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大四的男生和我说,咖啡——西雅图的城市基因

4008云顶集团,大学毕业的那个六月,睡在我上铺的姑娘说,大学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有男生骑着单车在宿舍楼下等她。曾经以为大学四年很长,长到可以被各式各样的男生在楼下…

冬日的夜晚,你有没有习惯性地打开你爱车上的收音机,期待重温那段婉转唯美的爱情故事,每一个看过《西雅图不眠之夜》的观众都会因为这段发生在冬季的美妙情…

大学毕业的那个六月,睡在我上铺的姑娘说,大学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有男生骑着单车在宿舍楼下等她。曾经以为大学四年很长,长到可以被各式各样的男生在楼下等,长到那些小情小爱足够走到地老天荒。然而,一恍惚,大学四年就过去了,竟都未曾实现。

冬日的夜晚,你有没有习惯性地打开你爱车上的收音机,期待重温那段婉转唯美的爱情故事,每一个看过《西雅图不眠之夜》的观众都会因为这段发生在冬季的美妙情缘入戏太深,感到弥久,从而产生对这个城市的好奇与神往。因为儿子在西雅华盛顿大学读研两年多,继而又在西雅图工作。近几年连续来西雅图了多次,对这个城市的印象及体会颇深。这个城市优美的自然环境,温馨的人文环境和轻松闲适的生活环境,被美国人推崇为适合人居住的城市之一。

我做驻外记者以后,回来休假的某一年,和大学生做交流。有一个大四的男生和我说,他也想去国外工作,可是大学四年的时间都已经浪费了,什么准备也没做,本专业没学懂,英文说不好,现在还来得及吗,该怎么办?

咖啡——西雅图的城市基因

而等到我驻外回来,我27岁的这一年,和一个90后的师妹吃饭。她说,师姐,我发现研究生读完竟然二十几岁都过了一半了,还要找工作,还要结婚,还要生二胎……

西雅图没有纽约的高效、迈阿密的激情和加州的灿烂,但西雅图有咖啡——让整座城市朴实无华,从容不迫,是让所有居民分外闲适和散淡的神奇物质。

我们都曾经以为二十几岁是很长很长的,长到好像永远都不会过去一样。或者说,至少二十几岁,和我们生命中任何一个十年一样,它至少有整整十年。而十年,在年轻的我们看来,是一段特别长的日子。

世界上的第一杯星巴克咖啡就诞生于这座城市,放眼望去,行走的、站立的、端坐的、人们手里都少不了一杯咖啡。在这里,咖啡与奢侈和矫情无关,而是自然真实的生活存在。

但残酷的现实却并不和我们想的一样。对于大多数的我们来说,二十几岁就好像只有三年。一年在大学里无所事事,睡着懒觉逃着课;第二年在茫然惊醒中海投简历,租房子赶地铁;第三年做着不喜欢的工作,待在不喜欢的城市,在七大姑八大姨的催促下发现都该成家了呢,然后浑浑噩噩,竟然就要三十岁了。

西雅图的冬季,多雨湿冷。特别是在雨天。人们多是选择坐在咖啡馆的壁炉前,手里握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边喝边看着报纸或翻着杂志。或坐在靠窗的桌子,边喝边听瑟瑟的雨声。房间里弥散着浓浓的咖啡香味,在这里你可以远离喧嚣的人群去体味难得的清静与平和。就连在这里生活了几年的儿子,也逐渐养成了喝咖啡的习惯。甚至在逛街时,他也会去星巴克买一杯热咖啡边走边喝

当我第一次意识到二十几岁并没有十年的时候,我24岁,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这一年,我有一个机会去拉丁美洲驻外。很多人说,你这么做代价太大,等你回来,就没有时间了,三年回来你都二十七八了,三十岁之前结婚生子可算是要完不成了。

微笑——西雅图城市的标志

有一个大四的男生和我说,咖啡——西雅图的城市基因。那是我第一次听说,对于一个24岁的姑娘来说,要去远方,已经没有时间了。二十几岁,要工作、要赚钱、要贷款买房、要结婚生子,这些都需要时间,并且排得满满当当的。二十几岁的时光竟然是如此紧张,好像分毫之间,一个不注意就要溜走了,好像它根本就没有十年。

西雅图人文环境的优雅和自然环境的优美是闻名遐迩的。凡是到过西雅图的人,都有同感。这里不能不说说西雅图的微笑。第一次到西雅图,由于儿子住处狭小,就把我们安排在一家家庭旅馆。房东是一个高个子,整洁热情好客的老头。我们的房间是主卧室,房间布置的很温馨,欧式风格,明亮宽大的玻璃窗给人以舒适的感觉。每天早晨老人家给我们准备一顿早餐,非常丰富,有各式面包,茶,麦片,咖啡和水果。每天的水果都不同有蓝莓、黑莓、白兰瓜、提子、mini猕猴桃,而且摆放的果盘非常讲究,让人都不忍心动叉子吃。由于我们是早出夜归,每天的早餐时间是热闹的。同住的一个来自台湾的中年男子、我们两口和老人家聚在餐厅边喝咖啡边交谈。老人家操着浓浓的英格兰口音,语速也很快,特别健谈。许多地方是通过台湾人翻译给我们。临别的时候,我送给他一个中国结,他高兴的把它挂在客厅的书柜上。

敢不敢出发,敢不敢放弃国内“听上去很好”的安稳,敢不敢去那么遥远的大陆,敢不敢冒着失恋的风险,敢不敢拿女生美的三年去换一个未知的未来。我在各种权衡以及焦虑中,发现这个世界以及时间,对女生来说都太残酷了。

在西雅图的街道上,无论是散步还是逛街,无论是过道里还是电梯旁,只要两个陌生人的目光相遇,都能收获一个友善的微笑,或是轻轻地打个招呼“hai”,或是轻轻地点一下头。男人永远是绅士地谦让女人,年轻人总是礼貌的主动帮助别人。有一次我们两个人在湿地公园拍照,路过的中年人主动帮我们拍合影。在机场美国的警察会主动帮我们寻找行李。我们也到过美国的许多地方,也去过许多国家。但是,西雅图的微笑,是那么温馨,是那么甜蜜。给我们留下了深深记忆…….

后来,我坐着防弹车去贫民窟,独自住在亚马孙雨林深处的木屋里,在一场盛大的狂欢节里痛哭,在牙买加混着酒精和荷尔蒙的雷鬼乐里对自己说生日快乐。那些美妙的时刻,如同里约热内卢升腾而起的烟火一样,照亮了我的二十几岁。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