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了十多年的书,我的心那么的喜欢着你给我的话语

人选书主要先看书名,先知内容要有前人提示才行。一般来说,好书都有妙不可言的过人之处。闲人爱看小说,小说虽然说东道西,但讲究章法,扣人心弦,叫人魂不守舍,诱人深临其境。宋平是凡人,更是闲人。喜欢看点书,那是情有可原的。宋平看小说已有历史,且乐此不疲。第一次接触的居然是大名鼎鼎的中国古典小说《西游记》,是借班上同学的,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观的,也没想打算全读完的,不想,看到半夜,就心犹不舍了,不是父亲催睡,真想读到天亮。不过,也怕次日上课打盹,只好作罢了。次日还书时肉疼不已,心里连连说:此是好书!好书!可惜,到了大学才有机会读完全文。学生上学以学业为主,也没多少时间读点课外书,尤其是小说。工作了,则不同。一有了钱,二有了多余的时间。为了遂了心愿,宋平开始了大批量地阅读,从中也领略到了一些作者的意图。所以,谈小说也不是门外汉了。比如,读《三国演义》,读到姜维作军师统帅时,便读不下去了,因为主要人物也全变得面目一新了;读《水浒传》也是读完武松逼上梁山后,就不想读了,因为谁也没有武松为哥报仇叫人拍手称好。《红楼梦》,图书馆里还借不到,那时店里也是删节较多,后来看全的,直觉情节过多,太古老,不合现实,看了一点点,就作为摆设放在一边不看了。还想读《金瓶梅》,知道是禁书,书店横竖不见其踪影,这大概就是这书的神秘魅力罢。后来,在地摊上找到了它,是盗本,但是是全的,天!还半价出售。其时,时风已变,情欲已不是神乎其神的事了,读书的人逐渐在减少,宋平也到谈情说爱的时候了,人家描摹的东西哪及真刀实枪地干有意思呀。一恍几年不见书,有了儿子后倒牵肠挂肚起来,也只有宋平做得到了。现在书太多了,用洋洋大观也难形容。什么人都可以出书,只要有钱。宋平不写书,一无才,二无力。但是,因为有乐子在书里头,宋平就成了个还在读书的读书人。目不及多,魂已被书中的奇思构想勾引去了。读了十多年的书,宋平仍未摆脱诱惑,浑然不觉就踏入其中,越来越深。
一声“宋平快关紧门!强盗来啦!”如雷爆炸,把已不知其处境的宋平震醒。时已半夜,客厅里仍有灯光。以为出了何事,宋平急急地跑了出来,看见儿子在关门,又见父亲不知去向,疑惑不解地问:“你爷爷呢?你怎不早点睡的?”
儿子从门缝中望外面。天虽黑,似有嘈杂声和光亮从远处跑向这里。有人在大声喊:“关紧门呀,小心强盗杀人!抓强盗呀!”儿子惊得拢上门,惶恐不安的面容,扑进父亲的怀里。
宋平说:“不看。不怕。不怕。”但是自己已被唬嘘得七上八下的。
儿子说:“爷爷说去别人家睡。家里床小,三个人团在一起够呛,挤不来。只是,这时候走,好让人担心呀!乡下怎这么乱的呀?明天我要回去,我好怕!”
宋平想说什么,猛听得外面有人来敲门,说:“还不睡觉?这么晚还亮灯,小心招来强盗。没事不要开门出来。这里出了大事,有个强盗,官员正在组织人马缉拿归案,小心着呀!”宋平连声道:“是!是!”不晓得往下说什么才好。人似乎走远了,他这才松开了儿子。
儿子害怕地问:“爸,爷会不会是强盗?”
宋平轻声说:“傻孩子,你知道你在说啥呢?你爷可是天底下老实的人了。过去,他是这村的村长。花生收完了,人家都去田里觅漏花生。我去,他都不让。好像他是村长,自己的子女就不该带那个头似地。”都陈年的往事了,儿子也不懂,可以不必多说了。
宋平和儿子走进卧室,只见父亲的床是木架床,铺条草席,蚊帐是旧的,有些小洞洞。灯泡小,瓦数低,五度吧,光线暗弱。儿子说:“我和你睡一头。”像头小羊乖乖依偎在他的身边。灯一熄灭,黑暗就全在了。外面仍似有响声,令人不安地响着。可能是风远远地吹来的,他们不十分清楚。
儿子说:“我听见一只大蜘蛛在织着一大网,唱歌!” “唱的是什么呀?”
儿子想像丰富,说:“蜘蛛唱,我这一生一世围着一只网,不知疲倦不怕孤单,多么勤劳呀却无人夸。心里仍是乐呵呵的。我不为别人只为自己,明明白白心眼亮。”

一眼,一文,一夜……
——一眼就开了心灵之花,一文就定了情,一夜就成了家;对眼开花,对文定情,对夜成家。
就一眼你就认出了前世的我们,我就心有反应,那种心灵开花的瞬间真的神奇!你看到了我从心里呈现到脸上的笑容,我好久未笑了,你我对视一眼就能让我开心到极点!
今生你用文字吸引了我,因为文字里的语句全是我的摸样;你是那么的懂我,我是又惊又喜,我没有想到你眼中的我跟透明人似的。
你懂我的性格,你知我的脾气,你懂我的脆弱,你知我的坚强。我知道,没有人比你更懂我了,当我说只要你敢讲你的过去我也能如你般懂你!
你跟我从开始的互质疑对方,到习惯了对方的水火不容;到后来从你文得知你那么和我抬杠是逗我的玩。才知道了你掩藏了真实的自己,每次当我发脾气时,你是比任何人看不得我生气的,但你只有用沉默来让我平静,我那么的骂你咒你,你还是会回来看我问我,听我近的近况,你是那么的宽厚,你承载了无人能受得了的痛楚,我而后有反思我对你那些伤害的话语,你还是愿意默默的注释和静静的等我给你讲我的所有。
一直以来你很严肃或谨慎的跟我互动着,也许你是有目的的,也许你是喜欢我而后爱上了我,这些我都能想象的到。
你把自己包藏的天衣无缝,不给我任何的信息,你为何这么的对我?我有点不明?也许是你的话语警醒着我的心,我的心那么的喜欢着你给我的话语;尤其是那些你心疼我的话语。我问自己:是很少有人说这样的话语吗?为什么你的话语那么迎合我的心?为什么其他人的话语我并不在意呢?我在拷问我自己,他那么的隐藏,谁知道他还隐藏了什么?他那么不可靠,老是神秘西西的,时不时消失,时不时心血来潮了问候一下,还会告诉我跟我聊天的人不是他……
他在搞什么?他要干什么?他不在乎我为什么要这么的对我?难道他喜欢这种游戏,我只是他的木偶,他想起了提上耍一下,玩没劲了就撂一边了,说不定他的木偶不止我一个,或许还有好多呢!多没劲呀?!
可我一天倒好,还善解人意的给人家发着看都不看的短信;想想都觉得可气。经过几天的冷静发现有种被耍的感觉,可恨自己这么的懦弱,可恨自己这么的善良,可恨自己没有底线,可恨自己没有尊严;更可恨自己没有骨气。
为情感冒了人家不清,为爱伤风了人家不楚。多傻的人呀!?冲动的惩罚就是这样,愚蠢的无知就是这么愚昧。
有声音嘲笑道,揣摩人心不就是你的特长吗?看,他跟你一样利用的妥妥当当,发挥的淋漓尽致,佩服吧?不得不说自己是被动了,那就不要再纵容了,用他的招数疏远,用他的优点补充自己的缺点吧;学着点也是进步!既然碰上了那就斗斗吧!分他个高下,认他个清楚,辨他个真假,定他个确位,明他个人心。
叹了一口忍气,说了这么多,其中会不会有误会?感了这么处会不会是自己失误?我都怎么对他了?我的那么多短信和文章对他有何影响?有何乱引?不知吧?所以以上有点偏执了,怎么不全面考虑问题呢?这样下去还没磨合呢就要结束了!可,可我,可什么我?好好反思自己的言行举止吧!拷问自己的良心吧?唉……
说来说去都是不懂的猜疑和没搞明白的疑惑,他会让我明白的,总有一天真相会浮出水面的。对,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
现在,什么都不要想,等着他的呼唤和接自己的到来。如他不要他也会通告你的,这是起码的人与人之间的互动……
等着你的到来,等你的解释,等你的说明,等你我都这样想你了,你不觉的有点不妥了吗?你……有什么给我说说我能分担的一起分担,一起抗,我愿意你说出来!你是我命里的旨意,有什么我都欣然接受,不管你好你坏我都接受你的过去一切!请相信我,虽然我会抱怨和唠叨,但我会承担所有属于我个人的挑战的。放心的给我敞开心扉好吗?希望你能明白我说到做到,让我经历破解你好吗?
作者:慧莲玫菊松附林子祥叔叔《爱的种子》早已在心里开花了,为何迟疑它的果呢?

读了十多年的书,我的心那么的喜欢着你给我的话语。时间:2017-07-04 01:39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