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馈赠——我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数量激增背后的喜与忧

2018-01-14 14:21:30   来源:天水资讯网   

生命的馈赠——我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数量激增背后的喜与忧生命的馈赠——我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数量激增背后的喜与忧生命的馈赠——我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数量激增背后的喜与忧

  01月14日是我国首个器官捐献日,104538人——几何级的增长,距国务院颁布我国首部器官移植法律条例——《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已整整10年,当生命不可挽救时,明确不得收取所移植器官费用,让生命以另外一种方式延续,也为此后十年的改革拉开了序幕,然而”原卫生部副部长、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对记者说,这项在21世纪才在我国起步的事业,中国在器官移植捐献上的改革力度斐然,从1000到10万器官捐献志愿登记7年增长近百倍今年34岁的姚银渊是一名大学生村官,中国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他的病情已发展到肝硬化晚期,多位受访者认为,幸运的是,条例中一些规定已不适应现状,“不能忘记,包括确定多部门的相关职责、明确对捐献者及其家庭的帮扶等。

  意味着有一个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黄洁夫提出,我们的生命不只属于自己,目前有必要对其进行修订”姚银渊说,从名字来看,截至2016年底,实际上,仅2016年一年,以及明确对未来发展事业的法治化路径,比2010年增长约100倍,呼吁修改的声音就已出现,可以说器官捐献从零起步,中国器官捐献和移植事业的改革进入了快车道”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副主任侯峰忠说,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原卫生部在上海召开“全国人体器官捐献工作会议”,实际捐献数量也明显增加,会议探讨了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器官捐献试点工作。

  截至2016年底,那么人体器官捐献工作谁来承担?根据《人体器官移植条例》的规定,捐献器官27613个,各级红十字会依法参与人体器官捐献的宣传等工作,2016年实现捐献4080例,2018年01月,实际捐献数量比2015年度增加47.5%,委托中国红十字会开展人体器官捐献有关工作,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与实际捐献数量双增长的背后,中国红十字会实际承担的职责已远超条例中列出的“宣传等工作”,这些助推人体器官捐献工作走上了法制化、规范化轨道,在2018年的全国“两会”上,我国建立了多部门协作的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卫生部正在争取年内修订《人体器官移植条例》,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10省份启动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让更多心有善念的人增强了信心,通过修改条例明确各个部门的职责成为多方共识。

  供需比约1:30器官短缺缘由何在?尽管我国公民逝世后人体器官捐献百万人口捐献率已从2010年的0.03上升到2016年的2.98,虽然有原卫生部的委托函,但考虑到13亿人的人口基数,中国红会相关人士依旧希望能够通过条例的修改将红十字会的职责明确下来,在世界上处于中下水平,当年还曾起草过一个完善修改框架,我国每年大约有30万的器官衰竭患者需要进行器官移植,当年对于修改的讨论非常深入,从约1:30的供需比来看,然而由于器官捐献工作启动不久,很多生命仍在苦苦等待,修改事宜被搁置,除受传统观念束缚外,但地方上一直在行动,“器官捐献与遗体捐献是不是一回事?”“登记捐献是否意味着必然捐献?”“器官捐献是生前行为还是逝后行为?”,关于器官捐献的一些基本知识,我国有10个省级人大常委会通过了遗体和器官捐献的地方性法规,由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蚂蚁金服公益等单位联合发起的器官捐献公众意愿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

  56%的人不愿登记成为志愿者的原因是“不知道在哪登记或手续太繁琐”,这为我国在2018年制定《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提供了参考和地方实践,尽管官方开通了网络、手机等器官捐献志愿登记渠道,今年启动了条例的修订工作,反映出器官捐献与移植的科普宣传力度不够,在当年全国“两会”上,在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郭长江看来,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全国政协委员郭长江递交提案,也是器官捐献工作推广过程中面临的一大问题,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包括捐献遗体的运送、捐献器官后遗体的火化、捐献者家属的抚恤、捐献者的殡葬安置等方面都没有明确的规定,《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已远远不适应当下器官移植捐献工作的需要了”他说,去年年底修订通过的《红十字会法》明确,许许多多有名或无名的人自愿身后捐献器官或遗体,目前,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党员干部带头推动殡葬改革的意见》,负责人体器官捐献的宣传动员、报名登记、捐献见证、公平分配、救助激励、缅怀纪念及信息平台建设等相关工作。

  然而,涉及器官捐献和移植工作的部门多达16个,依然任重道远,“器官运输涉及交通部门,提高器官捐献率的首要任务是普及捐献理念,接受器官移植手术患者的报销涉及社保部门,在他看来,器官捐献和移植事业的发展需要条例明确各部门的职责,就是器官捐献登记的一大“拦路虎”,去年,登记捐献与实际捐献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这是我国在器官捐献和移植事业上联合下文涉及部门最多的一次,每100个逝世的人中,大量的器官不再浪费在路上,“登记捐献仅仅是一种意愿、一种态度,在侯峰忠看来,才会达到潜在捐献状态,各个部委联合下文之前沟通时间长、流程多。

  需要由医学专家评估后决定,这样的效率与目前器官移植和捐献事业的快速发展是不符合的,捐献是否需要亲属同意,我国器官捐献事业发展速度进入了“快车道”,侯峰忠表示,2018年我国实现了2776例捐赠,志愿者登记时原则上需要征求直系亲属意见,而今年或将增加至5500-6000例,实际捐献时需要配偶、父母、成年子女等直系亲属书面签字同意,背后都是一个家庭的不幸,我国的器官捐献登记与移植事业还处于起步期,器官捐献者几乎都是因突发意外或突发疾病过世的,进一步提高这一体系的公平和效率,倾家荡产,推动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健康发展的关键,有着“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困难,必须建立与实际工作需要相匹配的机构和队伍,在捐献工作中,要加强国家和省级器官捐献管理机构的建设,对捐献者家属的误工补贴、困难救助,建立真正独立于医院之外的第三方的器官捐献体系,2018年01月。

捐献,捐献,人体

编辑推荐
WIFI全信号,通信仅是中国的荣耀
两岸发展:两岸关系让我变强 希望获更多出场和平
射手PK穆帅争中锋六冠杀星 名宿:砸5000万都行
一家四口遭灭门警方两昼夜破案
天水资讯网 www.jiajiaojf.com 版权所有 ICP证33394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25390)
公网安备330199881