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豢养人性的自我,龙飞心里高兴极了

龙飞心性善良,虔诚佛教,闲暇喜欢到附近的庙宇烧香礼佛,做些祈祷。
中国论文网
这日,龙飞在一所庙宇对着佛像磕头,正要祈祷几句,忽地听得身后有人的手机吵闹起来。铃声是久违的那英的《雾里看花》,“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让我把这纷扰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一时忽发奇想,喃喃地祷告佛祖保佑,让自己有双能看透人心的慧眼。
出了庙宇,生活依然平实,龙飞该上班上班,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妻子正在镜前梳妆。龙飞爱怜地看了看妻子,妻子和自己相濡以沫,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心里不禁有些小小的愧疚。龙飞突然看到了妻子的心事。妻子心里正嘀咕,前几天买了一双减价打折的红皮鞋,若能再买一套红裙子配着,就美美的了。龙飞以为自己产生错觉,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一遍,妻子确实没说话,正专心地梳着妆。龙飞却分明听到了妻子的心声。龙飞不敢说破,为了验证自己的惊讶,偷偷地去了趟衣店。说也奇怪,跟店主讨价还价的时候,自己居然听得到店主心里的低价位。一还价,店主虽然一脸诧异,还是把红裙子给了龙飞。龙飞把裙子给妻子,妻子欣喜如狂,搂着龙飞就是又亲又咬,弄得龙飞怪不好意思的。
佛祖显灵了,龙飞暗喜。
办公室里,龙飞实践着自己的慧眼,偷着乐。他看到了王胖子今晚想去吃烧烤喝啤酒;看到了老刘炒股小赚一笔,今晚想给小三买个新款手机;看到了丽丽下班后想邀约姐妹去逛街;看到了马主任诅咒张副局长赶紧滚蛋,把位置让给自己……
正乐着,局长进了办公室,小声交代菲菲事情。龙飞看到了局长心里想着今天有个大工程要发包,要向承包老板狠敲一竹杠。数目大得惊人,三百万。龙飞一闭眼,恍惚看到了许多天后,纪委找上了局长。龙飞心里一凛,觉得自己有责任提醒一下局长。
敲开局长办公室,龙飞委婉着,吞吞吐吐地说道一番,大意是希望局长不要伸手,以免招致牢狱之灾。局长脸色铁青,大声呵斥龙飞滚出去。
龙飞灰溜溜地正要出去。菲菲推门来找局长,缓解了龙飞的尴尬。龙飞扭头一看局长,看到局长心里有龌龊的想法,想自己赶快出去,他好对菲菲动手动脚。龙飞善念顿生,腆着脸皮待在局长办公室,惹得局长脸红一阵白一阵。直到菲菲说完事,一起出了门。
一出门,龙飞赶紧一把把菲菲拉到僻静处,说刚才局长对她有非分之想。菲菲瞪大眼睛,啐了龙飞一口,骂了句神经病,一扭头走开了。龙飞看着菲菲的背影,忽然看到了菲菲的心里在恶毒地骂自己。菲菲早就把今晚和局长共度良宵的房开好了。
碰了一鼻子灰,龙飞心情沮丧极了。下班回家,守门的姜大爷一连大声叫了自己几声,才听到。有龙飞的信,是某杂志社寄来的样刊。龙飞喜欢鼓捣文章,不时在报刊发些东西。姜大爷热心,只要有龙飞的信总是精心保管,热心交送。龙飞很敬重姜大爷。谢了姜大爷,龙飞习惯性地打量了大爷一眼。龙飞忽然看到了姜大爷一会儿会被车撞伤。龙飞赶紧给了姜大爷忠告。大爷愣了良久,一脸不高兴,说龙飞咋能诅咒人,拂袖而去。龙飞急了,尾随在大爷身后苦口婆心地劝诫。
正说着,一连串刺耳的喇叭声。原来是局长的小舅子开着豪车要进单位。姜大爷按动电钮,伸缩门缓缓打开。忽然,伸缩门咯噔一声不动了。大爷赶紧一脸堆笑跑出值班室前去查看,原来是导槽里有个石头卡了。大爷赶紧掰着门把石头取出,伸缩门又开始动了。小舅子许是不耐,大声轰着油门,按着喇叭冲了进来。
大爷惊呆了,忘了躲避。眼看就要撞上了。龙飞一个箭步,把大爷推开。只听“嘭”的一声。龙飞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龙飞醒来,已是三天后。他头痛欲裂,一问医生,双腿重度骨折,中度脑震荡。幸亏没有危及生命。妻子早已哭成泪人。
随后几日,单位的同事络绎不绝地来探病,龙飞习惯性地一一看了看大家。他惊异地发现,已经看不到大家心里想什么了。龙飞心里高兴极了,一连诵了几句阿弥陀佛。

人,是多么虚荣的动物。而张方宇的《单独中的洞见》偏偏逆此人性,大大地挫伤了人的虚荣心。没把赞美献给人,只是把赞美泼墨似地献给了神。这让多少人恼羞成怒,怒不可遏。人尽管多么不值得赞美,但内心却那么渴望赞美。所以,一切不事赞美的人,是不讨人喜欢的。
人们结成群,形成块,就是为了在一起,彼此赞美,彼此抬轿,彼此豢养那个自我,自我里的虚荣。他们还哄抬出他们的公共呕像,作为他们丑陋精神的代表,进行狂欢节似的欢庆,制造出一片尘嚣。而在这喧嚣中,张方宇的声音那么阴冷,那么超然,又那么不合时宜,那么不逗人喜欢,甚至让某些人那么痛恨。
在人们自我陶醉时,不小心碰到了张方宇《单独中的洞见》时,里面横竖都写满了对人性的批判。透过这面镜子,他们看到自己欲望纵横的脸,告诉人们:他们活得多么丑;他们又听到暮鼓晨钟般的声音,告诉人们:他们活得多么惨。死神在不远处窥视着他们。他们所积累的外在的一切,都将如梦幻泡沫,一切化为乌有。他们那颗破碎的灵魂,将接受后的审判。这是让那些虚荣者多么不堪的事!
张方宇以雷霆万钧之力,痛击了人性的污秽处,引起多少人虚弱虚伪导致的反感、痛恨与驱逐。他没有迎合人性的弱点,没有豢养人性的自我。他以否定性思维,给人性的丑陋描绘了一幅多么神情毕肖的幽默漫画。在此意义上,他的价值与力量,岂是那些媚俗作家可比拟的。
着名画家吴冠中说,一百个张大千也比不过一个鲁迅。看似狂妄,却实实在理,在这里,鲁迅对国民性的批判性思维有谁能替?我国千百年的文明史,好画家不止一百个,而鲁迅唯独一个。
我仿而效之,一百个媚俗型的作家也比不过一个张方宇。这里,也是取张方宇的批判性思维。他对人性中的平庸之恶,他对人迷梦般的希望,他对时尚里的虚荣,他对婚姻中假装的爱,他对那些表演型的行为揭示,他挑开了虚伪温情脉脉的面纱,他引起丑陋虚荣虚伪人们的骚动不安与愤怒,在这些意义上,这个结论一点也不过分。
在此,我把媚俗型的作家暂且粗浅地分为三种:一是学者型的作家;二是鸡汤型的作家;三是欲望型的作家。张方宇与所有这些作家都是背道而驰的,格格不入的。这是他干净的灵魂,鲜明的立场,不妥协的灵魂自然形成的反差。
相对于学者型的作家来说,张方宇是创造型的作家。这种对比,犹如黑格尔与叔本华之对比。当初,叔本华受尽时代冷落,他的学生一个个都被黑格尔吸走了。而黑格尔呢,就是典型的学者型作家,建立庞大的框架,里面充塞的,都是东抄西抄的学问,几乎没有自己的创见,四平八稳,周全中庸,不得罪人,没有立场,四面讨好八面玲珑,媚态可掬,装出温柔敦厚之相,显出毫无愠色的涵养,受尽时代之宠,享尽人世名利;相反,叔本华字字句句都发自内心,极富创造,击溃人性,后,又指导迷津。张方宇明显与叔本华一样,是创造型的作家,字字都是他天才般的感受力,与他的生命结合在一起,写出的句句格言力透纸背。只有那些与他一样灵魂干净,深刻善良的读者,才能穿越他的批判性思维,看到他的严峻形式后无处不在的爱与慈悲。只有那些接纳型、有灵性、有悟性的人,才能从他这里带走他的爱,去成长自己。岂是虚荣虚假自我之人,能穿透能读懂的?他们自我的硬壳太厚了,他们的俗心太重了,哪里静得下来,客观冷静地,听得进一句逆耳忠言。
相对于鸡汤型的作家,张方宇是批判型的作家。他没有调制或高级或低级的鸡汤,用五颜六色的瓶瓶罐罐等各种漂亮容器装好,去营养或喂壮人们的自我;他没有自欺欺人地劝大家,闭上眼睛,只要调好心态,一切物理雾霾与精神雾霾,都会自动消失;他没有蛊惑人心去到远方,寻找自由,而是告诉人们,朝内看,在单独中修行自己;他没有替大众再造一个梦,没有任何遮蔽,而是非常诚实地说出真相;他没有拿一些陈词滥调重复累赘地唱高调;他没有故弄玄虚地装深刻,反而平实如话,不是让人读不懂;他也没有拿华而不实的词藻,媚惑大众;他不是空洞无物的假神圣假境界,他是从坚实的批判中,一句句走出来的路,步步都踏在荆棘丛生的朝圣之路上。
相对于欲望型的作家,张方宇是清净型的作家。某些学识渊博的高级知识分子,还有很多的编辑出版人,伙同所有的欲望型作家,眼睛盯着市场,左手捏着钱袋,右手打着算盘,心里嘀咕着点击量,揣摩着大众消费心态,就如那个犹大,呈鬼祟之态,面目猥琐,出卖着耶稣,出卖着灵魂,出卖着精神。共同调制一瓶麻木民众,堕落时代的鸡尾酒。粉丝型的读者,就是奴性太多的读者。他们匍匐在文化权威之下。品尝着权威们炮制出来的这些甜,做着迷梦,受着权威的摆弄,忙着生,忙着死,忙着欢,后忙着痛。
人,因虚荣,因无知,因欲望,不分清浊,不分美丑,不辨是非,不辨正邪。大众是好哄的,但张方宇这样的作家,不会像那些媚俗型的作家,不事于哄,不屑于哄。在这大众喧哗的时代,在这媚俗流行的时代,如果少了张方宇这一个声音,这个时代就是虚度的,是不可取的。因其不可替代的独特性,因其灵魂决不妥协的精神姿态,因其对人性的批判力度,一百个媚俗型的作家,加起来,比不过一个张方宇,是一个恰如其分的说法。
陀思妥耶夫斯基说:“你拿另一种心地宽宏来说吧,它就非常困难,默默无闻、无声无息、不声不响,而且招致毁谤,牺牲很多,荣誉却一点也没有。在那里,你,一个容光焕发的人,在大家面前,却被当成卑鄙小人,而事实上你却是世界上诚实的人。好吧,你去试试创立这种功勋吧,可是不,你会拒绝干的!可我,却一辈子都是干这种事的。”张方宇就是陀氏所说的这种人,“心地宽宏”,“默默无闻”,“招致毁谤,牺牲很多,荣誉却一点也没有”,是“诚实的人”,张方宇建立的就是这种功勋。不管一百个,还是一千个,再多的媚俗型作家,是永远也不可能建立这种功勋的。
在批判的深刻,在批判的广度,在批判的力度上,这个时代,千百年来,媚俗型作家千千万万,而张方宇只有一个。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