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随军慰安妇大多数都是中国和朝鲜半岛的女性,贝江沿岸这样的村子不少

赠我一时笙管里的醉,还你一世弦曲外的情。

虽然世界大战已经离现在很远了,但是战争带给那些随军慰安妇的伤痛还没有过去,这些可怜的女子在战争中被日本官兵肆意的践踏侮辱,她们是历史上可悲的一群人。这些随军慰安妇大多数都是中国和朝鲜半岛的女性,当然日本本土也有不少慰安妇的存在,日本本土召集的慰安妇被称为是女子挺身队,下面好文学小编给大家介绍一下随军慰安妇。

芦笙,在我的记忆里,一直是一种快乐浪漫的乐器,而吹笙的父亲,一直是传递这种快乐浪漫的使者——在热闹非凡的打同年的芦笙堂中,在喜庆美好的接亲队伍里,一把秀气伶俐的小芦笙,伴着父亲从青年直到老年,如今沉疴在身,老父亲的小芦笙早已高挂墙头。然而,
暗夜里谁家清悠的笙歌响起,就有一抹幽怨穿过窗前摇曳的树影,留下朦胧的光痕,惊扰夜的呼吸,唤起那岁月里多少与这把小芦笙相映衬的杏花春雨,风花雪月的故事。

随军慰安妇是什么意思

贝江穿过千山万壑,到了中游这一段,渐渐放慢了脚步,化作舞女手中正在飘飞的绿色绸带绕着这个百十来家的吊脚木楼小山村飘了大半圆后,才急匆匆地甩出那片洁白晶莹的沙洲,依依不舍地东流而去。

随军慰安妇其实就是在二战的时候日本军队征召的随军妓女,为日本的军人们提供性服务。这种征召的方式基本上就是诱骗和强迫,和现在的强奸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对女性的伤害。其实被日本军队抢走的女人根本就是过着性奴隶的生活,每天要面对许许多多不同的男人,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她们的工作就是给那些禽兽不如的日本士兵发泄兽欲。

瑶住岭,苗住坡,侗家住水涡。侗族人一向依山面水而居,这个民族的性格里就兼备了大山的刚劲和小河的柔情。

随军慰安妇的生活

这就是我的家乡,一个叫河村的侗族村子,村子前面的河沿有摇曳生姿的古榕,贝江里有悠闲游动的贝江鱼,村后有郁郁苍苍的杉树和翠竹。贝江沿岸这样的村子不少,河套着满是吊脚木楼的村子,村子沿着河岸,撩人的莫过于岸边的沙洲上满是青嫩的蒹葭,微风拂过苇尖,风也青青,苇也轻轻,如是经年。

在中国的抗战作品中经常可以看到中国的妇女被日本士兵抢走蹂躏,这些变态的日本士兵连孕妇孩子都不放过,这些慰安妇在被强暴之后有的被杀了,有的自己受不了自杀了,虽然也有忍辱偷生的,但是她们的一生都被日本鬼子毁掉了,虽然现在日本已经战败,但是他们对慰安妇的这段历史还不肯承认,真是无耻。

芦笙,为西南地区苗、瑶、侗等民族的簧管乐器。
在中国大地上,只要有侗、苗族人的地方,就有芦笙。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每到芦花茫茫,新禾满晒楼,天高云淡的的金秋时节,村子里的大榕树下就会热闹起来,姑娘小伙大人小孩们里外三层围着看的是芦笙制作师傅,那是从外乡请来的,他们永远穿着亮如铜丝的苗装,裹着同样是手工自制的苗族头巾,挎着苗锦布袋子,从那漂亮的锦绣袋子里,会变魔术般掏出许多小巧工具:刀、锯、刨、凿、钻、锤、剪刀……小时候觉得很是神秘,极其羡慕,这些连同那薄薄颀长的苦竹,白竹,杉木笙斗,铜簧片,在我们孩童的眼里都是神物,因为不久它们就会组成一把把能发出悠扬清亮,雄浑辽远声响的芦笙了!

芦笙有集体的,那是集体吹奏用的,打同年,芦笙节,芦笙是必具的乐器,所以这三两位芦笙师傅是分配到村民的家里轮流管饭的,好酒好肉,自然得盛情款待,在制作芦笙的这十多二十天里还得分配几个后生全程陪着师傅,给他们打下手——裁竹子,锯木斗,磨铜片……外加喝酒。如果个人要制作一把芦笙,那得另外付钱管饭。芦笙制作完了,如果邻村还有人请师傅去,就送些礼物把他们送到村口,让他们和来接师傅的人走就行了。如果没有制笙的活路了,得送一只雄鸡或鸭子,外加茶叶,糯米什么的,重重一挑子,让几位后生翻山越岭送到师傅的家里去——远吧?辛苦吧?可是,村里的后生都争着送芦笙师傅,为何?奥妙在于芦笙师傅的村子里一定有不少如花的女子,后生们可以对上几天几夜的情歌……

芦笙制成,凉爽的秋夜,朦胧的月光下,村中央的古榕树下,就会发出咪咪咩咩的声响,那是后生小孩在练习吹笙,那样的声响让人一下子觉得新年仿佛要到了,期待和欣喜不知搅动了多少人的梦:小孩梦见了噼啪鞭炮,可意新装;年青人梦见了浪漫相遇,如花眷侣;大人梦见了觥筹交错,其乐融融。

父亲是优秀的芦笙吹奏手,当然包括小芦笙。小芦笙的用处很大——芦笙堂吹奏的“指挥棒”,接亲送亲的必备乐器。父亲每年得从腊月吹到新春,元宵节过后才把那把小芦笙擦洗然后细细收藏待来年再使用。

整个童年和青年时代,我和父亲,大多是接亲送亲的贵宾了。父亲是芦笙手,我就是接亲的童女或伴娘。

侗族人结婚仪式很是特别和充满浪漫情节。一桩婚姻,除了自由恋爱,就是媒妁之言,不管是何种机缘相识相知,都得先派媒人到女方家里去说亲,“要八字”——女孩的出生年月日的庚帖,然后叫会算命看卦的先生拿两人的八字推算一番,如果没有很大的刑克,收下红纸写的八字,这桩婚事就八九不离十了,如果有刑克,就仍旧让媒人把八字退回给女方,当然会送上一些礼物以表歉意:姻缘不成,朋友名分在——如果是自由恋爱的因为八字不合,接着男孩就会把女孩在两人情浓意厚时所送的定情之物——一个银手镯或者一把银簪甚至一件绣花侗装退给女孩。当然,也有爱到不相信命运的,那就得背着父母偷亲了。

八字既合,就得放定了。男方请看八字那位先生看好了结婚吉日,然后派两个清醒有威望的房叔挑着鹅啊鸭啊各几只,米啊酒啊猪肉啊各十斤,到女方家里去,女孩的父母会弄上几桌,叫亲近的房叔叔婶几人来,通过这几个叔婶传话在融洽的气氛里讲清女方要求的聘礼,无非米酒多少,猪肉几何,糯米多重,奶母钱多少,在那种物资缺乏的年代每样40斤到80斤的范围,那时打给父母亲的封包就各12元,到了80年代这些酒肉糯米聘礼100斤以上才出现。这些约定,得等到了弄喜酒的前几天,男方家里先杀猪宰羊,派几个得力汉子挑着聘礼送到女方家里去。

终于到了弄喜酒的日子。

侗族人接亲,除了芦笙吹奏手,就是十岁左右的童男女了,这三个人得是房上的哥哥叔叔弟弟妹妹,不能是自家的人,而且这三个人得是父母双全子女成群的家庭的。童男得背着个三角马口袋,袋子里包有腊鱼三条,糯米12筒,钱3元6角,茶叶一包——预示着新人将来一年12个月,365天都丰衣足食。这三个人,芦笙手得走在前面然后是童男女,童女什么都不带,就跟着走。从家里出门,就得放鞭炮,然后芦笙手就得吹芦笙了。

与踩堂舞合奏的芦笙调子截然不同,接亲的芦笙调子是多么的悠扬,多么的动听,是那种男孩女孩听了无限遐思的袅袅之音,缠绵之语,听着听着你就会看见如花的女子是怎么抚养成人,两小无猜的伙伴是怎样窗前绣花,如何河中挑水,如今离家别祖是怎样的不舍……这时,就在这时,你就会被吹笙人笙眼里泻出的这音色悠长缠绵的旋律勾起人怀古伤的幽思,随着这深切的风月的清幽的浅浅淡淡的旋律水彩画一般在我们的魂魄里一圈圈的氤氲开来,静下心来我们便能感觉自己在沉醉于这乐曲的同时,心里面也会有一些情愫被勾动了起来,花前月下,帅哥美眉,在缤纷的光影里相识,相知,我们心灵也被这笙歌触动着、沉思着、感动着、忧伤着,有那千言万语在心里不动声色的流淌着。毫不夸张地说,侗族接送亲的芦笙调子,喜庆的成分只是那么一抹,淡淡的,不发觉的,更多的是不舍,离开父母姊妹,到一个陌生环境的深深的难以割舍……

父亲就是这样一个吹笙的人,从新郎的木楼吹奏,走出村子,很远很远,才放下芦笙,过村过寨,得接着吹奏。他很专业,绝不会像走在童男后面的我那么多遐思和感伤,他很多时候陶醉在自己的专业里,在道路宽敞易行的地段,甚至微闭着眼,因为他知道有许多人出门看热闹听笙歌,吹奏起来就更加的努力。要知道,乐器,无论是管乐器弦乐器,没有天赋是弄不好的,可我的父亲,一个只有初小文化的人,竹笛也吹得很好,那忧伤凄清旷远的笛声常常在木楼里飞扬到山野之间缭绕着。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