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迟子建的小说里,社会科学研究资源的知识管理是社会科学创新研究的知识基础和保障

从知识元的定义,可以归纳出知识元的如下特性.

一 中国论文网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写作的作家中,迟子建是为数不多的没有“混迹”在某个潮流里的作家之一。三十多年来,文学史和评论界几乎没有办法将她划进某种“类型”,无法以一种个性化的“命名”来界定她写作的风格。这样,也许她更能够感觉到自己周遭没有光环闪耀的自由,没有束缚和羁绊的快乐,反而愈是增加了许多自省和反思自己的勇气。因此,她虽然没有特立独行的样态,却富于大气洒脱的气度。她常常是“心在千山外”,用心捕捉“废墟上的雄鹰和蝴蝶”,藉着时间的行走,呈现对世界的伤怀之美。
迟子建写出她的处女作或成名作《北极村童话》的时候才二十岁。其实,在一定程度上,这篇小说,决定了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迟子建写作的美学方向。说是“童话”,其实内里蕴藉着的,却是成熟的、不可复制的一种“成人经验”。辽阔的东北边域,一个大北国小女孩对生老病死、离情别意的感知和细腻体悟,过早地越过了“懵懂的萌”的边界,仿佛直抵冰雪封满的旷野,自觉地走向一种神性的存在。此后,我感到,这个小女孩的身影,隐隐若现,一刻也不曾离开过迟子建的文字和叙述。“她受童年经验这一先在意向结构的影响,作品中也就更多温暖底色。”{1}无论在迟子建的长篇小说,还是中、短篇文本中,这个“意向结构”如影随形般地幻化成故事、人物和情节密林中的精魂,也在冥冥之中引导着她寻找和发掘存在世界里的神性,像她文字中总是飘忽一股淡淡的忧伤。神性,构成了迟子建写作的重要精神内核之一,这也使得她呈现出作为一位女性作家鲜有的气韵、气度和风骨。叙述的虚实相生之中,诗一样的真实情愫,丝丝缕缕地流淌出来,浸漫在黑土地;真实心灵的镜像,也衍生出独一无二的湍急的生命洪流。这些生命的洪流中,涌动着迟子建记忆中的山川河流、日月星辰、房屋、牛栏、猪舍、菜园、坟茔的色彩和气韵,主要的,还有裹挟其间的人性的温暖或者孤寂。的确,“她的小说写的是她个人的心灵景象,所以是他人无法重复,而她自己也不需要重复他人。”{2}也就是说,神性,萦绕着心灵的景象,形成贯穿迟子建写作始终的精神结构――灵魂意象。就是这样,童年的经验和独特的地域熏染,这一片充满了灵性的土地,以及激情和才气,决定了她作品的一切基调。
的确,“大约没有一个作家会像迟子建一样历经二十多年的创作而容颜不改,始终保持着一种均匀的创作节奏,一种稳定的美学追求,一种晶亮的文字品格。每年春天,我们听不见遥远的黑龙江上冰雪融化的声音,但我们总是能准时地听见迟子建的脚步。迟子建来了,奇妙的是,迟子建小说恰好总是带着一种春天的气息。”{3}作为同行,同时代作家的苏童,还在这篇题为《关于迟子建》的文字里回忆和表述了他当年在北师大求学时,在阅览室第一次读到《北极村童话》时的感受和喜悦:“神童不仅指的是男孩,也有女孩子是神童。”显然,这是一位杰出的作家对另一位杰出作家的脱帽致敬,当然也是才情与才情的惺惺相惜。而我们在充分地阅读迟子建的大量文本时,也深深为她作品的精神力量所折服。数年来她作品的“容颜”及其“颜值”,没有丝毫的逊色,重要的原因,我想,除了神性力量的驱使,还有她对生命、生活饱含激情的表达愿望。“因为生命的激情是那么捉摸不定,它像微风一样袭来时,林中是一片鸟语花香,但它在我们不经意间,又会那么毅然决然地抽身离去。它虽然离去了,但我们毕竟畅饮了琼浆!在经历了生活的重大变故后,我为自己还能写出这样有激情的作品而感到欣喜。”{4}有激情,才有叙述,才有创作,才会有与众不同的惊人发现和表达。正是激情的存在和保持,才使得迟子建富于才情的叙述,像四季一样,在适宜的时候,让具有强大艺术生命的脚步,极其自然地如期而至。其实,对于一个作家,才情和激情是多么的重要,因为只有这种富于才情和激情的写作,才有可能创作出杰出的文本,特别是在我们这个喧嚣和浮躁的年代。
如此说来,迟子建主要是依靠才情和激情写作。但是,在她的身上,或者说从文本方面看,包括童年经验在内的生命体验和经历,对于她后天持续三十几年的写作而言,无疑都占据重要的成分。而更重要的,当然还有迟子建一如既往的勤奋。毋庸置疑,她的长篇小说、中篇和短篇小说都好,但在这三种文体的作品中,她的七八部长篇,在当代长篇小说的写作水准中,当然地一直占据着相当的高位,但相比较而言,我还是喜欢她的短篇,其次是中篇。可以说,她的短篇小说,不仅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表现出有魅力的激情,而且,恰到好处的叙述控制力,也使得故事和人物获得了大的正能量。“短篇小说重要的一点就是对激情的演练。故事里凝聚着激情,这故事便生气勃勃、耐看;而激情涣散,无论其形式多么新颖,也给人一种纸人的单薄感。”{5}也许,短篇小说这种文体,更符合迟子建那种舒展而沉郁的才情和性情。她自己对短篇小说的确是情有独钟:“我觉得要想做一个好作家,千万不要漠视短篇小说的写作,生活并不是洪钟大吕的,它的构成是环绕着我们的涓涓细流。我们在持续演练短篇的时候,其实也是对期待中的丰沛的长篇写作的一种铺垫。”{6}尽管迟子建像许多有远大艺术抱负的作家一样,都渴望在自己的写作生涯中留下纪念碑式的长篇杰作,但是她对于短篇小说的理解是尤为深邃的,她显然十分清楚短篇小说的价值和意义,她之于短篇小说,一定是源于激情的推动,是源于一个作家的“沧桑感”:“激情是一匹野马,而沧桑感是驭手的马鞭,能很好地控制它的‘驰骋’。”{7}
在这里,我非常看重迟子建的“激情”与“沧桑”。那么,迟子建的小说是“如何激情,如何沧桑”的呢?说迟子建的小说富有“沧桑感”,一定要先去考量它里面的人物和故事,无论少年和老年,男人和女人,仿佛都被凛冽、料峭的岁月寒风冲刷过,涤荡在命运之舟中的人性、苦难、温暖和荒寒,都从人物内心的褶皱中挤压、渗透出来。用苏童的话来讲,就是“迟子建小说的构想几乎不依赖故事,很大程度上它是由个人的内心感受折叠而来,一只温度适宜的气温表常年挂在迟子建心中,因此她的小说有一种非常宜人的体温”。{8}体温,在我看来,是凝结并代表着迟子建心灵方向和精神内核的一个情感“坐标”,这个恰切的体温,使她对于外部世界的感受、惊悸、隔膜、焦虑和疑惑,都神奇地转换为大气磅礴、包容万象的宽厚和从容。有了这样的温度感,才会对世间万物、斗转星移、天地变化、草木人生以及人类困境心有感慨万端之情,才会产生内在的纠结,才会有撕裂感、疼痛感,才会萌生和产发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信念,真诚地投入情感,悉心地对待自己的文字,也才会生出为人、为文的大境界。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沧桑感吧。这实在是一个作家难修炼的境界,迟子建始终也是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着。这样,激情、沧桑感、体温,在生活和文字面前,构成了不竭的勇气、力量和宽柔的灵魂质地,也构成了迟子建小说内在的心理机制、叙述格局和美学气韵。正是这样一种气魄和胸怀,使得迟子建的写作绵长而畅达,悠远而深邃。

我们会注意到,迟子建的大量小说中,都很少刻意地设置隐喻。这与她一贯不那么过于关注小说技法和叙事的形式感有一定的关系。也许,她十分清楚,她的小说里,故事和人物的主宰力量是异常强大的,创作主体赋予人物的是更加无所畏惧的、“倔强”的存在感。或许,是她所描述的情节更具有一种强烈的“仪式感”,它从整体上抑制了有关生命和存在世界的隐喻性延展。就是说,迟子建更相信生活和生命本身的力量。这样,其实是完全可以不必以营造叙事情景,虚构比拟的。对一些作家而言,通过事物所能抵达或完成的隐喻和象征,终都是作家期待用更确切、情理交加的图像呈现存在世界的真实性、可能性。进一步说,一个时代,一个社会的生活中,人与人的种种关系,包括血缘伦理关系,在社会学、风俗学、伦理学或者美学的层面,如何去把握和阐发,其实是一个十分艰巨和困难的话题,作家的责任和使命,就是超越一般社会学、民俗学、宗教意义等层面,进入到精神和灵魂的境地,发掘诗性和神性的文化光泽。而短篇小说《雾月牛栏》,更是因着迟子建的小说理念和艺术感悟,对某种“生存的仪式”所进行的更具有象征性的书写,文本表现出的生命伦理意义和强烈的宗教情怀,将我们引向对生命、生死更大的缅想。我想,这篇小说应该是迟子建早期短篇的经典篇章。
如果说《一匹马两个人》是一个关于人与马的故事,那么,这篇《雾月牛栏》则是描述人与牛的故事。如果回溯一下,在迟子建的小说里,出现多的除了故乡的亲人,就是那些从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动物,而且这些动物、事物在她的故事中经久不衰,坚韧有力。《逝川》中会流泪的鱼,《北极村童话》里那条名叫“傻子”的狗,《鸭如花》中那些如花似玉的鸭子。还有这篇《雾月牛栏》中的牛,它生于雾月,初次见到阳光,怕自己的蹄子把阳光踩碎而小心翼翼地蜷缩着身子走路。我们感觉到,迟子建从这些动物身上,领略多的也许是那种随遇而安的平和与超然,她相信万物皆有灵,她与它们之间有着难解难分的情缘。因此,它们一旦进入迟子建的小说,就会使她在写作中洋溢着一股丰沛的激情,她甚至觉得,这些风景、动物比人物更有感情和光彩。我坚信,只有这样热爱一切生命的作家,才可能写出富于神性的、宽柔的大作品。
我感觉到,在这篇小说中,迟子建几乎是将这牛当作人来写的,少年宝坠则是被她当作牛一样来描述的。在这里,人与牛共同完成了从出生到死亡的灵魂涅��的过程,仿佛生和死在短暂的时空内进行了交接或永恒的轮回。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理解,一个人自身存在隐秘的心像,关于爱和忏悔的记忆,都在这浓浓的雾月里升腾、显现出来。宝坠因为在夜里醒来时无意间看到继父与母亲之间的性爱,并引起继父的恐慌,白日里好奇地诘问继父,引起继父的恼怒而失手将宝坠打昏,致使宝坠丧失部分记忆,从此沦为一个弱智儿童。继父在无限的愧疚中积郁成疾,其强壮的身体也每况愈下,日趋羸弱。从事发到死去,继父对宝坠倾注了全部的父爱,但已经无法弥补、改变悲凉的现实。宝坠这个永远伤残的生命,已经无法感知继父的无限愧疚和慈爱,往昔的记忆像雾中的牛栏,横亘在亲情和伦理的河流之上。
那一夜宝坠听着牛反刍的声音,再一次竭尽全力回忆这声音里曾包裹着什么重大事情。他想得脑袋发麻,可回忆的周围仍然是森严的高墙,难以逾越。他又打开灯去看那道白桦木的牛栏,漆黑的树斑睁着永不疲倦的眼睛望着悬在它身上的梅花扣。他的回忆缥缈如屋外的白雾,暗无天日。宝坠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望着睡态可爱的卷耳。他对自己说:“和牛过得好好的,想那些不让我想起的事情干什么!”
宝坠关了灯,睡了。他的睡眠没有梦,因而那睡眠就干干净净的,晶莹剔透。
死亡的气息在这个浑沌的季节里弥漫,一切好像都隐匿在梦境般、凝固的僵死记忆中。宝坠的命运在一个极其偶然的瞬间,迅即掉进了“黑洞”,改变了方向,他的作为一个人的成长之路遭到突发性的、暴力的阻断,而是开始顺着一头牛的道路向迷茫的方向伸展。实质上,原本天真的宝坠差不多也变成了一头牛,尽管他思维的基本维度,还部分地徜徉在某种似是而非的疑惑之中。这是一个人物的悲剧,而这个悲剧恰恰是继父造成的。从此,“他的睡眠没有梦,因而那睡眠就干干净净的,晶莹剔透。”没有梦想的生命,无疑是人生大的悲剧。残缺的生命,无力回天,来自亲人的毁损就这样使一个孩子沉陷在宿命般的“干干净净”的悲剧中。
而继父的生命形态,也从此滑向死亡的谷底,这同样也是一个人的终生悲剧。这个男主人直到弥留之际,都以满载的亲情,背负着一个成年人的道德自责和羞耻感,这无疑是一次生命惨烈的灾难,一次永远无法救赎的后旅程。也许,迟子建后无奈地“虚设”了母牛的一次生产,给这个残破的家庭带来一份朴素的温暖。这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作家必须要叙写的,迟子建一定不会遗漏这份珍贵的柔软。
我在想,迟子建要表达的关键处,是当一个人应该具有的力量丧失之后,他的无奈、无力的承载,究竟还有多大的道义上的、伦理上的,甚至灵魂上的意义和价值?迟子建从不避讳自己在作品中呈现死亡时的平静与坦然,文字渗透出的永远是作家品格的坚韧、心态的安静与祥和。令我们敬佩、相信她的是,她的文学使命,不只是发现人的生命及其灵魂里每一个细若游丝的白发,而且,充分地尊重和珍视人性中可能有的缺憾和丢失,甚至遗弃、毁损。“即便面对突袭而来的生命风暴,作家心底早已有之的伤逝情怀也能缓缓地对所受的重创有所解释和平复。”{11}迟子建一直以来写作的精神美学,是既不把西方现代主义的所谓“深度模式”奉为圣典,也不愿让自己背负东方神秘主义或古典文化传统的包袱,对于生命、死亡、苦难、善和恶,以及爱恨情仇,她在写作中从不以文字进行暗示、引导、阐释其哲理或宗教,而是实实在在地顺应一种生命的气理,叙写忠实于生活和生命真实形态的人生,从人性的意义上写出他们的个性和光彩。我们看到,就是这种独特的艺术追求和人文情怀,始终伴随着迟子建三十余年来的文学写作。她平静地讲述悲剧,并且试图从容而顽强地在悲剧中复活生命的温度。也许,这应该是一个杰出作家一生的追求。
我们知道,时至今日,迟子建仍然在不停地“打捞”,打捞小说的“泪鱼”,打捞有关自然、生命和历史的记忆。她将永远会打捞下去。而《一匹马两个人》和《雾月牛栏》这两个短篇小说,是我喜爱的两条珍贵的“泪鱼”。我热爱它们,所以,我将它们永远放在有活力、有养分的阅读的器皿里,让它们在我文学的心海里,不停地畅游。
注释:
{1}刘艳:《童年经验与边地人生的女性书写》,载《文学评论》,2015年第四期。
{2}张红萍:《论迟子建的小说创作》,载《文学评论》,1999年第二期。
{3}{8}苏童:《关于迟子建》,载《当代作家评论》,2005年第一期。
{4}{6}{9}迟子建:《我能捉到多少条“泪鱼”》,载《当代作家评论》,2015年第一期。
{5}迟子建:《与水同行・序》,中国青年出版社,2002年版。
{7}迟子建:《激情与沧桑》,载《北京文学》,1998年第二期。
{10}迟子建、周景雷:《文学的第三地》,载《当代作家评论》,2006年第四期。
{11}施战军:《独特而宽厚的人文伤怀――迟子建小说的文学史意义》,载《当代作家评论》,2006年第四期。
责任编辑 李秀龙

四、社会科学知识管理与研究创新方法

4008云顶集团,在同质信息中也同样存在信息孤岛现象.纸本文献有不同的刊载方式,如图书、期刊论文、学位论文、工具书、统计资料、档案、学术会议论文、政府出版物等.网络资源也分散在不同的网络门户中,如专业网站、电子论坛、网络化的纸本资源、开放获取期刊、博客和网络数据库等.不同的多媒体介质上也存有大量的研究信息,如音频资料、视频资料等.光盘数据库也会因制作者的不同和制作目的的不同而分为书目数据库、全文数据库、引文数据库、数值数据库等.

二、社会科学研究资源的信息孤岛

知识元是完备的,即一个知识元在逻辑上是完整的,能表达一个完整的事实、原理、方法、技巧等.

长期以来,社会科学研究资源都是分散于不同地域、不同类型的机构、同类机构的不同部门.仅图书馆就分为大学、科研单位、企事业单位图书馆.另外,在不同地域的信息咨询机构、信息发布机构等也分散有很多的信息.这种多地域、多存储地点的文献对于社会科学研究人员的检索水平以及对资源的了解程度有很高的要求,不利于研究人员查找和利用资源进行知识创新.

知识整合是对既有知识的新组合,以及运用未开发的潜在知识.社会科学知识整合则是对分散的各学科和同一学科的不同主题的文献进行知识挖掘,对分散于各种信息孤岛中的资源进行整合并将之融合到社会科学的整体知识系统之中.知识整合分为三个阶段:,即在继承他人理论的基础上,提出自己的设想;,也就是对所质疑的理论提出个人的答案;构建整合理论,也就是根据所研究问题的结果建构新的理论.

多年以来,人们对资源的利用主要局限于文献,而知识元概念的出现打破了人们利用文献资源的传统习惯.社会科学研究产品大多是以文献的形式存在.因此,以往对社会科学资源的认识更多地是停留在对文献的检索和利用上,而研究人员对资源的需求一般是对文献中知识元的需求.对知识的需求是深化到文献中的数据、事实、结论等独立的知识元.

上述信息都是社会科学研究所需要的信息资源,但是如此多种类的信息对于研究人员来说非常庞杂,给检索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时间:2016-12-11 10:30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在迟子建的小说里,社会科学研究资源的知识管理是社会科学创新研究的知识基础和保障。另外,由于商业利益等原因存在的计算机软件不兼容等,也会形成同质资源的孤岛现象.

当代学术前沿的问题都带有跨学科的综合性特点,单凭一个学科的资源已无法索解这些问题的答案。以前的研究多是以个学科为研究对象。研究人员一般也是采用“打井式”的研究方式,即在一个学科领域深入研究,而对其他学科知识的关注和运用则相对较少,图书内容也大多是同一个学科领域的信息,专业期刊论文的跨学科性也有限.这就形成了学科信息的孤岛现象.各学科的信息缺乏有机的联系.学科之间的信息孤岛现象可以说是社会科学创新研究中的瓶颈.学科综合是社会科学研究创新的方法之一.

众多的知识元通过一定的语义连接在一起,可以产生知识价值的增值,甚至是催生新的知识.通过知识元的链接和发掘各知识元的相关联系,创造新的知识.?

社会科学知识创新是对客观世界的探索,是对社会发展规律的揭示,是一种独立的思考和知识创造的过程.社会科学研究创新的本质特征和丰富的内涵使社会科学研究对信息资源的开发利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学科资源的充分占有是社会科学创新的基本保障.

从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可知,文献资源与社会科学研究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因此,社会科学创新研究的基础就是对文献资源的占有和利用.除了文献资源,范围更广的信息资源都是社会科学信息的重要载体,是社会科学创新的基础.只有充分地占有社会科学研究信息,并对其加以整理、研究和利用,才能进行理论研究创新.这就要通过对新情况、新问题的深入研究和剖析,探索和提炼出一些反映事物本质的科学知识.可以说,对研究资源的掌握与理论水平和思维能力共同决定了社会科学知识创新的力度和知识产品的质量.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