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赵女士的母亲在天上也能听到她的道歉,我们第一次单独吃饭单独在一起聊天

每一次的遇见,都是命中注定的缘分,躲不掉,逃不开。

要求本也是受害者的赵女士必须道歉,不道歉就是对不起自己,对不起母亲,逼问者显然将问题“泛道德化”处理了。

QQ网络聊天工具开始盛行的时候,手机在学生时代还没有全覆盖,我利用一个月暑假的时间打工挣钱买了一部手机,无意中加上了他为好友。于是他便成了我在燥热的暑假中的一点乐趣。那年十八岁。

距离暑期北京八达岭动物园“东北虎伤人事件”,已有数月。32岁的女游客赵某中途下车,被老虎拖走受伤,而她的母亲周某下车去追,遭老虎撕咬致身亡。

通过聊天我才知道原来他是我的同班同学,因为下半年就要进入高三了,他父母要给他转校准备备战高考,所以他想在高三开学之前见见现在这两年的同学,恐怕以后很难相见了。他还说要请我吃饭给他送行,当时我很纳闷,虽说我们是同学,但我们在教室里除了上课根本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简单来说,我们不熟。但是我禁不住他一再的要求,只好答应他有时间陪他吃个饭。某天下午,电话响了,没想到是他打电话说已经快到我家门口了,说是来接我出去吃饭,然后会送我回来。就这样,我们第一次单独吃饭单独在一起聊天。

就在昨晚,当事人赵女士登上辽宁卫视《有请主角儿》节目公开道歉。现场,嘉宾雷老师嘶吼、恫吓、连珠炮似地提问中,逼得女当事人赵某毫无还击、躲闪之力。完全失去分寸的赵女士,像个待宰的羔羊一般,声泪俱下站在舞台中央向天上的妈妈公开道歉。

时间过得很快,开学了,又回到了又爱又恨的学校,高三紧张的生活要开始了。开学的第二个星期某天早自习,我看见他坐在后一排朝我微微点头,难道他又回来了?事实证明,他回来了,说是转学不习惯,还得花时间去适应,离家又远不方便,朋友都不在身边很孤独…所以还是回来学习吧。那时我就在想他回来的理由有没有有一条是关于我的。

此情此景,给人一种上帝审判的感觉。嘉宾以一种上帝视角在审判他的“臣民”,甚至能打通阴阳两界,示意赵女士的母亲在天上也能听到她的道歉。

这一次我们慢慢熟了,说话的机会和话题也渐渐多了起来,有时候同学还拿我俩开玩笑,偶尔他也会发短信,打电话关心我的生活,不知从哪一刻起,他反复出现在我脑海里,想起他我的嘴角会不自觉地微微上扬。高三的生活本是枯燥无味的,但是我却觉得有滋有味。周末的时候我们一起复习功课,一起吃冰淇淋,一起去公园坐摩天轮,甚至有的时候晚自习逃课去夜市,去KTV,去买蛋糕过生日等。

事实上,赵女士根本没有必要在电视上公开道歉。即使道歉被别人听到了,赵女士的良心难道就会像嘉宾所说的那样得到安宁?当然不会。

高考结束后,我们时而不时的出来见见面聊聊天,直到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他就读于本市的一所大学,而我将去另一个市上大学。因为开学报到的时间冲突,谁也没有送谁。大一新生对新学校的好奇冲淡了我们的思念,打电话越来越少,短信息很久才回复一句“嗯”,甚至于后来QQ里都没了他的身影。

母亲为救自己而身亡这事儿,恐怕会如影随形地跟着赵女士一辈子,她甚至需要去看心理医生缓解这种伤痛。

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彼此的世界里。六年后的今天,我坐在我们第一次吃饭的地方,已是青春不再,物是人非。

在公众面前接受拷问、谴责,恐怕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悔恨与自我谴责会更加强烈。而且,别人不会因为她的道歉就改变对她的看法,大量网友在视频后留言,称她“该死的是她”“丢军嫂的脸”……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