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一位藏族老红军竟然翻越了12次,我会选择设色浓郁

胡宗林,1920年生,四川理番人,藏族,藏名仁钦索朗。1935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参加了长征。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年入抗大第六分校学习。后任太行军区分区武工队分队长、第四野战军营教导员。建国后,历任中共雷南县委书记、西藏工委日喀则分工委副书记、山南专署专员、西藏自治区民政局局长、自治区第三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张艺谋经典语录

1985年离休。现居成都。

时间:2017-02-22 15:54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人们常常用“爬雪山,过草地”来形容长征的艰苦卓绝。红军翻的第一座大雪山是夹金山。仅仅翻越一次就十分困难,很多红军长眠在雪山深谷。而一位藏族老红军竟然翻越了12次,创造了长征途中的奇迹。这位令人尊敬的老红军就是胡宗林,采访中,胡老讲述了长征中他在雪山草地来回几趟的传奇经历。

张艺谋经典语录

1935年5月22日,红四方面军9军的一部从茂县附近西渡岷江,分别向理番、黑水前进。30日,进占理番县城薛城。31日,占领杂谷垴。6月3日,先头部队进抵理番通往懋功的要地猛固。从此,我的命运也跟着改变。

·一个人的爱好是永远的,很简单,这是我的爱好,我喜欢浓郁的颜色。在不影响故事的基础上,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会选择设色浓郁,这算我的招牌。至于我这个东西是落伍了,还是新潮,我根本不操心,我不往这方面去想。想那么多的话我要累死了,连个人爱好都要考虑是不是走在世界前沿?

而一位藏族老红军竟然翻越了12次,我会选择设色浓郁。我是四川阿坝理番人,出生于1920年。我的父亲是一位普普通通的藏族农民,他一辈子受苦受穷,去世得早,我没有见过我的生身父亲。后来母亲改嫁了,继父是汉人,叫胡德昌。

·人的潜力是无限的,一个人就像橡皮筋一样,需要不断地拉,在这个过程中挑战自己的极限,不断扩展自己的能力。

红军到理番县不久,就开始招兵,他们叫“扩兵”、“扩红”。我对红军的了解多了,也有了感情,就想当红军。当时我也不懂什么革命道理,只认准了一个理:当了红军,再不用伺候人,再不会挨打挨骂,也不会饿肚子,还有大米饭吃。

·我记得那个时候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后,上大学是唯一的出路,在我们那一代年轻人当中那就是好的选择,我们那个时候希望任何大学都是一种选择,只要能让我上就行了,能拿个文凭就行了,那个时候我想过考体育学院也想考美术学院,后来因为农学院分数比较低,我还曾想过考农学院。后来就进了电影学院。

我加入了红四方面军31军,被分配在学兵连。学兵连,培训的时间长一些,作为干部来培养。

·巩俐入新加坡籍我觉得都是他们个人的事情,我不便发表评论。我自己是把美国绿卡早就退下来了,因为我现在在中国发展很好。

有一次,整个连队被调去参加攻打杂谷垴喇嘛寺的战斗。杂谷垴喇嘛寺是我们地区大的一座寺院,平时有几百个喇嘛。红军到理番县之前,国民党的特务分子也潜入寺院,挑动喇嘛与红军作对;被红军打垮、打败的国民党散兵败将,也跑到寺院。此外还有当地的屯兵和土匪,都汇聚在寺院,提出所谓“武装保卫寺院”的口号,来反对红军。

·今天的电影光得奖不算完成任务,还要被市场和观众认可,票房好。

6月18日,总部命令妇女团担任进攻杂谷垴喇嘛寺的任务。同时命令我们学兵连参加战斗,要求我们在19日上午务必赶到。我们提前一天,于18日上午赶到。

·中国早期的老电影其实和欧洲的新现实主义等已经接轨了。上世纪年代后,电影脱离了这个轨道,开始为政治服务。文革后,才恢复了艺术的本质。

“东京针对所谓的中国官方媒体反日宣传展开姗姗来迟的调查”。6日香港《南华早报》的报道称,日本正在寻找办法,反制中国在众多双边问题上的“舆论战”,而安倍政府这项研究正是为此做出的努力之一。东京方面担心,中国在这些问题上所持立场,已经作为事实被国际媒体和其他国家政府及公众所接受。

·拍《英雄》与拍我以往的电影有些不一样,因为这是我第一次与李连杰梁朝伟张曼玉这些港台演员合作,而且是一部商业片,感觉是又累又有点新鲜。不过我对自己和李连杰他们在拍戏中的沟通与合作还是感觉挺满意的,大家都很敬业而且专业,这种感觉很好。

鉴于安倍否认历史的言行,中韩两国都展开了对日本现政府的批判,但是日本却将中韩反驳安倍言论的行动看成是“反日行动”,正在试图通过国家层面对中韩的“反日宣传”作出反击。

·我从来不会认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也从来不会因为某部电影达不到要求而认为自己从此以后就走下坡路,从此以后就江郎才尽。

《南华早报》的文章称,安倍政府担心,中国官方媒体刊登的有关日本的新闻,会暴露在世界其他国家面前,尤其是非洲、东南亚、南美与中东国家,它们能够轻而易举地接触到这些媒体报道。此外,日本方面声称,“由于中国官方媒体的新闻在成本方面远低于路透社、BBC或彭博社等其他媒体,所以东京担心“反日新闻”会被传播到世界各地。

·你想到如今了,你不可能变了,你的世界观人生观,你的所有都不能改变了。我不仅很健全,我还很坚定。我自己要拍的电影,我要说明的那句话,我都很清楚。我从来不作辩解,更不作委屈的辩解。我倒觉得这就是电影。

日本《产经新闻》集团网站ZAKZAK3月1日曾披露,为了对抗中国和韩国的“反日宣传”,有必要强化日本的对国际宣传。对此安倍表示:“中韩在开展贬低日本的海外宣传活动,为此我们打算认真制定宣传战略。”这是安倍在2月28日国会的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答辩时作出的发言。报道称这表明“安倍欲强化国际宣传战的意向”。围绕领土和历史问题,日本也必须制定战略,进行有效宣传。同日,日本领土问题大臣山本一太也出席了外务省举办的会议,会议召集了大约30名日本驻亚太地区大使。会上山本表示“为了在严峻的舆论战中打败对手,希望以人格为担保深入所在国政府。”山本还承诺,对于有效发布舆论信息的大使馆将增加预算和人员。6日,ZAKZAK网站还报道称,韩国部分反日势力正在谋划要诋毁安倍,这是日本不能无视的。

·《秋菊打官司》和《一个都不能少》用了很多偷拍的镜头,如果是现在恐怕不行。中国讲法治了,老百姓莫名其妙发现自己出现在电影里,估计会告我们。那时还不太有关于肖像权的讨论。

日本明治全球事务研究所的访问学者奥村纯称,“我认为,日本针对来自中国的报道展开调查的举动慢了半拍。”此前,日本官方媒体也多次反击,但效果适得其反。例如日本NHK会长籾井胜人发表有关慰安妇的谬论后,这家日本国家广播机构成为众矢之的。奥村纯称,“政府必须小心对待日本媒体向海外传播的信息。”

·谈奖项:作为一个导演,我不能说不在乎,因为这些奖项可以提高电影的被关注度,可以提升导演的江湖地位。中国电影不一定需要这个奖奥斯卡,但是参评这些奖项对中国电影在国际上的知名度还是大有好处!

针对中日在外交宣传中的激战,一名日本资深媒体人士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称,中国政府展开的国际舆论战不仅广泛,而且是有备而来,日本目前处于被动状态,缺乏更加有效的大战略。实际上在历史问题上互相指责,只能有利于中国。他还对安倍政权下的右倾趋势表示忧虑,并担心这种倾向会让日本对中国更加强硬。

·拍贺岁片,就是一个名,也就是在年底上市。一窝蜂,就没有意思了,大家挤在一起没意思,我再一挤就更没有意思了。

我们到达时,战斗已经打响。妇女团有三个连投入战斗,从三面向寺院发起猛烈进攻,还有总部炮兵的炮火支援。枪一响,国民党散兵败将和特务分子早就跑得不知去向,喇嘛和屯兵乱作一团,红军从三个方向冲进寺院,打死打伤数十人。战斗很快就结束了。

·我们那一代人成长经历是比较独特的,因为是在文化大革命中长大的,经历了许许多多与我们其年龄不符的事情,这些丰富的阅历都是我们的财富。实际上我没有成为电影导演之前,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没有想过的,更没有想过去做电影。

上级命令我们学兵连协助妇女团打扫战场,帮她们烧水做饭,抬担架。这次战斗,红军的损失很小,只有几个伤员,没有一个同志牺牲。我们看到妇女团的战士们,穿着整齐的军装,戴着八角帽,扛的全是德国造的马枪,都很新,一人一支枪,一把大刀,威风凛凛,神气得很。我们都非常羡慕。

·不必用第五代的遗传基因,来看今天他们的发展。这个时代发展太快,第五代很多导演,他们都成了有名的电视剧导演,他们堕落了吗?我觉得没有。他们做得有声有色,可能坚持干电影,还不至于出得来。时代在变,人也在变。以前一个单位就把你拍死在这儿,可现在,连户口都要取消了。以前是谦虚使人进步,现在是芙蓉姐姐都能被接受,这就是多元化。

第一次翻越夹金山不觉得难

·导演是为大银幕而生的人,只有大银幕才能显出电影的魅力。电影是永远的。——张艺谋经典语录

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两大主力在懋功会师后,中央在懋功的两河口召开会议,制定了北上抗日的方针。

·第五代没什么了不起!我们得感谢那个时代,那时的文学非常厉害,有很多优秀的小说。文革后发达的文学创作和当时全社会如饥似渴的学习氛围成就了第五代,让大家喷薄而出,一鸣惊人,拍出了很多有力量的作品。

我们离开家乡,跟随四方面军总部,第一次翻越夹金山,向阿坝挺进。开始进军时,又把我派到先遣队的收容队,负责收容前面兄弟部队留下的伤病员和掉队的战士。

·《英雄》一开机就下雨,他们说是有财,这是香港人的说法。——张艺谋名言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