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出锋利的针芒你久未做过农活的手收割作者一粒粒,李拓问老杨

长出锋利的针芒你久未做过农活的手收割作者一粒粒,李拓问老杨。麦青青于野思念的风一遍遍催着吐蕊,抽穗,凝浆,长出锋利的针芒你久未做过农活的手收割我一粒粒,收进你腰挎的箩筐让思念的针芒穿过你毫无防备的毛孔令你日夜痒痛难熬一粒粒,放进舂壳的石臼在你的足踏和清歌里用清亮灼痛你午夜依然酸疼的腰肢,疲惫的双足一粒粒,倒进沉重的石碾把我碾成一匹白缎在日子里反反复复丈量,像守财奴数自己的金币麦子驯化了人的胃我用思念的针芒驯化了你把孤单的日子过成幸福然后再孤单

银桥饲料公司建厂半年以来,销售一直不景气。原因除了周边许多养殖场发生了传染病,禽畜存栏数少了很多之外,公司的品牌也没有知名度,所以一直都没能打开市场。为此公司打算扩招一批经验丰富的推销人员。
中国论文网 这天,来了个应聘者。 依照惯例,销售部长李拓对他进行了面试。
李拓和应聘者聊了几句后,不由在心里叹了口气:对方年龄已经40多了,超过了公司要求的35岁不说,相貌也憨厚带着土气,更关键的是他从来没有从事推销方面的经历。
李拓打算打发他走人了事,于是淡淡地说:“这样吧――老杨,留下你的联系方式,等电话通知吧!”
没想到,对方却说:“我不要厂里的工资和补助,希望公司能给我一个月的试用期,我想证明一下自己!”
这时,总经理刚好从销售部门口经过,听到这句话,好奇地走了进来,站在侧旁打量了下应聘者,冲李拓点了点头,示意答应对方的要求。
虽然对老杨并不看好,但总经理示意了,李拓只得安排他进了销售部。
老杨便在公司里熟悉起了业务,包括饲料的品种、价格以及配料等。也别说,这老杨学习起来倒真用心,大多数时间都呆在车间里,随着生产流程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了解,还不时抓起各种原料在手里搓搓或者放到鼻子下闻闻。
这样过了几天,了解完专业知识的老杨便出去推销了。
一周后,老杨拿回来了一笔单子,但是数量不大,只有一吨货,客户是邻市郊区的宏达养殖公司。
李拓感到很有些意外:宏达是个大型养殖公司,先前的业务人员往那边跑过多次,但都没能成功,这老杨怎么就轻而易举地推销成功了呢?难道其貌不扬的老杨有什么一般推销人员不具备的诀窍?
带着这个疑问,李拓问老杨。老杨憨厚地
“嘿嘿”笑笑,说:“其实要说诀窍的话,就是我那里有人――我有个亲戚在那个养殖场里做饲养员,通过这层关系人家同意先用一点试一下。”
原来如此,李拓想:我当有什么诀窍呢,不过是刚好有层人缘关系。
但令李拓没想到的是,老杨一个月的试用期就要结束的时候,又拿回了一笔单子,这次的数量有40多吨,而客户不仅有原先试用过的宏达养殖公司,还有周边的一些小养殖场。
李拓对老杨不得不刮目相看了,就在他向老杨表示祝贺的时候,老杨却说:“现在我决定辞职。”
“什么?辞职?”李拓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试用期的业绩不错,已经不用辞职了!”
老杨依然憨厚地笑着:“当初应聘的时候,我说了是为了证明自己,现在我已经证明自己了,所以到该辞职的时候了。”
李拓哭笑不得:“你还在计较面试时的事吧?你放心,这个月你的工资和提成,公司会按正式员工标准全部付给你!”
但老杨依然执意要走。
劝说无效,李拓回到自己的房间,闷闷地琢磨着老杨一系列异常的举动,他的眼前忽然浮现出了老杨刚来公司时在车间里认真查看原料和生产环节的情景,不由吃了一惊――莫非老杨是个奸细?
想到老杨可能是同行派来公司摸底的,李拓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赶忙起身去向总经理汇报这个情况。
到了总经理办公室,他看见总经理正与老杨站在一起笑着,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见李拓进来,老杨松开了与总经理紧握着的手,从衣兜里掏出张名片递给了李拓。李拓看到老杨递来的名片上的头衔是
“宏达养殖公司总经理”,头衔下方则是老杨的名字,他吃惊地说:“你是……”
不待李拓说下去,老杨笑着说:“是的,是我!”
李拓更纳闷了:“既然你是宏达养殖公司总经理,怎么会来……会来……”
“你是说我怎么会来这里当推销员吧?”老杨
“嘿嘿”地笑着说,“你们公司前段时间是不是收留了个老人?”
听到收留老人,李拓想起前些时确实收留过一位老人。
那是一天早上上班的时候,有个老人一直在公司门口徘徊。当时门卫问他有什么事,他说找女儿,门卫以为他女儿是在这个公司上班,可是查来查去公司里并没有这个人,于是便劝他离开。恰巧当时总经理开车到了公司门口,看到这个情况,问明了缘由,便让门卫先将老人安顿到了公司宿舍。当时因为这个,李拓还劝总经理莫管这种闲事,可是总经理却对他说:谁没有父母呢,看到这个老人,我们便应该先想到自己的父母。老人住了两天后,突然记起了女儿的电话号码,随后公司和老人的女儿取得了联系。后来,老人的女儿过来将老人领了回去,临走还一再表示感谢呢。
“怎么,连这事你也清楚?”李拓迷惑地问。
老杨点了点头,这才向李拓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那个老人就是老杨的父亲。他在女儿家住了段时间后,在回去的途中,女儿去买车票时,患有老年痴呆症的他却走失了。老杨听妹妹讲了找到父亲的详细经过后,觉得自己应该来感谢下恩人。结果在银桥公司门口看到了张贴的招聘启示,这便做出了先前的举动。
李拓愈发迷惑了:“可是,这和做推销员有什么关系呢?”
老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很感激银桥公司收留了我的父亲,所以有心合作一下。可我又不清楚银桥饲料到底咋样,不敢贸然地更换。而我成了公司里的推销员后,很直接地了解到了各种情况,再加上前期与别的厂家饲料做了饲喂效果对比,现在我决定逐步更换成银桥饲料。而周边的许多小养殖场,都是在我的带动下开始搞养殖的,他们都信任我。如果你们能保证质量,我还可以给别的大型养殖公司推荐银桥饲料。”
李拓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说:“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原先我怎么就没看出您是总经理呢!”
老杨听后
“哈哈”笑了起来:“我年轻时是在工地上到处打小工的,后来搞了养殖,并渐渐发展到了现在这个规模,在衣着打扮上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今后倒还真的该在这方面注意一下呢!”
李拓更加不好意思了,他红着脸说:“看来,我得多向您学习才是!”
老杨摇了摇头:“要说学习的话,得向你的总经理学习。因为无论做企业还是经商甚至做人,都必须厚道才行,而厚道才是长远的发展之根。”
听了这话,李拓握住老杨的手,惭愧地低下了头。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