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小糖倒下去后,会被别的老师知道

4008com云顶集团,唐小糖倒下去后,会被别的老师知道。开学的时候,下了一场雪,而且还是场大雪。
每个教室的屋顶都仿佛盖上了厚厚的棉被。操场里也如同铺上了一块巨大的白地毯,让人不忍心踩下去。落了叶的树上挂满了毛茸茸的银条。一阵风吹过,树上的雪慢悠悠的飘下来,落在人的脸上,便觉得一阵冰凉。
这里很少下雪,更别说大雪了,这样的大雪,刘唤弟从小到大都没见过,她很喜欢看同学们在雪地里打闹,看他们快乐地追逐,有的人抓把雪团成雪球偷偷塞进别人的脖子里,被偷袭的人会像触电一样跳起来,也抓一个雪球追对方报仇,追不上就把雪球扔过去,互相打起了雪仗。乒乓球台不远的地方,还有人堆起了雪人,折一根树枝放在雪人手里,雪人就成了一个抱着枪的哨兵。林淼还在一棵树干上塑出了个爬树的雪猴子,远远看去惟妙惟肖。
大雪下了一天一夜,制造出一个银色的世界,雪停了没两天,天就放晴了。
时间就像雪一样,你站在那儿不动,它还是会悄悄融化。雪还没有化完,唤弟已经又开始习惯了重复那种相同的节奏,教室.食堂.宿舍,其间的插曲就是旧书摊和一次次的投稿,一次次的失望。
刘唤弟在漫长地等待中感到了一种怅惘,慢慢地又成了坦然,无论怎样,她对诗歌的热爱没有丝毫的减少,只是心从初的憧憬,兴奋变得平静了许多。
吃过午饭,刘唤弟像往常一样朝学校的门口走去,还没出校门,就听到收发室的老大爷喊:“刘唤弟,有你的信。”
因为经常收到退稿还有寄信,老大爷和她已经很熟。 “谢谢!”
刘唤弟随手接过来,感觉比平常的信件要沉一些,也没多想,一边走一边拆开了信封,突然,她停住了脚步,“采用通知”,刘唤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又仔细地看了看,是的,她没看错,是采用通知,还有一本印刷精美的杂志。
怀着极其兴奋的心情翻开了手中的杂志,她快速地浏览了一下目录,很快,找到了印有自己作品的那一页。
她觉得印成铅字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发表了、发表了、发表了……”
她感觉到范进中举般的狂喜,一颗心快要跳出了胸膛。 “我的作品发表了!”
她拿着那本杂志,真想对着天空喊,对着大地喊,对着整个世界喊……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好消息。
任老师如果知道了,一定也会像她一样高兴,刘唤弟顾不得再去旧书摊,飞快地向任老师的办公室跑去。到了半路,她才想到班主任说任老师因为父亲生病还没回学校,还无法与她分享这份喜悦。
闻着杂志上油墨味道,她觉得比世上任何的花香都要好闻。杂志上的那首小诗已经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依然爱不释手。
若干天以后,二十块钱的绿色汇款单也寄来了,可这次却没那么顺利,她上午后一节课请了假,兴冲冲地去邮局取钱,邮局工作人员的话却让她愣住了。
“身份证!”还没等她开口就听到工作人员又说:“没有身份证,户口本也行!”刘唤弟这回是听清楚了,可这两样东西她都没有,只好胆怯地摇了摇头。
“什么证件都没有,怎么证明这汇款单是你的?”说着工作人员把汇款单从窗口递了出来“你是学生吧?去学校让老师帮开个证明也行。”
前一秒钟刘唤弟还情绪高涨,这后一秒钟心就跌到了谷底,”原来取个钱还这么麻烦!”刘唤弟在心里嘀咕。小心地把汇款单揣好,失落地回了学校。
这可怎么办呢,不能让这二十块钱就这么泡汤了吧!刘唤弟越想心里越不滋味,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是那么可悲,连个证明身份的证件都没有,以前年龄小,不明白“户口”是个什么东西,也不觉得重要,虽然她早就知道,她家的户口本上没有她的名字,却从来没有真的在意过。这次钱没取到,唤弟的心里像灌了铅一样,才真正懂得了户口的重要。
找老师开证明,找哪个老师呢?任老师对她好,可他父亲生病正好请假回去了,过两天才能回来,看来只能找班主任杨老师帮忙了。
杨老师以为是他爸妈给她寄生活费,也没怎么在意,就去校长那儿帮她开了个证明,再返回邮局的时候,邮局的人都差点下班了。
好歹钱顺利的取出来,她又开始高兴起来,回去的路上两张十元的钞票在她手里折来折去,一会放在衣兜里一会儿又拿出来,好像担心两张钞票会长了翅膀自己飞走,其实唤弟真的希望它们会长了翅膀飞走,希望那两张纸钞丢了,然后再回去找回来,一定要让自己还能再找回来,这样她就可以多体会一次刚拿到稿费时那种激动的心情。
到了学校门口的商店,她决定先给任老师买份礼物。过几天任老师回来了送给他,可他又一次犯了愁,应该给他买什么礼物呢?日记是不行的,任老师送给自己的就是一本带锁的日记,书也不合适,任老师有很多很多的书,不小心买重复了就是一种浪费,浪费是可耻的,而且也失去了这份礼物的价值。然而只是二十块钱,也买不了什么贵重的东西。
在所有的商品中经过反复的严格筛选,她买了一条白色的围巾,送一条围巾应该是合适的礼物了,虽然冬天快过去了,可还是很冷,而且明年冬天还可以用,她不知道那条围巾是不是羊毛的,只知道摸在手里如婴儿的皮肤一样柔软,很舒服,而且她也很喜欢白色,感觉任老师应该也会喜欢,围上这条围巾,这个冬天就不会那么寒冷了。
正在入神,突然有人从后面拍了一她一下。 “你在买什么呢?”
是刘钢蛋,他每天都习惯买两根火腿肠,一天不吃晚上都觉睡不着。 “要你管!”
刘唤弟怕他发现自己的秘密,逃跑一样的走了。 “莫名其妙……”
刘钢蛋摸了摸脑袋,小狗一样去找火腿肠了。
任老师回来以后,唤弟没敢在教室里把礼物给任老师,怕被同学看到,在办公室也不行,会被别的老师知道,唤弟觉得在任老师回宿舍的路上等合适。
下午放学了以后,通往教师宿舍的小路上,刘唤弟在静静地等待。路边花坛里的万年青,依然炫耀着不屈不挠的绿意,黄昏的阳光,又给它镀上一层金色,那原本苍翠的绿意就多了一丝温柔。
远远地任真平就看到了她,知道她在等自己,这孩子一定又有什么事,而且还是好事,高兴的事,因为她的眉梢之间洋溢着无法掩饰的喜色。
“是不是有什么开心的事儿,说出来让我也高兴一下。”
唤弟觉得任老师很厉害,自己的开心与不开心,他总是一眼就能看出来。
“任老师,这是送给你的。”
她递过了那条用自己第一次的稿费买的礼物,而这份礼物,也只有那个曾经鼓励过自己的人才配拥有。
接过礼物,任真平翻过去看了一下。 “现在可以打开吗?”
“当然可以。”唤弟装作很神秘的样子“你看过了,我再告诉你另一件事。”
打开包装,里面是一条纯白的围巾,温暖而柔软。
“以后不许随便给老师买什么礼物,你还是学生,买什么都要花家里的钱,这样不好。”
“这是我自己赚的钱。” “嗯!你自己赚的钱?”
“是啊!”唤弟拿出了那本杂志“任老师,你看,我写的诗终于发表了。”
她翻到了印有自己诗歌的那一页。
任老师先是认真里看了一遍,又轻声朗诵了出来。 童年 真的很想 重温童年的梦
那时 风很柔雨很轻 ……
“嗯,不错,虽然写得还是有些稚嫩,但已经进步了很多,现在相信坚持到底一定会有胜利了吧!”
经过的老师奇怪地看了这对师生一眼。
这的确是个好消息,任老师也开心地笑了,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这是我第一次发表东西,第一次挣到稿费,我觉得应该给老师买个礼物,如果没有你的鼓励,我根本就没有坚持的勇气,想到现在天这么冷,就给你买了一条围巾。”
“这个礼物太贵重,老师不能要。” “你不要,那我不是白买了?”
刘唤弟有些急了。
“怎么会白买呢?你自己可以用啊!你也知道天还很冷,你就把这份礼物留给自己吧!”
“不行,如果你不收,我以后就不写诗了,再也不投稿了。” 她又犯起了倔脾气。
“这样吧!围巾留给你自己,把这本杂志给我,相比之下,这份礼物要贵重得多,看你舍不舍得!”
看她生气地撅起了嘴,任老师开始妥协。 “你喜欢,两样都给你。”
“你要是不听话,我就一样也不要了。”
任老师一边说着,一边把那条围巾围在了她的脖子上,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看,你围上这条围巾多合适。”
“你围也一样合适。”
唤弟的嘴撅得更厉害了,她知道争不过自己的老师,又不愿轻易让步。
“看来你真的不舍得把这好的东西给我,非要给我那条围巾,相比之下,这本倾注了你心血的杂志可重要得多,既然你不舍得,那我就不夺人所爱了”任老师装作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要把杂志还给她。
“谁说我不愿意……”刘唤弟睁大了眼晴“我愿意,我愿意,就把杂志当礼物送给你好了。”
她没有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中了任老师的圈套。
“不早了,你一定还没吃饭,快去食堂买饭吧!去晚了就没了。”见自己的激将法起了作用,任真平收起了那本杂志“那我就收下这份珍贵的礼物了,你可不许反悔。”

唐小糖,男,26岁,身高1.65米,体重46公斤,身材苗条柔美,从远处或者背后看去,像个身材火辣的小娘儿们。如此有特点的资源,不利用岂不可惜?他想到了一个发财的妙招。
这天深夜,唐小糖来到长江一路,在僻静的地方徘徊。月光如水,阴风阵阵,路上好长时间不见人影。终于有一个男人走过,唐小糖一闪身,出现在男人面前。他头戴两挂披肩长发,胸顶饱满的半球形海绵,长发飘飘,性感曼妙。
“嗨!美女,请留步,交个朋友可否?”那男子油腔滑调地招呼着。唐小糖不理睬,继续曼妙前行。男子快步跟上,来到唐小糖的屁股后面,拉着他的长发说:“美女,你的秀发好美,回过头来,让哥看看,你的脸蛋儿是不是一样美?”唐小糖站定,慢慢地转过头来,男子很快“咕咚”一声倒下了。因为唐小糖把自己的头部做了伪装:脸不是脸,是后脑勺,后脑勺上还披着长发。这等模样,在深夜里不把人吓死才怪呢!
男子昏厥过去后,唐小糖有条不紊地对他搜身,现金、手机、金链子等一个不落,至少收获了价值一万多元人民币的财物。第一次顺利得手后,唐小糖不断地在深夜里去“钓鱼”,短短半年,他钓了好几十条“鱼”,轻松地成了准百万富翁。
这天晚上,唐小糖在长江二路潜伏了半小时,终于有一个男人不紧不慢地走过来。唐小糖整理一下道具,走出潜伏圈,将曼妙的背影呈现给“鱼儿”。不一会儿,他就听见身后传来了男人的声音:“小妹妹,请留步。我看你好面熟,你是从我们村来的吗?”
唐小糖放慢脚步,等男人走到佳距离,突然站定,慢慢地转过脸来。所谓转过脸,就是把另一面的“脑袋”转过来。唐小糖透过面罩的缝隙,盯着男人。在凄凉的月光下,男人的面部很清晰,他很丑陋,算得上是恐怖:一对阴沉的眼睛,青灰色的脸庞,眉毛向上吊着。
唐小糖等待着丑男人“咕咚”一声倒下去,出乎意料,他不但没有倒下去,反而咧嘴笑了起来。这一笑,两颗大龅牙寒光闪闪。
唐小糖打了一个冷战:他怎么没倒下?他没被没有脸的鬼吓到吗?就在这时,丑男人走近他,伸出手臂要拥抱他,嘴里吐出颤抖的声音:“果真是我们村的人!”唐小糖一个躲闪,丑男人扑了个空,扑到唐小糖的前面。唐小糖瞪圆了双眼——丑男人的后脑勺没有后脑勺,也是一张脸:一对阴沉的眼睛,青灰色的脸庞,眉毛向上吊着。我当道士那些年:δ鬼ε大ζ爷
唐小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不是丑男人扑空的过程中把脑袋转过去了?于是,他把眼睛瞪得更大,盯着男人。男人站定,转过脸来——背面还是那张丑陋而惨白的脸。“双面鬼!”唐小糖一声惨叫,“咕咚”一声倒下去……
唐小糖醒来的时候,月光如旧,冷风依然,但“村子”里的那个丑男人不见了。唐小糖慢慢地坐了起来,也冷静下来:自己可以想到用双面脑袋吓人发财的鬼点子,别人也能想到。不同的是,自己用双面脑袋吓人,别人用双脸吓人。可笑的是,自己没吓倒别人,反而被吓得“咕咚”一声倒下去了。幸亏身上没有带什么值钱的玩意儿,不然,岂不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看来,今晚这生意是没法做下去了。唐小糖扯掉前后两挂披肩长发,又扯下面罩,把道具都装进包里,然后站起身,回家睡觉。
夜已深,长江二路上偶尔有车辆往来,但见不到行人。唐小糖突然有点提心吊胆,他倒是不怕鬼,怕的是有什么变态的人,莫名其妙地揍他一顿。走了好一会儿,唐小糖听到后面有动静,回头看去,远处有个人正朝这边走来。唐小糖扭过头,快步走着,可身后那个人的脚步更急,很快追到唐小糖身后。
“嗨!兄弟,留步,借个火抽支烟。”男人说。唐小糖松了一口气,看来这男人没有什么恶意,他便转过头,笑嘻嘻地说:“哥们儿,我也没火。”唐小糖的面前站着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还是个联防队员,胯间插着警棍。奇怪的是,联防队员惊恐地瞪着大眼,张着大嘴,似乎是六神走了五神。鬼♂大÷爷♀鬼★故↓事
唐小糖疑惑地望着他:怎么回事?自己的小白脸还不到吓人的地步吧?只听联防队员气喘吁吁地说:“兄弟,我是不是看花眼了?拜托你把脸转过去。”
什么意思,想看我的后脑勺?唐小糖虽然不解其意,但还是转过脸,让五大三粗的联防队员看个清楚。过了一会儿,唐小糖边转过脸边问:“哥们儿,看清楚了吗?”却见联防队员翻着白眼,双手挤着脑袋,凄惨地大叫一声:“鬼!鬼啊!”他的身体摇晃着,快要倒下去了。
唐小糖更加疑惑不解,斗着胆子扶着他,问:“哥们儿,你什么意思?”联防队员像被烙铁烫了一般,抽搐地躲避着唐小糖的双手,浑身筛糠,上气不接下气地嘟囔道:“大仙,饶命!你没有后脑勺,前后都是脸!救命……”话音未落,他“咕咚”一声倒下去了。
唐小糖愣了半天,忽然明白过来:联防队员是被自己吓得昏了过去,难道自己真的是双面人?他颤抖着手,摸了一把前脸,眼睛、嘴巴、鼻子各就其位,一个不少;他再颤抖着手摸后脑勺,咦!这对能眨巴的小洞洞是什么?眼睛?这挺出来的一段东西是什么?下面还有两个窟窿,鼻子?这湿乎乎的口子是什么?还有尖利的牙齿,是嘴巴?
刚才遇到的那个双面人不是人,真的是鬼?他真把自己勾去了,把自己变成了双面人?不,是双面鬼!唐小糖“咕咚”一声倒下去……
唐小糖倒下去后,联防队员站起来,朝对面的人粲然一笑:“王哥,你动作可够快的,什么时候把那张假脸放在这人渣的后脑勺上,让他摸了个正着?”王哥说:“也不完全是我手脚快,大部分原因是这人渣做贼心虚,被自己吓到了,顾不得仔细分辨。”又说,“人渣,叫你骗人、吓人、作孽!遭报应了吧?”
原来,有一天深夜,王哥走夜路,看见唐小糖长发飘飘地走在前面,忍不住搭讪。唐小糖转过头来,一坨后脑勺横在他面前,吓得王哥“咕咚”一声倒下去,手机、现金被抢劫一空。醒来后他才明白,不是遇到鬼,而是遇到比鬼更可怕的人渣。他发誓要报仇。
从那天起,王哥经常在这附近寻找唐小糖,终于发现了他装鬼吓人的秘密。今天晚上,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唐小糖“咕咚”了一次又一次。唐小糖第一次遇到的“双面鬼”就是王哥装扮的。唐小糖第二次晕倒前,王哥的朋友在他面前表演,王哥则蹑手蹑脚地走到唐小糖身后,等唐小糖伸手摸后脑勺时,迅速地将人脸模型放到唐小糖的后脑勺上,让他摸了个正着……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