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祥夫的小说虽有故事,五谷丰登又连年

青山绿水跑马川,头顶晴空万里蓝。是谁播下千粒子?投入沃野染荒原。和风细雨艳阳暖,扎根露脸乐比肩。不负农夫一滴汗,五谷丰登又连年!

我是北京东城区读者史嘉惠,长期订阅贵刊,喜欢阅读贵刊。读了贵刊今年第3期作家王祥夫的短篇小说《金属脖套》,感觉与众不同。许多作家的小说往往更注重简单明快讲故事,可读好看。王祥夫的小说虽有故事,却似乎写得漫不经心,细腻而又富于质感,读他的小说像读一幅油画,只是需要耐心咀嚼。据我所知,目前有不少作家舞文之余,喜欢弄墨,热衷写字绘画。我想问王祥夫老师: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您自己又如何处理作文与作画的关系?谢谢!
中国论文网
王祥夫:写小说和作画对我来说可以互补,多少年来,它们是我这部车子的两个轮子。我的迢迢岁月就是靠一边写一边画打发过来的,我个人的感觉是,在写作上受益于绘画不少,当然绘画也受益于写作,是互相滋养,互相丰满。我十分迷恋小说的画面感。以前我们读小说是在听一个人讲述,而现在我们读小说是在观看,像是在看一部有声有色的电影。写小说,有时候感觉自己是在制造一部影片,一个画面接着一个画面快速闪过或慢慢推移的那种感觉,让我感到速度和色彩的魅力,让我很着迷。写小说多年,我的总体追求是不会自己跳出来在小说里说话或讲大道理。读者们都很聪明,你不必多讲,你只须把你的人物、情景、画面交给他们就行。高明的写手总是把故事藏起来,而低手却总是怕别人不明白,总是要把故事一是一二是二地告诉给别人,其实别人也许早已经烦了。我希望读者会通过小说中的场景分析到一些什么,希望读者会通过画面感受到一种气息,由此进入我所关注的生活,这其实也就已经完成了我想做的事。写作,在本质上就是这么一回事,你只须提供人物、故事、场景、画面,其他交给读者好了,给读者一个空间,你的小说会更好看。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