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刻把全场都惊着了,就似母亲默默走过的一生

智商爆棚,情商为负

白茅,每次,只要想到它,脑海里立刻就会美成一首首诗句呢。它的洁白柔顺,它的顽强极具生命力。让我叹服,让我感动的同时充满着温暖与亲切。

1946年初的某一天,盟军驻东京宪兵司令部门口来了一个身着和服的老头,从他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脚步和每次迈步时的痛苦表情中,不难看出他已时日无多。然而,他面对接待他的美军军官说的两句话,立刻把全场都惊着了。

是的,只要想到白茅,就会情不自禁的想起那首: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诗句也如白茅的本身,赋予着顽强的生命力。跨越沧桑,贯穿时代精髓,世世代代传唱下去。

www.4008.com,然,白茅不仅如此,有着更加深远的成份在其中,它的坚强它的美丽它的无私还有它的普通与淳朴。究其,会让我们先联想到什么?联想到谁?

我一直很喜欢这普通而非凡的植物,它的朴素之美它的平白之姿态,尤其令我感佩。白茅,苍茫茫的在天地间连成了一片片,有一种气势,就是一种弱小而不卑不亢的精神。

白茅由春天的柔荑之美,到深秋的枯白之衰,简单的一生,无求无所的一世。想过没有,是否,像极了女子的一生?白茅,又是否,似母亲的一双手,柔荑到枯瘦,由年轻到衰老。就似母亲默默走过的一生。

立刻把全场都惊着了,就似母亲默默走过的一生。白茅的诗句在《诗经》中为美丽:野有死麕,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林有朴樕,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有女如玉。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

译成现代文:野地死了香獐子,白茅包裹才得体。少女怀春心不已,美男善诱情意起。林中朴樕无人理,野地死鹿还施礼。白茅包裹埋地里,少女如玉属意你。缓脱裙衣是何企,别碰腰带对不起。莫使狗儿叫不已,少女今生跟定你。

淡淡的墨香裹着纯粹的情爱,读来倍感亲切自然。可以想象得出那样的画面:晴暖的孟夏之野外,微雨初霁,双燕飞旋,百蝶蹁跹花丛,薰风和煦,鹭飞蓼岸,莺唱柳荫。

看天气恰好。淡烟空濛,水光潋滟。清风习习,白茅苍茫。或许有女一人,在水岸在长堤,轻嗅着土地清香轻嗅着白茅风中的摇曳之清淡气息。很偶然的会遇上心爱的人,远远地会看见心仪的女子,一投足一回眸那么入心,那么从心上来。

沿着诗的意境,会仿佛看见猎人用白茅包起射杀的麋鹿,以表自己对自然馈赠的虔诚。而那怀春的女子呢,说不定就会有有男子来调着情事。那么一定一见钟情,一定是是两情相悦,演绎出是生命里动人的画面。那情景生动自然,美丽超然,不拘泥,不亵渎。爱的纯粹,爱的脱俗。

常常的会对这样的文字产生遐想,奇妙的图景里有些许蒙太奇的跳跃。生与死,美与丑,鲜活生动、盎然生机里交织着死寂腐朽、老气横秋。四季变幻与男欢女爱,生死轮回与万象更新。

也许,你很难想象,一些美好生动的东西却与一些丑陋死寂的东西相连接起来。是的,你无法想象,美丽怀春的少女却与白茅包起射杀的麋鹿连在一起:野有死麋,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

这样的诗句直戳心怀,每每读这样的句子,心会插上翅膀,任凭着在生满白茅的旷野里游走,欢喜而悸动的好似飞进了先秦时代,稍稍闭起眼睛来就会看到:那美丽怀春的少女,鲜活烂漫,那埋入土里死去的死麋,和怀春女子痴迷的一双眼睛呼应着。产生出金属的音质,好似由内心由体内迸发出一汩汩激流,似音乐一样流淌、激荡。那一际清流如此清澈、湍急,潺潺在山外山,缓缓在云水间。

白茅,我很小就认识了它,与我,一点也不生疏。它在诗里美得已经很是透彻,然,在生活中更加是美得令人拼住呼吸。那美好,就似蝴蝶儿栖定在花蕊间,那扇动着美丽翅膀,似栖未栖之时。

一个女孩蹑手蹑脚走来,伸出笋管一样的菡萏小手儿,要捉住那只蝴蝶儿。恰恰就要捉住时,忽然飞起,空空的手儿里握住的只是惊喜与欢乐。眼睁睁的望着蝴蝶儿扇动着翅膀飞进蓝蓝的天空里。

我每次读到诗经里的句子,我都会情不自禁的联想到家乡,那一片土地上长满了白茅,春来绿的润泽,秋来白的苍茫。

说不出究竟是为什么,读到白茅,我会很自然的联想到母亲,我会在诗经短短的吟咏中拓展到对母亲的深厚情怀。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