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生只是来洛阳参加比武大会的,其释义时大量引用《说文》中的材料


要:《慧琳音义》是我国古代佛经音义中的集大成之作,其释义时大量引用《说文》中的材料,其中刀部字共引144条,32个词。本文在定量统计的基础上,选取《音义》所引刀部字与大徐本不同之处加以考证,勘定是非,以期实现两者的互证互补。
中国论文网 关键词:《慧琳音义》;《说文》;刀部
作者简介:王洁,女,河南人,汉族,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汉语言文字学专业,研究方向:现代汉语。
[中图分类号]:H13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36–02
《慧琳音义》①中保存了大量的汉唐及以前的古籍文献,对古籍整理和辑佚来说价值极大。东汉许慎所着《说文解字》是我国第一部按部首编排的字典,在我国文字学、文献学等诸多方面意义重大。但《说文》自成书以来几经转写传抄,错误遗脱在所难免。宋朝初年徐铉奉诏校定《说文》,世称大徐本。后世许多学者致力于《说文》研究,对《说文》的校勘做出了贡献,但说文之学浩如烟海,这些研究尚未达到恢复其本真之效。《慧琳音义》引《说文》共计一万三千余次,如此众多的资料用以考证《说文》,其价值是不言而喻的。《慧琳音义》共引《说文》刀部字144条,32个词。本文对其所引《说文》刀部字与大徐本《说文》逐一比对,完全相同者、基本相同者均不予赘言,旨在指出不同,勘定是非。滋列如下:
一、误引他书之训为说文 刳, 《音义》一引:剔也。从刀夸声。
《音义》六引:判也。 《音义》一引:从刀夸声也。
《音义》四引:判也,从刀夸声。 《音义》三引:从刀夸声
《说文・刀部》:判也。从刀夸声。
按:《音义》卷83《大唐三藏玄奘法师本传一卷》又引《方言》云:“剔也。”盖《音义》一引“剔也”为《方言》语。他卷引文皆与大徐本同,可证其为《方言》滥入《说文》者。
剡, 《音义》一引:锐使其利。形声字。 《说文・刀部》:锐利也。从刀炎声。
按:《音义》所引与大徐本存在“锐使其利”和“锐利也”的区别,《音义》在“剡木”下先引《尔雅》作:“剡,利也。”又引《易》曰:“剡木为楫”其义皆利也,与大徐本无甚异,盖大徐本为是也。颜师古《汉书・艺文志》“剡木为矢”作“剡,谓锐而利之也。”[1]盖《音义》转释颜师古注误训为说文。
二、误涉他字音义 刺, 《音义》二引:木芒也。
《音义》一引:�伤也。从刀束声。
《音义》一引:君杀大夫曰刺。从刀�c声也。�c音与刺同。
《音义》四引:直伤也。从刀�c声。 《音义》一引:直伤也。
《音义》一引:从刀从�c。 《音义》一引:从刀�c声
《说文・刀部》:君杀大夫曰刺。刺,直伤也。从刀从�c,�c亦声。
按:《音义》先写《方言》:“凡草木有芒伤人谓之刺。”次引《说文》:“木芒也。”考之与大徐本“刺”之释义,差异甚远。段注:“�c,木芒也。芒者、艹�Z也。引申为凡铁锐之称。今俗用锋芒字古只作芒。�c今字作刺。刺行而�c废矣。”[2]可知“�c”与“刺”为古今字,《音义》二引盖将“�c”之释义误为“刺”之本义。此外,《音义》一引:“�伤也。从刀束声。”《玉篇・�u部》:“�,行也。”[3]且经检索“�”均为“行”之义,“�伤”不通,盖因“�”、“直”形近而传写讹误。
刻, 《音义》一引:钢铁可以刻镂也。刻,从刀亥声。
《音义》一引:镂也,从刀亥声。 《音义》一引:刻,谓法罪有也。从刀亥声。
《说文・刀部》:镂也。从刀亥声。
按:《说文解字注》:“刻,镂也。金部曰:‘镂,刚铁可以刻镂也。’释器曰:‘金谓之镂。木谓之刻。’此析言之。统言则刻亦镂也。引申��刻薄之刻。”[4]显然,《音义》一引“钢铁可以刻镂也”误涉金部“镂”字意义。
三、转写讹误 ?, 《音义》一引:决鼻也。或作劓,亦通。
《音义》二引:从刀臬声。或从鼻作劓,通用也。 劓:
《音义》二引:决鼻者也。从刀鼻声。或作?也。 《音义》一引:?,决鼻也。
《音义》一引:次鼻也。或作?。 《音义》一引:作?,刖鼻也。从刀鼻声。
《音义》一引:刖鼻也。 《音义》一引:?鼻也。从刀臬声。
《说文・刀部》:刑鼻也。从刀臬声。易曰:天且?。劓,臬或从鼻。
按:“?”与“劓”为异体字,慧琳所引与大徐本一致,故笔者将二者合为同一条目加以考释。《音义》与大徐本有“决鼻”“次鼻”“刖鼻”“?鼻”和“刑鼻”之别。沈涛《说文古本考》云:“决鼻犹言缺鼻,御览天部引诗推度灾曰:‘穴鼻始萌宋均注。穴,决也。决鼻,兔也。’盖亦言兔之缺鼻。小徐本作刖鼻,与决声相近。大徐本作刑鼻,则误矣。”[5]丁福保明确提出刑鼻乃刖鼻字形之误。《说文》:“刑,刭也。”意为割颈之刑,其与决、刖所表断绝之意有别,故笔者认为二人之言有可取之�。此外,《说文・肉部》:“?,孔也。”《欠部》:“次:不前不精也。”“次鼻、?鼻”义不同,盖“决、?”字形转写之误。
四、衍夺致误 剖, 《音义》一引:判分也。
《音义》一引:判木也,从刀�鹕�。 《音义》一引:判木,从刀�稹�
《音义》一引:从刀从�鹕�。 《音义》一引:从刀�稹�
《音义》十四引:判也,从刀�鹕�。 《说文・刀部》:判也,从刀�鹕�。
按:《音义》所引与大徐本存在“判分也、判木也、”与“判也”之别。《音义》中仅一例训作“判分也”,但十四引作“判也”,故大徐本训作“判也”更为可信。又沈涛《说文古本考》云:“《一切经音义卷十六》一引判下有分字,乃传写误衍,非古本如是,判即训分不必更言分也,又一引乃作判也可证。”[6]是其证。《音义》一引“判木”为具体义,而大徐本则训抽象义,“剖”字从刀不从木,盖慧琳转释而衍“木”字。
剥, 《音义》一引:裂也。 《音义》一引:刻也。从刀录声也。
《音义》一引:割,从刀从录。录音禄。 《音义》一引:从刀录声。
《说文・刀部》:裂也。从刀从录。录,刻割也。录亦声。
按:《说文解字注》云:“剥,裂也。从刀��。��,刻也。说从��之意。��下云,刻木����也,破裂之意。一曰剥,割也。此别一义。与上义相通。按此篆解说、合二徐本及尚书泰誓正义宋刻本参定。”[7]今《音义》所引“刻也、割”之义是证大徐本之衍。
�唬� 《音义》一引:契也。�槐鹬�书以刀削其旁,故曰契也。
《说文・刀部》:契也。从刀声。券别之书,以刀判契其旁,故曰契券。
按:《说文》:“�唬豪鸵病4恿Γ�卷省声。”《音义》注“�弧庇搿叭�”义大同,显为注者因二者字形相似而误。《说文解字诂林》:“涛按以刀判契云云,《御览》五百九十八文部引作:‘以刀刻其旁故曰契也。’《一切经音义》卷十三引作:‘以刀削其旁故曰契也。’《止观辅行》传七之四引作:‘以刀判其旁,故谓之契。’三引小有异同,然可见古本判下总无契字,契下总无券字。”[8]盖大徐本判下之契和契下之券误衍。
��, 《音义》一引:断首也,亦截也。 《音义》一引:断也,亦截也。
《说文・刀部》:断齐也。从刀�Z声。
按:《音义》卷五十二“��割”注引《声类》训作“��。”《说文・刀部》:“��,截也。”《音义》一引“断首也,亦截也”,盖古本如是,大徐本断其为断首之误也,又夺亦截也三字。
五、其他讹误: ��, 《音义》一引:以锥刀划也。从刀画声。
《音义》一引:隹刀曰划。从刀画。画亦声也。
《说文・刀部》:锥刀曰划。从刀从画,画亦声。
按:大徐本“锥刀曰划”与《音义》一引“以锥刀划也”存在静动之别。《说文解字注》:“划,锥刀画曰划。画字各本无。今补。谓锥刀之末所画谓之划也。”[9]笔者按其是。《玉篇・刀部》:“划,以刀划破物也。”[10]《音义》卷四十三“刀划”注引顾野王云:“划,以刀头破物也。”由此,划本义应为动作义,大徐本训释误也。今《音义》一引“以锥刀划也”是其证。但具体划之本义为何,仍待大方之家加以考证。“隹刀曰划”盖为注者传写误以“隹”作“锥”。
罚, 《音义》二引:小罪也。从刀从詈。
《音义》一引:�f之小者也,言未以刀,但持刀詈骂,则应罚也。从力詈声。
《音义》一引:罪之小者,但持刀骂则应罚。
《音义》一引:罪罚也,罪之小者未以刃杀,但持刀骂詈则应罚也。从刀从詈,会意字也。
《音义》二引:罪之小已罚。
《音义》一引:罪之小者也,从刀从詈。会意字。或从寸,俗字也。
《说文・刀部》:�f之小者也,从力从詈。未以刀有所贼,但持刀詈骂,则应罚。
按:丁福保《说文解字诂林》云:“�f,犯法也,从自辛,言�f人蹙目辛苦之忧。秦?�f�嘶首指奈�罪。”[11]故知“�f”与“罪”乃古字和今字之别,意义基本相同。此外,《音义》与大徐本《说文》存在“小罪”“罪之小者”“罪之小者曰罚”和“�f之小者也”的区别,均因表达不同造成。《音义》一引中对字形的分析“从刀詈声”疑似讹误,因为慧琳在《音义》所引的多数条目上都作会意字来分析,且《说文解字诂林》所收均析为会意字。
结语:
经过对《慧琳音义》所引《说文》刀部字共144条的一一比对考证,可知《音义》所引与大徐本大致相同,表明大徐本是基本可信的。同时,《音义》对于校订《说文》乃至说文之学都有其重要的作用,可以纠正一些沿袭已久的错误。反之,《音义》所引《说文》因种种原因也非完全正确,因此在采用《音义》时要仔细考证,不可全盘接受。
注释:
①本文《慧琳音义》所据为爱如生数据库所载,原据版本:日本元文三年至延亨三年狮谷白莲社刻本。为了简洁,不再标注具体页码。
参考文献:
[1]宗福邦、陈世铙、萧海波.故训汇纂[M].商务印书馆,2007年9月.
[2]段玉裁.说文解字注[M].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10月版.第318页.
[3]顾野王.玉篇[M].第一版.中华书局,1985年.
[4]段玉裁.说文解字注[M].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10月版.第179页.
[5]丁福保.说文解字诂林[M].中华书局,1988年4月.第4684页.
[6]丁福保.说文解字诂林[M].中华书局,1988年4月.第4649页.
[7]段玉裁.说文解字注[M].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10月版.第180页.
[8]丁福保.说文解字诂林[M].中华书局,1988年4月.第4690页.
[9]段玉裁.说文解字注[M].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10月版.第180页.
[10]顾野王.玉篇[M].第一版.中华书局,1985年.
[11]丁福保.说文解字诂林[M].中华书局,1988年4月版.第417页.

却说刘生来到洛阳,虽然天色已晚,但阻挡不了刘生对京城的向往。刘生找了家客栈后,便到洛阳街道上游玩。
东汉末年汉室衰微,国力衰退,各地是盗贼群起,九州大地早已破败不堪,但是洛阳城依旧是一片繁荣。刘生在街上走了许久,只见城内商铺遍地皆是,夜晚是张灯结彩犹如那元宵一般。刘生一边走一边欣赏着洛阳的繁华,不时就见到全副武装的御林军。刘生心中想道:洛阳无比繁华,其实也是靠着千军万马,而依靠武力获得的和平,又能持续多久呢。刘生只是来洛阳参加比武大会的,却不知何时何地举行,在街上走了许久后,走到路边的一个小摊,叫了碗茶。刘生一边喝茶,一边向茶摊小二问道:“小哥,洛阳近来是不是有比武大会呢?”
小二笑着说道:“客官一定是刚来咱洛阳城,其实皇榜早已贴出去,就在城门口就有。在过一个月,到那十月十五日在皇城门外举行比武大会,到时候天下英雄都会来的。”刘生奇道:“为何要在十月十五呢?还有就算是比武大会,天下英雄也未必会来!”小二又笑着说道:“客官有所不知,这比武大会是朝廷安排的,那是为了选大将军,也是给天下英雄一个排名。这大将军天下谁不想当呢?天下哪个英雄不想知道自己的武功在江湖上究竟如何呢?还有,做了大将军以后呢朝廷还要表彰,待来年除夕之时还要普天同庆。”刘生听了后,笑了笑,对小二说道:“感情如此,习武之人终究也要生活,也想有荣华富贵,也想出人头地。”小二说道:“要是没有点好处,习武也没什么用了。大丈夫若能沙场建功立业,青史留名,那是再好不过的。”刘生听到此处,似乎有些感触,付过茶钱就走。小二急忙说道:“客官,若要在洛阳寻个热闹,明日早时有黑衣女子在街上比武招亲。”刘生大声道:“谢了!”刘生在街上逛了许久,看到了洛阳城有许多江湖豪客,却不在意,只转到了城门处,见那墙上有一道皇榜,刘生上前看了看,果然比武大会与茶摊小二所说一样。
刘生回到客栈好好休息了一晚。第二日清晨,刘生早早醒来,就到街上看那神秘女子。刘生走了几条街,只见不远处有许多百姓和武林人士围在一起。刘生好奇,就上前观看。刘生看到一面黑旗,上书“比武招亲”,而被众多人士围着的是一块宽阔的场地,里面有一个擂台,擂台上一黑衣女子正与一使刀好汉交手。刘生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就好好地看着各路好手切磋。黑衣女子使剑,而剑招轻灵有名家风范。而那使刀汉子,招招狠辣,攻守自如,武功也是不弱。两人拆得数十招,台下的人不断喝彩。起初很多人以为黑衣女子会输,只刘生看来黑衣女子并未使尽全力。斗不多时,使刀汉子早已气喘吁吁,黑衣女子却是呼吸均匀毫无败像,突然使刀汉子手腕着了一剑败下阵去。刘生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好。黑衣女子看了看刘生微笑着说道:“公子既觉得好,想必已经看到其中的妙处,不妨上台来与小女子比试一番。”刘生愣了一下,赶紧说道:“姑娘武功高强,我怕不是姑娘的对手,还是莫要在姑娘面前出丑的好。”台下的人都起哄说道:“上啊,上啊,让大家开开眼。”
刘生看了看周边的人,笑了笑,就走到台上。刘生向黑衣女子施了一礼,黑衣女子亦还了一礼。刘生没有用兵器,双手向前,已经做好迎战的准备。黑衣女子拔出长剑就向刘生攻来,剑招依旧轻灵无比。刘生不敢怠慢,运起内力使出摧心掌。刘生与黑衣女子拆得十余招,黑衣女子剑招忽变,走的是狠准辣的路子。刘生见对方来招凶狠,配和摧心掌使出绝妙轻功,一时间是难分胜负。又斗得十余招,黑衣女子剑招再变,变得缓慢无比。刘生觉得对方内力已尽,贸然一掌打向黑衣女子的心口,却不料黑衣女子有剑气护体,这一掌实是打不过去。黑衣女子剑招虽慢,却是后发制人,一剑往刘生琵琶骨上刺去。刘生吓得魂不附体,这一剑只怕会费尽刘生的毕生功力。刘生大吼一声,只震得黑衣女子长剑偏离三尺,方才躲过黑衣女子致命一击。刘生惊骇,只好使出天罡掌,再斗得五六招刘生已经占尽上风。刘生忽然想到这是在比武招亲,是不能赢的,使回摧心掌。再斗得数招,刘生假意落败,退到台下道:“姑娘武艺高强,我甘拜下风。”黑衣女子望着刘生很失望的说道:“我就那么配不上你吗?”刘生羞愧的低下了头。
人群中走出一人,上到台上对黑衣女子说道:“他既看不上你,不如嫁与我如何?”刘生看向那人,只见那人身高八尺,身披黄色衣裳。黑衣女子很不高兴的说道:“赢了我再说。”说罢,台上两人就交起手来。两人使快招,只片刻间已拆了一百多招,却是胜负难分。刘生看在眼里,心中却是想到台上二人并没有使出真实本领。刘生看了一会,只感觉到有一股强大气息。台上与黑衣女子对战的那人拳头越使越沉,威力却是越来越大。刘生心中无比的愤怒。台上斗得正激烈的时候,刘生忽然跃到台上,全力一招打向与黑衣女子对战之人。围观众人和黑衣女子不知何意,正在惊奇之中,刘生大吼道:“黄巾妖道,敢来洛阳送死!”刘生这一吼运上内力,整个洛阳城都能听见。只片刻之间,涌出无数官军,围住了比武招亲的擂台。
比武那人正要逃走,无奈被刘生死死缠住,正在无可奈何之际,人群中闪出数十人围住刘生斗在一起。刘生见黄巾教人越来越多,运起玄天功,使出天罡吼,只震得屋瓦碎裂,洛阳城鬼哭狼嚎。一时间,黄巾教士无一人能近得刘生,受伤的却是越来越多。
刘生正在运功之际,只觉有人一刀砍来,急忙避开。刘生感觉自己捡回一条命。不知来者何人,请看下章解说。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