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子先给美女姐回了电话,生长的麦秏里

大花拎着行李站在门口,迟迟没有动,他想玲子只要打开门就能看见他,这么多年的感情,哪是说分手就分手的,他爱玲子,他确定。屋里的玲子望着紧闭的门,眼泪终于留了下来,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从大花去了事业单位之后,她的心总是隐隐的不安。有的时候她想跟大花聊一聊,可是张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是近工作压力大吧,她总是这么安慰自己。大花竖起耳朵,听见的却是隔壁邻居叮叮当当做饭的声音,数到10她要再不出来我就真的走了。玲子站了起来,长时间一个姿势腿有点麻了。看看手表已经下午了,晚上做点饭,炖个排骨,再炒个油麦菜,大花其实讨厌吃油麦菜,总觉得那是兔子吃的,但是玲子觉得总吃肉对身体不好,每次做了大花也勉强吃点,吃点总比不吃强。

玲子先给美女姐回了电话,生长的麦秏里。想象一朵马蹄莲花——记珍姑娘文/南风生一这哪是仆仆风尘里的偶然,像朵马蹄莲花在眼前忽的一声怦然绽放,从岁月的褶皱间蔓延。瀑布般垂落的栗棕色头发,灌满阳光,在风中微微飘动;眸子的幽蓝——这流淌在镜片里的晨曦。紫红色坠子,挂在银色的细项链的末端宛如一滴藏满秘密和故事的红泪。我是一条很滑很滑的路,穿延在青春的贫瘠里,像一行漂泊的词句。带着朦胧的嘘唏声,披荆斩棘地来到你的面前。哪料只是惊鸿一瞥,便已是在劫难逃。突然下起了大雨,哪时候黑色泥水溅在这洁白的洁白的灵魂里,会有谁为她轻轻拂拭,像火焰,也像嘴唇的绵绵。就这样看着,笑着,还流着泪。总想着酝酿一个漫长承诺。二这像一场总没结局的戏演,哪怕是主角,或只是无聊的陪衬,都会将你的每一寸表情思念——我一个不解风情的青年。愤怒的石头,散发着野草的气息;生长的麦秏里,河流在奔腾;就连那沉睡的铜鼓声也跳跃着烈焰。挣扎,不甘,生命,追寻的理想,如同奋不顾身的飞蛾扑火。突然觉得在这么一瞬间里,生命这叵测的谜牵扯了太多的缘分。该停留的却已仓促错过,纵是想珍惜的,怎恼只是一厢情愿的蛊惑。可谁又能把谁遗忘在风尘里呢,就算只是一朵马蹄莲花的盛开。此刻我隐隐的担心——我们那偶尔彼此寒暄的冷淡,就是那随意摆在岁月的风尖浪口上的麦糖。稍不留神就消逝了,只留下单薄而饥渴的怀想。一个女人,我向着你的名字奔跑我走过你走过的每一条街巷和念想,南棉街已没了落花,二十八中还有旧旧的塑胶跑道,鹏飞路却已是繁花盛开。三这袅娜的马蹄莲花,是否会像所有的蔷薇一样,只开一个早晨,然而我想她,在永不凋零的漫漫红尘中……

玲子出门买菜,收拾屋子,做饭,桌子上菜傻愣愣的跟玲子对视着,玲子不动它也不动,米饭逐渐没了热乎气,油麦菜也慢慢失去耐性,蔫了下去。

每周一九点是固定的例会时间,玲子破天荒的迟到了,秋姐严厉的眼神让玲子心跳漏了好几拍,挨骂是不能避免的了。美女姐把水果放到玲子桌子上的时候,玲子还在愣神,怎么了这是丢了魂了,没有姐,昨晚没休息好,那你可惨了,今晚你也休息不好了,来了个大客户,秋今晚有事,你跟我一起去吧。玲子想起大花的话,犹豫的说到,今晚可能不行,我家里有点事。美女姐愣了一下,说,你可想好了,这次的这个客户合作意向很大,今晚要是能签,提成咱俩一人一半。玲子看着手机,没有未接,没有新信息。站在饭店门口的玲子忽然恍惚了,这几个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就这样了呢。

酒桌上的玲子,今天特别厉害,举杯就干,美女姐在旁边笑的特别甜,今天签单有希望了。推杯换盏,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凌晨一点的时候,玲子有了点意识,这个马桶有点大,地砖也不是她喜欢的暖黄色,白的刺眼,镜子里的自己头发一团糟,发尾处还沾着些许呕吐物,衬衫的领口大咧咧的开着,里面黑色内衣若隐若现,裙子的开叉好像高了一寸,像被人使劲拽开的。扶着墙缓缓的走出来,屋里没有人,玲子坐在床边仔细的想了很久,依然一无所获。嘀的一声,门开了,大花出现在门口,手里拎着一袋东西,玲子有点恍惚,看着大花没有表情的脸,终于开口了,你怎么在这,大花没说话,径直走了进去,烧开水,烫好奶,递到玲子面前,玲子抬头看他,嘴巴瘪了瘪,伸手抱着大花的腰哭了。玲子在大花的怀里睡的很踏实,两个人牵着手又回到了大学校园,玲子的裙摆随着微风泛起波澜,大花帅气的笑脸越来越近,嘴唇上温柔的触感让玲子心里痒痒的,哗啦啦,雨滴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脸上身上,转眼,两个人湿透了,大花把玲子抱紧怀里,悄悄的在耳边说,我爱你,一辈子。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