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时候没有哪个去说江青长得好漂亮,这些老人在骗子眼里

苛责这群深陷骗局的老人“不长点心”,是残忍的,而解救他们,显然该对这些精准“坑爹”伎俩精准打击。

古代的人都很重视血缘、血亲关系,这些是一个人的身份,但光是身份成不了美女的,所以从第二段开始就写庄姜夫人的漂亮了。
中国论文网
那个时候的人是怎样写的呢?卫国的这些人,先写庄姜夫人的手,“手如柔荑”。什么是“荑”?有很多植物,比如说笋子、芦笋、高笋、巴茅,很多种,那些植物到了春天,剥开,中间嫩的那个心心就叫“荑”,非常软,所以叫“柔荑”。就是说她纤纤十指好像剥出来的山东大葱,嫩得很的。“柔荑”,先看手。这个跟我们不同,我们先看这个三围。
“肤如凝脂”。然后看她的皮肤,她的皮肤就像凝结起的脂肪,动物脂肪,像猪油冬天凝起了,雪白的又有光泽。说了她的手,十指纤纤,如何漂亮,手指如“柔荑”。在那个时候也是怪,允许这些市民编起歌来唱第一夫人皮肤如何好,我觉得这还是非常解放的,“文革”的时候没有哪个去说江青长得好漂亮,绝对没有,都说江青是旗手,她要战斗的。当然,我们今天更不能乱去说,乱去说了,一会儿脱不到手。但那个时候可以说:哎呀,我们那个庄姜夫人的身上的皮肤就像猪油一样,“凝脂”!
“领如蝤蛴”。“领”就是颈项,不是衣领。所以,人伸着颈项望,就叫是“延领相望”。说了皮肤很漂亮还要说颈项也好漂亮。所以,你可以推测他们那时候穿的那个衣服一定没有像我们现在这么高的领,我们当然要领高,不然你那骨头显出来好难看。他们那个美女在古代,人家看的就是整个的颈部,因此一定就是你们现在夏天穿的那种圆领,才看得到。
“领如蝤蛴”,这个“蝤蛴”是一种虫,我就觉得他们赞扬这个美女,还是另有一套比喻。有一种虫叫“老母虫”,不知道你们看到过没有,在木头里面,有这样长,很嫩,嫩得像白色象牙,半透明的那种。我们川西平原叫“猪儿虫”,木头打开就看得到。现代人不兴这样子比喻,好像这样比喻她很丑,但古代人质朴,他们就是那样比喻:哎呀,你看那个颈项长好漂亮哦,而且长,就像“猪儿虫”一样,“领如蝤蛴”。
“齿如瓠犀”。你可以想一下,这个美女不是像后来那些死板死板的,嘴巴闭得很紧,一定经常面带笑容,牙齿露在外面。她的牙齿长得好漂亮,就像那个葫芦一刀切下去,里面的籽籽一排,雪白地排在这一排。“瓠”是“瓠瓜”,“瓠瓜”里头的籽籽雪白,你把它切开看,而且排成一排,她牙齿长得好漂亮。没有哪个去赞扬江青牙齿漂亮,那样说在现代就不行了,因为牵扯到政治。在他们卫国可以随便说这些,这首诗是卫国的民间流行的,他们把这个看成是他们的骄傲:我们的第一夫人长得好漂亮。你看,牙齿都好漂亮,“齿如瓠犀”。
“螓首蛾眉”。“螓”,有一种蝉子,蝉子有大的叫蚱蝉,还有黑色的,还有一种小的叫金蝉,只有老指拇这样大的,绿色的。金蝉的额头非常宽,所以叫螓首,就是说这个第一夫人,古人说的叫天庭饱满,额头长得好看,额头也很高,发际线也很高,长得很好看。这写得很细哦,“螓首”。
“蛾眉”。这个“蛾”要读“yí”,这个“蛾”就是“蚂蚁”的“蚁”,古音不读“é”。说我们这个第一夫人的眉毛长得像蚂蚁的眉毛一样,你们拿放大镜去看,一只蚂蚁它那个前面的两个须这样,像山字型,两边都是这样,多少长,长眉,眉是像山一样。所以这个卓文君都是远山如眉,眉如远山,她的眉毛看到就像画的山一样,“蛾眉”。
但是这些美都是静态的美,马上就动态来了。
“巧笑倩兮”。哎呀,就是她一笑起来好漂亮哦,笑得那么巧,就不像我们笑都笑得笨,她一笑就笑得恰到好处,我们笑就傻笑,嘿嘿嘿一下,要不就像现在的女子哈哈哈就吼一声,那你还巧什么巧呢?人家要笑得是要有分寸的。“巧笑倩兮”,笑起来好漂亮哦。
“美目盼兮”。“盼”是什么意思?黑白分明谓之盼,所以“盼”字,你看这边这个“分”字,人的眼睛黑白越是分明越好看。只有我们这些老头的眼睛一片浑浊,黑白也不分明了,有红丝线在里面,那就丑了。人家她那个眼睛是“美目盼兮”。“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你注意,这个“倩”跟“盼”都押到韵的。
前面也押到韵,“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全部都押到韵。这一下就转了韵了,一下就显得很活动,前面都是静态,这儿一下就动起来,脸上就笑起来了,“美目盼兮”,眼睛黑白分明。
黑白分明谓之“盼”,这是《诗经》上面传统的说法。民间另有说法,河南人说的那个女子在扮媚眼,扮媚眼是怎样扮呢?就是黑眼珠在眼睛里面转了一圈,斜起过去。有一回我看到凤凰台那一个美女主持吴小莉就专门演过这个,扮演,喊她表演,她表演媚眼。哦!那一下!就我们四川人说的叫“丢翳子”。所以这个“盼”是这个意思,这个也可能是,因为这个注释这个“盼”说是黑白分明,是从传统汉代的这些经师,他们这样说的,而扮媚眼那个扮可能就是“盼”字,就是扮媚眼,就是把眼珠拿到里面去转一下,这个是民间的说法。反正都很漂亮。
这个漂亮是那一天结婚的婚礼上,是因为这个婚礼是敞开的,让老百姓都来看的。这些都是老百姓在那儿看:先是说的她的爸是哪个,她的姐夫哥又是哪国的国王,她的亲哥哥又是太子……这些都是老百姓在这儿摆得火热,然后接到看到她出了场了,新媳妇儿出来了,在现场了,大家看到了,看到就赞美她长得好漂亮,可能那个时候的这个习惯,新媳妇儿就是要拿给大家看。不然怎么会看得这么细?一定是要让大家自由看,不像现在有警卫那些把她隔到的,生怕挨着。
责编:小侧

的时候没有哪个去说江青长得好漂亮,这些老人在骗子眼里。这年头,骗子们在知识库更新、骗术升级迭代的路上似乎马不停蹄。“我是你领导”和“公检法”来电等“盲骗”手段不太顶用了,就走因人设局的精准化路线,如对学生抛“助学金”诱饵,又如对老人打着“民族大业”名头行骗。

新京报日前就揭露了流窜于微信多时的“民族大业”骗局的运作链条:曾做过传销的操盘者,对老人搞线上洗脑,声称要解冻数以兆亿元的民族海外资产,对入群老人许下宏愿,只需报名,交些“小钱”,保守秘密,即能获得每人几百上千万的善款补助。他们还发各种假冒的“国务院办公厅”、“民族资产高管理委员会”印发的文件及任命状。为解救上当的家人,有些受骗者家属组建“解救群”,潜入群中“炸群”,上演反洗脑攻防战。

有时候,骗子太多,也因天真的老人够多。这些老人在骗子眼里,或许就是割了一茬又一茬的韭菜:“保健品”和直销理财骗局玩多了不新鲜,就另辟拐骗招数,扯上民族大义,玩着“双重心理按摩”的把戏——你信我们,就是爱国,非但能获巨额“善款回报”,还能铸造抵御外敌的“经济长城”。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