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学姐是我在甲部门的部长4008云顶集团

上大学之前,我们班上的同学大部分都是从初一就开始同班了,初中我们不太懂事,经常开着玩笑就打起来了,高中慢慢地就不那么冲动了,又加上感情很深,平时玩笑开得再大话说得再不羁也不会闹出多大的矛盾。

冬韵独自立窗前,静观雪翩翩。无瑕世界炫,不忍踏其间。冬雪飞花满天笑相迎,千姿万态好风景。寒风不怕表错情,天上人间追不停。作于2016,11,23

但到了大学,似乎一切都变了,没有一个你可以谈天侃地乱开玩笑的人。我也发现年级之间的等级差异竟可以拉到这么大,可能你比他们还要年长,无形之中你却总会觉得跟他们交谈之前总得加上一句“学长学姐”,也总会有那么一点毕恭毕敬的感觉。

人与人之间好像总隔着那么一层膜,想要戳破,却又惧怕破碎。

刚开学时我加入了一些部门,可能是这些部门偏文艺的缘故,我才有幸能在这所男女比例7:1的学校认识几位学姐,但由于我初来乍到不谙世事又狂放不羁,不幸在QQ上惹恼了几位学姐。

A学姐是我在甲部门的部长,某日我们学院的官方QQ发布了一条动态,大意就是吐槽大学。

我认真认真地看了这条说说,总感觉其中表达的负面情绪太多了,如果是某位学生发的倒也无伤大雅,

但这毕竟是学院官方QQ,代表的是学院的形象啊!

我觉得这QQ很有可能就是我们部门负责运营的,就在群里发了一张截图并问这是谁发的。

A学姐不一会儿就回了“我”。

我立马反问:“为什么不发些正能量的东西”。

我并未罢休,私聊她:“你发那个不太好吧,毕竟是学院官方QQ啊!”

可她却岔开话题,“你头像蛮好看的,是谁啊?”

我也岔开话题,“你头像好丑,没我的好看。”

我放大她的头像感觉有些不对劲,“你头像是你自己吗?”

我感觉我说她头像好丑她可能已经生气了,连忙转移到原先的话题。我又发了昨天一条说说的截图过去,大意是孝顺父母。

“这条就很好啊,很正能量。”

A学姐发语音来说:“今天这一条只是调侃一下大学生活。”

A学姐是我在甲部门的部长4008云顶集团。“那也太负能量了吧,就不能励志点吗。”

“我跟你说啊,现在这个社会励志的东西太多了,鸡汤人家反而不要。同学们也需要放松啊,平时也需要调侃一下啊!”她貌似平静的语气中带着些许激动。

“可你那条说说不就是给同学们传递负面情绪吗,大学课比想象中的多大家经历了都知道,你没必要又扯些这样的东西吧。”

“我都跟你说了那只是调侃,好了,别说了,我要睡觉了,我明天满课。”她的语气明显不满了。

“难道官方QQ就不能正式点吗。”

她生气地说道:“你就非得要用这么质问的语气跟我说话吗!我就算不是你部长也是你直系学姐吧,你有叫过我一声‘学姐’吗?你从来都是一上来就怎么怎么样,你有尊重过我吗?!”

“我怎么没尊重你啊,我又怎么质问你了?文字的表达是不含语气的,很多时候是很苍白的。算了,你去睡觉吧。”

学姐愈发生气:“本来你今天稍微语气好点跟我说这件事还没什么,现在搞得我都没心情睡觉了!”

……

经过长时间的争论,她无力地说:“其实我们都没有错,只是性格不合而已,我不想因为这点事搞得部门内部出现矛盾,这件事就到此为止。还有,我真的要睡觉了。”

当时已是11点了,我也没有再说什么,躺在床上想着明天开会该如何面对她,久久才得以入眠。

B学姐是我在乙组织的另一个部门的部长,有次我们组织十几个人去外面搞活动,回去之后我花了很长时间写了一篇长长的新闻稿,也算是活动总结吧,后面由于不太符合要求就没能在官微上推送,我就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发了。

因为这篇图文和乙组织很有关系,我就把它分享到了群里。本来还想着他们能夸下我这新手的用心和排版的,但没想到B学姐却来了一句:“谁让你图片署我们组织的名字的啊。”

“因为拍摄图片的都是我们的人啊。”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