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剧讲述一群陷入传销魔爪的青年,我说雨呀

本剧讲述一群陷入传销魔爪的青年,我说雨呀。本剧讲述一群陷入传销魔爪的青年,想争脱限制他们自由传销组织。在万般无奈情况下,将纸币写上救命字样,扔到楼下。被一名女孩捡到后,向警方报了案。警察开始解救被困人员。

《大诱拐》电影剧本 原作/天藤真 编导/冈本喜八 翻译/李正伦
译者的话:这是一部轻喜剧。三个犯人绑架一位富为当地之首的老太太柳川年子,索要赎金达百亿元之巨。后水落石出,为犯人出谋划策要求巨额赎金并制定各个环节的行动计划与官方折冲接收巨款的指挥者,大出人们意料。初看起来迹近荒唐,然而情节的展开却向人们提示了可信的依据。这部轰动一时耸人听闻的滑稽戏,给观众留下的不仅是滑稽,而是蕴含着令人深思的内涵。
1.大阪监狱门前·八月十五日·早晨
黑色的标志二型汽车开来,准确利落地停下。刚刚获释出狱的一高一矮两个人立刻上了汽车。
那高个子三宅平太。健次上了后座。 平太:“这车是怎么弄到的?”
健次:“昨天了一趟姬路,从旧货场买的,花了25万哪!”
秋叶正义上了助手座位。车开走。
正义:“还满不错呢,开起来挺快……健次哥,怎么啦?脸色不好,还出那么多汗!”
健次:“冒冷汗又出油汗。当然啦,没有驾驶执照,抓住就给关进,那样,准备了一年零两个月的计划全部告吹。你说这压力多大,有不胆颤心惊的么?”
正义:“……大哥,你这计划够大的。”
健次:“这我知道,所以我急等着你们出狱哪!”
正义和平太神情紧张,奔驰中的标致二型来了个急刹车。
正义:“你说什么?绑票?大哥,你是说绑票么?” 健次:“……对!”
正义:“那……我可下车啦!” 健次:“为什么?”
正义:“你吩咐我干什么事,就是赴汤蹈火我也不在乎,可是唯独绑票这种事我可干不了,绑一个天真可爱的孩子,用他勒索钱……”
说着话打开车门要下车。 平太:“我也下车吧。” 他把汽车熄了火。
平太:“我妈闹着病,我太想弄到一大笔钱了,可绑票这种事央不是人干的……”
他打开车门也要下车。
健次:“要绑的不是可爱的孩子,是一位82岁的可爱的老太太,难道这也不行么?”
平太:“……老太太?”
健次:“纪州的头号大财主。光山林少说也有四万公顷。这样的女老板,行不行?”
正义:“光说那么多公顷,可是我不知道那究竟多么大呀!”
健次:“我要是这么说你明白不?这山林面积,把整个大阪放进还填不满。”
正义:“比整个大阪还大?” 平太也听得目瞪口呆。
健次认真地:“你们听我说,日本是资本主义社会吧?可我们要想出了狱回到社会上,那就绝对需要资本。筹办资本的道路只有这一条。”
正义:“说起资本来。估计大概要多少才行?”
健次:“要她5000万,给你们俩每人1千万。” 车门关上,汽车开走。
2.八月十六日
那辆标志二型汽车于倾盆大雨之中,在一条报废已久的窄道上拚命挣扎着前进。
正义:“大哥,这雨太大啦!”
健次:“这可是老天帮忙的雨呀!没人看见我们。我本来打算只在夜间活动。”
汽车在泥泞打滑的路上前进。 平太:“不行,车开不动了!怎么办?”
健次:“要是车开不了就用步量,反正也快到了。” 打空转的轮胎停转。
柳川年子老太泡在澡盆里,看来非常舒适。 健次等三人在大雨中的山野前进。
正义:“大哥,你老说马上就到马上就到,咱们是不是走错啦?已经走了一个多钟头啦。”
健次:“哪能走错呢,说话就到了!”
柳川家的浴室。洗完澡穿着睡袍的柳川老太瞥见墙角的体重计,迈步上。
柳川老太自言自语地:“还是这个分量。” 健次等三人站在雷声隆隆的暴风雨中。
健次:“……难道真的走错啦?” 电闪雷鸣。三人跳进跟前一块洼地。
健次察看四周。 健次:“啊,是这儿,就是这儿!”
他爬上高处往前走。两人尾随其后。
隔着一条溪谷可以看到对岸柳川的宅邸,一座豪华而硕大的别墅。
平太:“那就是老太太的住处?” 正义:“没错儿,就得要她5000万!”
健次:“监视点儿就设在这儿,每天看着大宅门。老太一出门必坐汽车。我们的车就藏在这附近。”
平太:“大哥,那车就是我们的吧?”
从这里可以看到斜坡下面废道上他们那辆汽车。
正义:“是。大哥说的一点也不错。要是从那儿开车,用不了3分钟就到。”
健次:“不错。啊,不行!把车放在那儿,,对面看个一清二楚。”
三个人赶紧连滚带爬地跑下山坡。 3.柳川家·佛堂·盂兰盆的傍晚
供案上摆着逝的家人的照片等等。
柳川老太对穿军装的长子、穿水兵服的长女、穿飞行服的三子三个人的照片说话。
柳川老太:“……爱一郎……静江……贞好,雨马上就住了,你们就高高兴兴地回吧……明年再回来,大家多多保重……”
4.同上·门前·盂兰盆的傍晚
送神火正在燃烧。柳川老太的侍女吉村纪美站在一旁。串田把张着的伞收起来。
串田:“啊,出虹啦!” 纪美:“真的!啊,真好看!” 她用手指着“监视点”这边。
5.监视点·傍晚 用望远镜监视的正义赶紧扑通一下卧倒。
健次边点蚊香边问:“怎么啦?” 正义:“糟糕!他们发现我啦!”
健次:“真笨!不用望远镜能从那边看见这边么?”
6.柳川家门前的纪美和串田·傍晚 纪美:“虹的尾巴附近有发光的东西呀。”
串田:“据说,那地方就有摇钱树或者金蛋,等一会儿我们找找。”他说完进了大门。
纪美:“真的?……”她往火堆上再加木柴。 7.八月二十五日·已经不用的烧炭窝铺
藏起来的汽车里热得发昏的平太,听到手提式无线电收发报机一响,立刻接。
平太:“雷老兄么?我是雨。老太太出来没有?……干什么呀,还等下?……已经等了两个星期啦!……”
8.赤日炎炎的监视点
健次:“你说的也是。我说雨呀,你听着,还得准备吃的,垃圾也积了不少,再说租下来的和歌山那个隐蔽处,要是空着不用,附近的人就会起疑心哪。”
平太:“雷老兄,明白啦,你的意思是让我那里值夜班吧?今天晚上我就……单程多远?大概得两三个钟头吧……没关系,白天睡吧。”
健次:“是么?那就请你实打实地干好吧。”
正义:“因为天太热,那老太太是不是热得难受不愿动弹?”
他翻翻刚打开的那本滑稽杂志。
健次:“你的意思是天热的时候就用不着监视吧?别!再忍耐忍耐……”他用望远镜望望。
正义:“我听你前几天说过,你只见过她一次,可是隔了这么多年照旧一看见就认出是她。”
健次:“当然认得出。就算过了十五六年吧,那张脸也不会变的。”
正义:“那张脸什么样?” 健次:“溜圆溜圆的脸。”
正义:“啊……十五六年前的话,那时候我正晚上到处疯跑,小学四年级就退学了。”
健次:“是么?那时候我上了中学,是一个慈善机构办的,叫爱育园。”
正义:“慈善机构办的?”
健次:“对!我3岁那年爹妈就把我扔了。那慈善机构大的赞助人就是这位老太太。”
正义:“啊……”
健次:“每年创办纪念日这天,老太太一定到场,特别受大家欢迎。那一天学生们都提出希望要的东西,到了圣诞节,圣诞老人准给送来。”
正义:“大哥你要了什么?” 健次:“那年我要了一把登山刀。” 正义:“刀?”
健次:“我本来想,上山春游的时候在校长跟前卖弄一下:“瞧,我有这玩意儿,方便多了吧?”
正义:“你得到啦?”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