吃亏了吗?嗯,你说呢?”洋子转过脸来问真杉美穗子。

这样的季节适合读一些清淡的文字。养一颗如水的心。淡淡的,是风中传来的栀子花的清香,是阳光洒在窗帘上水晶般温暖的写意,是悠悠白云飘过的悠闲。

“唔,我也不清楚。幸与不幸是个人的,只要自己觉得幸福不就行了吗?”美穗子模棱两可地答道。

日子,缄默无声,花儿静静地绽放成一抹景致,用芬芳阐释自己,书写清丽的花语,我依然喜欢依着一抹芬芳而行,沐暖暖阳光,看花朵与绿叶,相互依偎着,如并肩站在阳光下的情侣,在浅夏的风中,妥贴着欢喜心。

“嗬,真会说谎,真杉可经常那样啊!”洋子大声说。

其实,真正的生活,是不畏惧时光,不慌张,心中有一个自己喜欢的模样,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慢慢的成为自己欣赏的人,好的光阴,是不必到处找寻的,它就在你身边,就在你觉得平淡的,每一个清晨和黄昏。

“真杉对这些事,连听了都觉得是一种野心,人家同丈夫可好了。”直美会意地说。

窗外,青山翠绿,一树鸟鸣,一年中好的时光,伴着清风微雨款款而来,那绿嫩得滴出水来的人,那花,开的芳香四溢,让我的心醉迷离,那雨,细润无声。走在林荫路上,身边的微花细草,让人心生喜悦,是那种自然而然的喜悦感,没有雕琢,不必刻意的找寻,便会眉眼带笑,生出清浅的诗意,好想采撷一缕微风,安抚一些远去的情愫,于清风暖阳中,植一片绿荫,成就属于自己内心的风景。

4008云顶集团,“两人好吗?简直像是遥远的往事。”洋子降低了声调。

浅夏清晨的空气是干净清透的,清风诗行里,仿若写着一场花雨,此时的尘世,是我喜欢的样子。

“感情好着呢。”美穗子插话说。

在所有的花朵中,我喜欢将开的那一朵,因为只有那一朵,备好了繁盛与凋零,开得那么义无反顾。在所有的声音中,我只收集寂静的,因为只有在寂静中,才能让心通透而安然。时光的缝隙中,无论曾经走过多少繁华,经过多少喧闹,到后,不过是走向平和与简单,就如这浅夏清晨的光阴,是那样的明媚安然,且不染尘埃。

“感情是不错,不过太好了就像是兄妹,有时产生那样的感觉,抱在一起,简直就像近亲相奸。”

于淡淡的时光中,安静的看一卷诗词,将一首歌,听到无韵,将一杯茶,喝到无味,将岁月里的那些凝重,写意成简单,将过往的风景,安放在清浅的时光中。此时,心中的绿意,在渐渐地生长,路边的野花,在淡淡的开着,仔细聆听,便会听到花开的声音。

“近亲相奸?我家就是这样的。真杉家怎么样?”

喜欢淡淡的,淡淡的多好啊!一多花开的淡淡的,便更能芬芳
,一种友情淡淡的,便会持久,人生因淡而生香,携一份淡然,微笑着,于暖暖的阳光中,用宁静的心绪,装饰自己的生活。

洋子和直美认真地盯着美穗子。

小城的樱花开了又谢了,唯香气依旧留在心中,那份灿烂如年少的执着,曾经开的那样的不管不顾的一场花事,就这样淡了,终是错过了,想来人生有多少遇见能恰恰好,你来,正好我在,不言落花流水,只说彼时安暖。

“啊,我家一般化。”美穗子随便地说。

明媚的岁月里,谁没有过唇红齿白的时光,喜汪曾祺的句子:那一年,花开得不是好,可是还好,我遇到你;那一年,花开得好极了,好像专是为了你;那一年,花开得很迟,还好,有你。

“一般化?夫妻生活常有咯?”两人探着身子继续追问。

风烟静谧处,你的微笑一如当年,在水晶质地的阳光下,笑谈着爱情,眼里是初遇的芬芳,无论时光中飘过多少花开花落,走过多少月缺月圆,而心中,是你初的浅笑嫣然。

“噢,太可惜了。看,她那幸福的样子。”

安意如说,不是每个人,在蓦然回首时都有机会看见灯火阑珊处等候的那个人。于是,只能在回忆里众里寻她千百度。有多少人能真的一辈子不走散呢,也许走到哪都有人陪,已经是幸运的。

“哎,你丈夫不交换吗?近这个很流行。”

岁月,总会给人以归属感,它缓慢的流淌在浅夏的眸光中,让远山的风摇曳出时光中淡然的气息。如果用年少的眼睛去看春天的花,用中年的心境,去看清秋的雨水,那么又该以怎样的心境,听浅夏的长风?

“交换配偶,哈,想一想心里就直发痒。”

我觉得应该是安宁,时光是明亮的,露草微微在尘世中生长,蔷薇躲在绿荫下,即便有风吹过,亦是无声。这个时节注定没有那么多的感慨,仅是一些花朵停在世界的深处,用寂静,代替了所有的声音,花团锦簇也好,孤影自赏也罢,都在恰好的光阴中,演绎着相逢与喜悦,盛放着爱与温暖。

“我们已经有一个月没有一起了,连那种感觉都忘了。”

光阴深处,岁月的一朝一夕,都在每一段寻常的生活中,每一个从容的微笑里,我不纠结别人的说辞,也不流连于别人的风景,自己的生命之光,才能成为你美妙的花朵。生命的美好,应以自己认可为标准,愿每一个日子,都能是由衷的,无悔的。

住在附近的三位关系亲密的主妇每月一次地相约着在一起吃饭,闲扯一些无聊的话,渐渐成了习惯。

依旧是喜欢干净明亮的事物,用一颗善感的心,在心弦被拔动的那一刻,妥贴着安然,感谢生命中那些清丽的诗行,填充了我空空的行囊,送我如许的美好和安宁。

丈夫的职业有商社职员、证券公司职员、银行职员,年龄、收入、家庭构成、家庭环境也基本相同,这使她们有许多共同的语言。在街上的大众饭馆吃过盒饭之后,就在近流行的公众酒吧或小酒馆消磨到丈夫快回来的时候。这是被丈夫、孩子、家务束缚着的她们每月一次的小小消遣,是一种紧张的消除。

时光,美若花树,总是相信,岁月的转角处,有些情怀永远不会老,比如温暖,比如爱,比如希望,如果可以,我想于这浅淡的光阴中,写诗写到老,看花看到老,与一个人,相爱到老。

这一天,回到家的美穗子很不舒畅。同 朋友
的闲聊像雾霭一样久久笼罩在心头。消除紧张的效果竟适得其反。

文字:春暖花开 QQ2273811825

“一辈子只知道一个男人,大吃亏了吧?”高见洋子的话一直滞留在心头,而且随着
时间 的推移竟愈来愈沉重了。

公众微信:花开心灵驿站

她们还说过这样的话:

“据说,男人只知道妻子一个女人,这叫做一穴主义,那么反过来叫什么呢?”

“女人只知道一个男人,那就是死抱着一把生锈的刀。”

“对,对,一刀主义。”

这种类似无聊、轻薄、放浪的诙谐话深深地印在美穗子的心里,愈来愈有分量。

美穗子并不是对丈夫有什么不满。不仅没有不满,而且正像她对同伴们说的那样,他们是一对“彼此只知道一个异性”的夫妇。就是来世再生,恐怕也找不到比真杉强的丈夫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同朋友之间那些无所顾忌的闲扯会一直堆积在心头呢?

对了,也许就是因为丈夫太好了,反而产生了这种心理。她想将丈夫与别的男人相比较来确认丈夫的长处。说起来,那种心理就像是以米为主食的人想吃面包、鱼肉,来确认米之好吃。

其实,她丝毫不想将吃惯了的米换成别的,只是想偶尔尝一尝鲜。

不论多么好吃的东西,一生中只知道那一种味道,那就“太没意思”了。正因为潜在这种心理,才会被女友无所顾忌的话打动。

特别是社会上“偷情”太流行。打开电视机,白天的节目是一些偷情电视剧,新闻也都以偷情为中心内容,杂志上也满载着偷情妻子的年纪、偷情的自白等,偷情小说则十分畅销。甚至连孩子们之间也玩起了“偷情游戏”。

那好像在煽动人们:呆在家里,一生只守着丈夫一人,太缺乏人生乐趣了。每天生活在这种泛滥的偷情舆论中,使那些守着丈夫奉行“一刀主义”的主妇渐渐心里不安起来,简直觉得自己落在时代后面了一样。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