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上天能够给你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你会选择如何度过

《D坂杀人事件》是将1998年由实相时昭雄监督翻拍成电影的江户川乱步名作推理小说,全新翻拍的官能悬疑电影。收录了江户川乱步笔下唯一名探明智小五郎系列短篇八篇。

《夏洛特烦恼》是由开心麻花、新丽电影和腾讯视频联合出品,闫非、彭大魔执导,沈腾、马丽领衔主演,艾伦、常远等演员联袂主演的喜剧电影。该片改编自“开心麻花”同名舞台剧《夏洛特烦恼》,讲述了由沈腾主演的男主角在大闹初恋婚礼后意外重返青春并终领悟人生、找回真爱的故事。

《D坂杀人事件》是将1998年由实相时昭雄监督翻拍成电影的江户川乱步名作推理小说,全新翻拍的官能悬疑电影。荞荞麦面店老板在D坂迷之死亡,警察虽然判定是自杀,但是名侦探明治小五郎与其妻子文代认为是他杀,而肚子展开调查。终与事件关联的人们之间令人战栗的爱憎与激烈情欲浮出水面。

如果上天能够给你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你会选择如何度过?是否能够弥补许多当初的缺憾,完成曾经的梦想,把握住那个错过的人?大概很多人都这样幻想过,至少我自己这样想过无数次,每次都想得特别投入,往往还纠结起自己的选择来。也跟身边的人聊过这个话题,大家的想法各异,比较统一的观点大概是利用自己的超前信息优势去买彩票或者进行别的投资,大赚一笔,从此当上CEO,赢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我比较没出息,想重生在2006年,网络文学收费阅读刚刚兴起的那个时候,然后每天去网吧连载自己看过的网文,从此成为大神,发家致富,迈向人生巅峰。

江户川乱步的故事里总是少不了怪诞情色的元素,作为日本推理小说之父,他把“SM”、“偷窥癖”、“异装癖”等等在如今我们称之为恶趣味的东西注入到了推理小说中,在开宗立派的同时又不失娱乐性,可谓将通俗小说写到登峰造极。江户川乱步创作的初期正好处于大正末期向昭和时代过渡,所以他的作品深受“摩登主义”的影响,题材也都是围绕着当时流行的“情色,怪奇,无意义”,加上类型的创新,江户川乱步的推理小说散发出了一种别具一格的魅力,而正因为这种难以名状的气息使得其小说的影像化变得异常艰难。跟松本清张这样的改编大户比,江户川乱步的作品被搬上银幕的次数不多,其中品相优秀的更是少之又少,这部由实相寺昭雄执导的《D坂本阵杀人事件》可以说与乱步的风格贴得近。

《夏洛特烦恼》讲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夏洛在昔日仰慕的高中同学秋雅的婚礼上,想出风头不成,却被同学奚落,本就一事无成的他接着酒意抒发心中的酸味和对现实的不满,在婚礼现场大闹起来,在场面混乱之际,夏洛的妻子马冬梅赶到现场,为了躲避马冬梅的追打,夏洛逃到了卫生间避难,却在马桶上睡着,重新回到了自己的高中时代。面对重新开始的一切,夏洛做出了完全不同的选择,拥有了全新的人生,然而直到人生再次走到尽头,他才明白自己真正的心之所向,懂得了自己人生中值得珍惜的人。当夏洛穿着没有摘掉标签、和婚礼司仪撞衫的礼服,出现在昔日暗恋女同学的婚礼现场的时候,我在他的脑门上看到了四个字:“中年危机”。

影片将乱步的两个短篇《D坂杀人事件》和《心理测验》杂糅成了一个故事,为了保证情节上的合理,剧本在原着的基础上做出了大量的改动,并尽可能地让风格与逻辑并行,具体的做法就是抽取了《D坂》中的情色元素以及《心理测验》中的推理部分,二者之间的结合让感性和理性交织出了暗潮涌动的味道。可能对于推理迷而言,本片的推理性并不强,像是《D坂》中妙的那处利用格子缝隙使黑白条纹睡衣产生障眼法的点子就没有被采纳,而两个故事中凶手的合二为一也让面馆老板那条线显得有些多余。但从篇幅上的安排就能够看出导演的侧重并不是推理,大量的香艳场面更像是在满足观众的猎奇心理,而凶手杀人动机上的离奇更是与江户川乱步的创作理念相当契合。

出生于八十年代的尾巴,即将度过二十六周岁的我,距离中年似乎还遥远,但已经能够看得见,危机还谈不上,然而现实中的压力和不如意也时刻围绕。有一段时间,我时常梦到高考,每一次都是高考失败,我拎着行李站在家乡的车站,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天空愁云惨淡。每次醒来,都是气喘吁吁。

如果上天能够给你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你会选择如何度过。片中由真田广之饰演的赝品制造师蕗屋清一郎是故事的绝对核心,职业赋予了他艺术家的气质,而面部线条勾勒出的冷峻和眉目间传递出的阴郁却给人以捉摸不定的感觉。从蕗屋家中多处摆放了镜子可以看出他性格中极端自恋的一面,这也使得他之后把自己当做模特来描摹画作的行为更具说服力。在表现蕗屋扮成女装的这场戏中,真田广之一袭红衣朱唇轻启的模样令人惊艳,倒不是他的扮相有多美,而是在这种性别倒置下所产生的诡异氛围杀的人措手不及。当然真田广之的表演也功不可没,其不时撩动长发微松衣襟的小动作让这个角色顿时摇曳生姿,近些年真田广之虽然混迹于国际影坛,但却未能碰上出彩的角色,像这部片子里的巅峰状态也是很难再见。说回到蕗屋这个人物本身,除了自恋这个很明显的特征外,片中还较为隐晦地交代了他性无能的事实,欲望上的苦于排解直接导致了他在性别认知上的错乱,既然无法和女性行鱼水之欢则干脆化身为女性自我欣赏,麻绳捆绑下的躯体中暗藏着雌雄同体的灵魂,情欲在这种极端的自虐中化成了扭曲的美。毫无疑问蕗屋还是个偏执的人,从他的杀人动机就能够窥见他的偏执程度,因为原画已经销毁,所以画上的人也不该存在,这听上去是多么的荒谬,但又的确是蕗屋的逻辑使然,一方面要让自己复制赝品的过程不被拆穿,另一方面要保证画中的自己无人取代,可以说这是一种极端的自我保护的结果。

去年冬天有事回老家一趟,在家里待了五六天,身心完全放空,彻底忘掉了工作的事情。然后在坐上回北京的高铁上,压力一点点回来,随着到北京的距离的缩短而加重,等到车停在北京西站的时候,已经完全恢复到之前的状态。现实是如此的不如意,那么如果能重新来过,你又是否能过好这一生?遭遇中年危机的夏洛,幸运地拥有了重新来过的机会,如愿以偿地跟少年时心仪的班花在一起,功成名就豪车美人,也在母亲膝下尽孝。人生看起来已经是如此的完美,所有曾经的缺憾都得到了弥补,上天甚至给了他很多额外的东西。然而当他站在顶峰的时候,内心深处无法忘怀的,却是曾经那一碗被自己吃到腻的汤面。夏洛和马冬梅重逢那一场戏瞬间戳到我的泪点,不得不在电影院用胳膊撑着脑袋,以免被旁边的伙伴看到红了的双眼。相识于微时,相守于贫贱,却耗不过时光,忘却了初心。难道一定要用失去这样的代价,才能明白曾经拥有的可贵?难道一定要走到生命的尽头,方才领悟这一生自己真正错过的风景?人啊,苦不自知,苦不知足。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