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亮的靶子是经营层持有期货(Futures卡塔尔到十分之一,女子怕相公碎碎念

一边是笃愿基业常青的守业者,一边是追逐快速增值的野蛮人――两种商业精神狭路相逢,斗智斗勇,结果要么是留下一地鸡毛,要么是锻造出一家伟大的公司。
中国论文网 举牌忙,有是非。
2015年8月,有超级央企华润背书的中国第一大地产公司万科,被名不见经传的前海人寿闪袭,第一大股东之位易主――殊不知,这一标志性事件只是自2014年以来爆发的“举牌潮”的冰山一角。放眼望去,中国A股超过10%的上市公司正面临被野蛮人破门而入的险境。
野蛮人,出自布赖恩・伯勒《门口的野蛮人》一书;与守业者对应,专指那些站在上市公司门口、不怀好意的风险投资家。
守业者与野蛮人之间的战争,从来不缺乏大佬、财团、内幕等灰色元素;每一次硝烟过后,山河破碎待重整,只是故人不会再是那个故人了。
炒股炒成股东 中国的野蛮人战争,可谓发源于27年前王石的一个决定。
1988年万科股改,王石只要用500万元就能独占40%股份。可是,他竟然放弃了。
多年后,王石解释说,中国的传统文化讲“不患寡而患不均”,言外之意他不敢太有钱。事实也证明,当年中国有一批商业精英凭借混改速成大佬,却也因后来的股权纷争相继入狱;两袖清风的王石不但“幸免于难”,还凭借“管理层不持股”打造了中国企业界具拼搏活力与民主氛围的公司治理结构。
但是,宛若一枚硬币的两面,股权的极度分散也为野蛮人染指万科提供了便利。
1994年3月30日上午10时30分,君安证券总经理张国庆降临王石的办公室,开门见山地提出“要给万科管理层提意见”,建议改组董事会。5分钟后,张国庆离开,王石火线拨通各大董事电话,才发现后院早已失火:万科彼时的重要股东新一代、中创、海南证券等均被张国庆秘密拉拢过了;君安掌控投票权一度超过10%,可以申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不得不说,张国庆够狠。当时,君安承销万科B股,压在手里1000万股,账面亏损3000万元。张国庆遂想出“制造万科被收购”的题材炒作股价,以便日后脱手套现;接着,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以抬升的股价为邀,向所有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征集投票权,伺机破门而入操纵万科董事会,为后市制造更大题材服务。此谓一石二鸟。
不过,张国庆低估了王石的想象力与手腕。
3月31日,王石不动声色地向深交所申请停牌,而且一停就是4个交易日――中国股市的第一次停牌给了万科,也断送了君安炒作股价的佳时机,中小股东见状一哄而散。
同时,王石急派郁亮飞往海南,力劝持有1.1%股份的海南证券老总文哲“不参与”;他还亲叩深圳市投资管理公司,软磨硬泡使得2%国有股“弃权”。
正是这关键的3.1%,使得君安牌面不足10%,不再具备法定发起临时股东大会的权利。事态折腾了不到一周后,终归平静。
如今看来,君万之战堪称中国野蛮人战争的原始版本,比拼的与其说是资本实力,不如说是守业者与野蛮人各自的城府与人脉,即通过政治游说争取尽可能多的投票权。此役过后,一向对国有股避之不及的王石风格大变,引入超级国企华润担当万科第一大股东,自己则成为纯粹的职业经理人,渐成另类的大佬;而曾经有希望成为中国摩根士丹利的君安证券则日渐末路,张国庆本人也于1999年锒铛入狱。
但是,君万之战的影响远不局限于此,一批潜伏在资本市场上的野心家从君安身上找到了发家致富的捷径,纷纷继承了“炒股炒成股东”的未尽遗志。
其中为知名的就是重庆人唐万新打造的德隆系,其基本思路与君安同出一辙,就是设法控制上市公司,操纵大比例送股,在二级市场上疯狂捞钱。为成功坐庄,唐万新还为自己打造了一条“流水线”,简单说就是上游自办信托公司,通过委托理财获取资金,不断积累目标公司筹码,终获得控股权;下游营造“产业整合者”的美名,掩盖其操纵多家上市公司的真相,借助各种炒作题材获利。
正是以唐万新为代表,庄家开始成为中国野蛮人的主力军。2000-2005年,庄家的造系运动达到高潮,由德隆系、凯地系、复星系和格林柯尔系领衔,40多个“君安门徒”驰骋于资本市场,关联上市公司多达200多家――其中的许多公司都被野蛮人挖空淘尽,沦为只剩下壳囊的“僵尸公司”,守业者的创业理想更被付之一炬。
创业难,守业更难,这番论调就是从那时流行起来的。 守业教科书
2005年,美的创始人何享健迎来了他的窘迫时刻。
随着股权分置改革,何享健持有美的电器的股份被稀释到26.59%,整体市值也只有25~30亿元。这意味着,野蛮人只要在二级市场上扔下七八亿元就能控股美的电器。事态发展也确如预期,2006年3月的公开资料显示,已有两家QFII位列前十大流通股东,可谓虎视眈眈。
何享健接下来的一系列动作,为中国困惑的守业者提供了一本《守业教科书》。
2006年3月,美的公告称,将在6个月内以不低于2亿元增持股份,这被外界解读为维持股价,股改复牌自然除权后不至大幅走低。其实,这是何享健向市场释放的“烟雾弹”,他实际上动用了多达10.8亿元资金,利用股改后两个月内无须公示收购要约的时机,分五次吃进美的电器23.58%股份。由此,何享健直接或间接持股50.17%,以闪电般的速度实现绝对控股。
而为了保证行动疏而不漏,何享健撒下了“驱鲨剂条款”,主持修改了公司章程,限制了股东提名董事、监事的人数,限制了董事局每年更换、改选董事局人员的人数。这意味着,野蛮人即便获得控股权,也很难安插足以控制重要决策权的董事人数。同时,何享健在公司章程中植入了一枚量身定制的“金色降落伞”,一旦自己或从属被挤出董事会,野蛮人必须给予超高额的补偿。
――“驱鲨剂条款”“金色降落伞”均出自上世纪80年代美国华尔街激烈的野蛮人商战案例。与大步迈进的野蛮人一样,中国的守业者也在与时俱进,逐渐练就了一身“保家卫国”的本领。
比如寻找“白色骑士”,向其他企业求助。2008年,牛根生为避免蒙牛被外资收购控制,先是求助于联想柳传志,后又委身于国企中粮。
又比如“毒丸计划”,以低价购买目标公司自己的股票。2005年,盛大买入新浪19.5%股份,后者随即启动“大优惠”,即盛大一旦再买入0.5%以上股份,其他股东有权在150美元额度内按照半价买入新浪股票,由此将严重稀释盛大所持股权。
事实上,正是忌惮质优守业者的抵抗,中国本土的坐庄野蛮人逐渐缩小了他们的侵略范围。首先,目标一般是股本小、市值低、持股分散的民营企业,这样动用资金更少,也不会牵涉太多背景;其次,目标业绩乏善可陈,基本面较差,如此才有炒作整合的空间;好是,目标存在“污点”,公司治理存在严重缺陷,中小股东早已怨声载道――这样一来,入侵的野蛮人反倒成了“救市英主”。
但是,欺软怕硬的战略抉择终也会要了野蛮人的命。须知,坐庄者费尽心机抢下的公司很有可能没有利润来源,整个模式的给养全靠炒股维持,当中难免涉及老鼠仓等违规事项,招致而后的法律风险。即便没有东窗事发,一旦股市转熊,坐庄者就会被无情套牢,血本无归。
四大系中,德隆系、凯地系、格林柯尔系都只活跃了4-5年,崩塌的起始点毫无例外都是资金链断裂,被熊市捂死。而郭广昌的复星系能够得以幸存,全赖其传统野蛮人的基因少,而更像是一个财务投资人;因此其看上的公司也大多质优,如豫园商城、分众传媒、雅士利、红星美凯龙,整个体系可以自行造血。
正是在“三死一生”当中,�过原始积累阶段的超级野蛮人喷薄而出。 万科保卫战
所谓超级野蛮人,实际上就是中国经济发展到当下阶段涌现出来的金融资本,如安邦、前海,以及产业资本,如永辉、景林。染指海内外30多家上市公司的复星系,则兼具金融资本、产业资本两种属性。
但无论外表如何光鲜,超级野蛮人仍然保留着原始积累阶段的习气与作风:喜欢突然袭击,喜欢安插董事,喜欢投反对票,甚至赶走守业者。
2014年,伴随A股低迷,超级野蛮人频繁出手,全年遭举牌上市公司逾百家;到2015年,竟有350多家上市公司被举牌。史无前例的“举牌潮”暗示着凶猛的金融资本、产业资本正在“接管”中国经济。其中,已跨入千亿俱乐部的万科,再一次成为野蛮人垂涎的目标。
君万之战20年后,王石俨然“退居二线”,刚刚履新的郁亮压力空前。在2014年的春季例会上,郁亮手举一本《门口的野蛮人》对员工说:想要控股万科只需200亿元。话音刚落,万科的同行金地、金融街就被生命人寿、安邦凶悍入侵,曾靠王石的“人情牌”躲过第一次野蛮人侵略的万科,似乎也“跑不掉”了。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防御。2014年4月,郁亮祭出“事业合伙人制度”,包括郁亮在内的8位董事、监事、高管等1320名万科员工,同意将个人利润奖金委托给一家专门设立的公司“盈安合伙”,通过杠杆投资购买万科A股票。
从王石的不持股,到郁亮的合伙持股,万科在超级野蛮人的逼迫下迎来“不得不变”。据悉,郁亮的目标是管理层持股到10%。到2015年7月,盈安合伙实际持股4.14%,仅次于华润14.89%位列第二大股东。
此时,一个神秘而又熟悉的身影前海人寿现身了。说其神秘,实乃其出身“宝能系”,背景深邃莫测,外界对其掌门人姚振华、姚建辉所知甚少;说其熟悉,盖因其2015年以来动作迅猛,连续入侵南玻A、中炬高新、韶能股份、华侨城,并悄悄买入少量万科A。
也许是察觉到野蛮人叩门,也许是意识到管理层持股进展太慢,2015年7月6日,万科宣布“百亿回购案”。此案一出,分析人士无不叫绝――随着总股本减少,万科管理层相当于零成本增持0.29%到4.43%;按照合理股价计算,加上1:2的杠杆,万科管理层完成10%目标将少花4.38亿元,匹配管理层收入相当于快进整整一年时间。
然而,这一绝妙设计还是被前海人寿看穿了。7月10日,没有任何知会,前海约估砸入80亿元,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举牌万科,持股一跃超过万科管理层至5.35%。
7月24日,前海与一致行动人钜盛华再次举牌万科。
8月26日,前海与一致行动人钜盛华第三次举牌万科,持股至15.04%,超越华润14.89%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三次举牌总投入约230亿元,相当于万科管理层50多年的收入;更关键的是,不断催升的股价冲抵了百亿回购案能够给万科管理层带来的实惠。
在凶悍的前海人面前,万科管理层的合伙人持股、百亿回购案终究还是无用之功。强悍如王石,也只能在微博上感慨:股市过山车,野蛮人强行入室……
须知,前海抄底万科的资金,一部分有保费收入做支撑,一部分则来自与券商的股票收益互换,实则是券商作保。能与此充足“弹药库”匹敌的,唯有华润。
王石、郁亮向来与华润关系密切,双方合作15年,华润从不干涉万科管理层,万科给予华润回报也十分可观。据悉,前海第一次举牌后,向来穿戴简单的王石便与郁亮盛装拜会华润高层,争取援助。
果不其然,8月31日、9月4日,华润耗资约4.97亿元两次增持万科至15.29%,上演了“白色骑士”的戏码,重夺第一大股东。
华润摆明了要挺王石、郁亮,前海人还跟吗? 大企业的成人礼
前海心,海底针。或许,前海人正巴不得华润来救。
超级野蛮人有一个基本入侵原则,发现目标潜在价值――如果没有2015年7月的股灾,没有万科“百亿回购案”带来的股价上涨预期,前海很有可能并不会突袭万科。其真实目的,也许就是刺激华润增持,以便营造守业者、白衣骑士与野蛮人筹码争夺的戏码,后卷利而走。
华润做出增持回应后,前海人寿与钜盛华立即声明不排除未来12个月进一步增持万科。但实际上,前海在万科身上投入的筹码已经接近其总资产的10%,逼近保监会红线。言外之意,只是“吓一吓”大家。
此时,对万科管理层而言,个中滋味只有冷暖自知――虽然野蛮人强行入室很不讲礼貌,但如果前海顶不住资金压力斩仓而逃,必将重挫万科股价,这对运行在高杠杆基础上的盈安合伙将是致命打击。届时如果招惹来更不讲礼的超级野蛮人,结局无疑将是一地鸡毛。
――强扭的瓜虽然不甜,但总比瓜碎了好。更何况,押了重注的前海一定会不停“督促”万科管理层做好工作,向着一家“伟大的公司”继续前进。甚至于,前海的地产业务拥有社区服务的优良基因,万科布局社区商业、物业时也不排除与前海展开互补合作。
显然,今天的野蛮人已经比过去客气多了,它可以成为守业者的“推进剂”,乃至“合作者”,直接或间接提升公司的治理水平;它甚至成为了一种“成人礼”,是衡量一家企业是否具备投资价值的标准――如果一家公司没有被野蛮人入侵过,谈何伟大呢?
但是,那种以争夺控股权为目标的血腥战场并没有成为历史,只是换了一个地方。
眼下,阿里巴巴、腾讯、百度、58同城等互联网巨头,郭广昌、陈发树等产业资本、金融资本巨鳄,正以“控股权”为直接目标横扫乳与蜜弥漫的新三板,新时代的“造系运动”正在那里火热上演。强悍如天星资本,半年内竟然投资了360家新三板公司,市值刚刚过万亿元的新三板或许还不够BAT漱口呢!
谁是新的德隆系?超级野蛮人之后将由新三板大玩家接管市场吗?我们拭目以待。

原标题:女人劈腿什么意思女朋友劈腿的表现 易被女人劈腿的5类男人

女人劈腿什么意思?女朋友劈腿的表现有哪些?当今社会,女人给丈夫戴绿帽已不再是稀奇事,但对此,男人和女人都需要明白出轨的原因,而不是专注于出轨本身。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易被女人劈腿的5类男人。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